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壶生的博

壶里乾坤大 腹中锦绣多

 
 
 

日志

 
 
关于我

壶里乾坤大,腹中是非多。虽为凡俗子,不甘自磋跎。兴豪空酒力,对月少悲歌。踱步红尘里,潇洒一过客。注: 《壶生的博》所有的文字均为壶生原创,拥有全部自主产权,保留所有权益。感谢阅读,如有转引请注明和告之。

网易考拉推荐

No.655 道歉  

2011-12-15 21:24:07|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年终事多,章可还在伏案弄那个弄了好几天的材料,午后的阳光从宽大的南窗照射进来,晒在身上,暖洋洋的,有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

猛地一阵电话铃响,惊得她立刻精神起来。

“喂,哪里?”

“是我。”电话里是一个懒洋洋无精打采的声音,象是乐嘉。

嗯,好长时间这小子没来电话了。

“噢。你呀,猫哪儿冬眠去了?怎么突然冒出来了?有事?”

 

乐嘉是章可的某一任男朋友,后来关系定位从男朋友后退到男性朋友——这责任主要在章可,有感觉但没有勇气,阵前抽身了。虽然关系定位从男朋友后退到男性朋友,但这丝毫也未影响二人是最好的朋友——除了不谈婚论嫁。

两人的工作单位相距不远,隔一马路,大门相对,一个在设计院,一个在研究所。都是能源口的。

 

有一次,乐嘉接到章可对桌同事燕子的电话,叫他马上过去,乐嘉以为发生什么事了。急三火四赶过去一看,只见章可正沉默不语眼泪汪汪地坐在椅子上,一见他来了,大眼泪成双成对地往下掉。怎么啦?终于明白了是昨晚俩口子闹别扭。

后来,乐嘉说:“你俩口子闹别扭,你找我干嘛呀?就不怕我更添乱?”

章可说:“又不是我喊的你,是燕子自作主张,背着我给你打的电话。”

“你说你哭得那个冤,不知道的还以为我的事呢,好象我怎么你了,给你受多大气似的。”

“谁知道怎么回事,本来人家都好了,一见你,眼泪自己就下来了。”

“瞧我这黑锅背的。真冤。”

“你还冤。我不也一样背黑锅。”

 

有一次,乐嘉在办公室胃痛发作,痉挛般的疼痛,脸煞白,叫他去医院,他撑着不去,说过一会就好了。和章可那同事燕子一祥,乐嘉的同事老胡摸起电话就把章可喊来了。

章可来了,乐嘉老实了,乖乖地跟着章可和老胡去了医院。

乐嘉的妻子叫英子,是工会的女干部,是个大咧爽快的姊妹。章可的丈夫叫孟苏,在大学当老师,是个文质彬彬的书生。上次“十.一”朋友们在乐嘉家聚会——朋友中就有乐嘉俩口子、章可俩口子、燕子和老胡,英子笑着问老胡:“乐乐胃痛,你不打电话找我,你喊可可,嗯?”

英子喊乐嘉乐乐,喊章可可可。倒也浑然天成。乐乐可可,可可乐乐,可乐可乐。因为乐嘉和章可,大家都成了好朋友

老胡笑眯眯地说:“嫂子,那不是近吗?在这个世界上,他也就听你和章可的。你知道不,章可一到,他真听话。我叫他去医院,他当耳旁风。章可一说,虽然表现的也不情愿,还是跟着就走了。”

英子含义丰富的问乐嘉:“是吗?”

“你们这些人,叨叨叨,纠缠起来没完,敢不跟着走。是吧?老孟。”乐嘉回答时又捎上了孟苏。

孟苏笑吟吟地不置可否。

章可对英子说:“英子,这些臭男人真没良心。给他们办事他们还这样说。”

这回是英子笑吟吟地不置可否。

章可又对英子说:“英子,你也没良心。替你出力,你不谢我,还拈酸吃酸。”

英子说:“我有吗?”

章可故出长叹:“哎哟。出力受累背黑锅。真冤。”

“要不把黑锅落实了。”孟苏不紧不慢轻飘飘地说。书生说话更是皮里阳秋。

“也行。你说呢?”章可调皮劲上来了,又看着乐嘉问。

乐嘉说:“难呀,人太熟,下不去手。也找不着感觉,否则还用背这么多年的黑锅。”

 

章可认识乐嘉起初是介绍对象,介绍人是章可的一个女同学。乐嘉是那个女同学老公圈里的一个朋友,那个同学和乐嘉也熟,想着把章可撮合给乐嘉。那时电视里正热播《编辑部的故事》,同学说:“那个乐嘉可逗了,长得象李冬宝,特幽默。”

章可应该算是个美人,貌相起码不输吕丽萍。“长得象李冬宝”,心想这也太丑了吧。但章可喜欢葛优的电影。男人,章可还是喜欢陈道明那样的。陈道明的方鸿渐,葛优的李冬宝都是章可喜欢的角色。因为欣赏葛优和“李冬宝”,章可决定见见这个“长得象李冬宝”的男人。

一见面,章可发现,这是哪跟哪呀,乐嘉和葛优貌相毫无共同之处。乐嘉个头没有李冬宝高,但匀称直溜。一头茂密乌黑的头发,不禿顶,也不是单眼皮,眼睛很有神,有点酷似德国文豪歌德。乐嘉比葛优漂亮多了。

随着交往多了,章可发现同学说得也不太离谱,乐嘉和葛优的相似不在貌相,而是有几分神似。有点书卷气,聪明,有时也木讷,还有几分狡黠。不叫人讨厌,挺愉悦的感觉。

两人交往的最终结局,如《编辑部的故事》中刘小红对“葛优”所说:“跟你这种诡计多端的人在一起心里挺不踏实的,你当个大哥哥出个主意什么的,挺好。”

可以肯定这句话的上半截不真,但下半截也可以肯定的说不假。一段“探奇”的恋情未正式开始,就以乐嘉被定位为“大哥哥”而无疾而终了。

其实,那时章可和孟苏己经淡了好长时间了,她就是想见见“长得象李冬宝,特幽默”的乐嘉是怎么一回事。当发现真的要陷进去了时,激流勇退了。她把乐嘉介绍给了自己的铁姊妹英子:“这是个不错的男人,要不是有孟苏在先,我就自己留着了。俩都舍不得,可国家政策又不让都留着。见见吧,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当事人的章可变成了“红娘”,于是乐嘉就被英子“这个店”留下了。

 

日子真不经过,好象刚过了三十岁,四十岁又过半了,花样年华转眼就无了踪影。两杯酒落肚,乐嘉的皮蛋劲上来了:“想我乐嘉也是一表人才满腹经纶,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到今儿还没过上那王公贵族的日子,可一转眼就没有多少日子可过了。”

又照着孟苏肩头拍了一掌:“是吧?老孟。”

“就是。嘿!一眨眼就快到了办不了坏事,光劝年轻人要学好的岁数了。时不我待呀,有什么心愿要抓紧呀。”孟教授颇随和的应和着,书生嘴里也净疙瘩话。

……

这是一帮子能穷侃瞎逗的好朋友。

 

 

有事呢,又真着急。那次乐嘉单位的正头出事,把副职的乐嘉也拐带了。英子着急,章可也着急。章可对乐嘉说:“摊上了,想开些。能说清楚就说清楚,说不清楚,也是没办法的事。别怕,真坐牢,我去看你,带着酱鸡腿。”

乐嘉喜欢吃酱鸡腿。

虽然,事情有惊无险地过去了。但乐嘉心里真是很感动。他对英子说:“你着急,你是我老婆呀。可可也是真急呀。女朋友比男朋友更急,有好女朋友真是不错。”

英子说:“臭美。你是不是动歪心思了?”

乐嘉说:“这可没有。难得呀,谁舍得把知己变成情人呀。”

 

转眼入冬了,第一场雪都下了,大家都忙,从“十.一” 聚会后没再联系。今天乐嘉打电话肯定是有什么事。

只听乐嘉还是无精打采的腔调:“可可,对不起。我也对不起老孟和英子。昨晚的事,真是对不起,多原谅。忘了吧。”

“昨晚?昨晚什么事!什么对不起?”章可迷糊了,昨晚既没通电话,更没见面呀。

“嗯?你忘了,昨晚咱俩……”乐嘉又说。

“忘什么了?昨晚咱俩根本没见面呀。”章可说。

“没见面?是咱俩呀,我把你……”乐嘉吞吞吐吐地说。

“你把我?你做梦呢吧?”章可说。

“做梦?噢。对,是做梦。怪不得你不知道呢,还以为你装糊涂呢?寻思两个人的事,完事就忘呀?”乐嘉似乎恍然大悟地说。

章可故作严厉地说。“你小子老实交代,在梦里干什么了?”

乐嘉说:“也没什么,就是一点儿童不宜的好事呗。”

“瞎吹吧。”

“可惜呀。”乐嘉又叹了一口气。

“可惜什么?”章可问。

“在梦里我一个劲的做思想斗争:要严格要求自己、要严格要求自己,结果思想斗争太激烈了,醒了。好事没弄成。”

“醒了?”章可不自觉地问了一句。

乐嘉接着说:“醒了。这个后悔呀,那么关键的时候做什么思想斗争呀。先弄呀,完事道歉也行呀。”

听完,章可忍不住也跟着笑了:“道什么歉,谢谢你。”

“谢谢我?”这回是乐嘉糊涂了。

“是谢谢你,这岁数还有人惦记着,还不得谢谢。就是瞎编的也得谢谢。”

“怎么谢?”乐嘉还在粘糊。

“别瞎扯了,我手头还有事。快说,打电话什么事?”

“明天英子生日,晚上在小城故事206房间,带老孟过来。”

“哎哟,忙昏了,不说还真忘了,给她买点啥呢?”

“买啥买,明晚见。”乐嘉最后说。

 

  评论这张
 
阅读(266)|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