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壶生的博

壶里乾坤大 腹中锦绣多

 
 
 

日志

 
 
关于我

壶里乾坤大,腹中是非多。虽为凡俗子,不甘自磋跎。兴豪空酒力,对月少悲歌。踱步红尘里,潇洒一过客。注: 《壶生的博》所有的文字均为壶生原创,拥有全部自主产权,保留所有权益。感谢阅读,如有转引请注明和告之。

网易考拉推荐

No.665 声色犬马与浮躁人生  

2011-12-29 14:54:25|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几日友人过访赠斗方一帧:塘边、几根木栅子、一叶芭蕉、两只硕大的鸭,横涂竖抹,率性纵横,挺养眼的。朋友说这叫大写意。作者据说是名家,能画画也能写字,画也能画许多种,山水花鸟鱼虫都行,“看他画画很过瘾,唰唰几笔,一幅画就画好了”。

朋友的描述很让壶神往。壶于书画之道是外行,未曾有过训练也未曾受过教育,只是随遇而安的凭着兴趣瞎看,而且看得也基本是印刷品,真迹极少看,更遑论收藏。交际有限,银两有数,无从玩,也玩不起。

由于未曾有过训练也未曾受过教育,所以也无门派好恶。浮光掠影道听途说的知道画分中外,又有好多种好多派。国画以外的种和派先姑置不论。单以国画而论,因地域就派系众多,岭南呀,海派呀,及至新近的长安等等,题材有山水、花鸟,人物等等,画法又有工、写之分,以及兼工带写之类。名堂多矣。

数年前曾打杂参与一位名头挺大的艺术家“六十甲子艺术回顾展”,这位艺术家是位跨界人士,小说、散文、画画、书法都有名气。贺客云集,济济一堂,壶掺杂其中,倒觉得他们的圈内是很隔膜的,彼此之间更多的是不屑或漠然,而不是勾通和欣赏。据说这位艺术家是美术工厂出身,摹古可以乱真,想来应该是有童子功的。但相熟的贺客有许多人以不懂告壶,壶大不解,细细琢磨,听出贺客的弦外之音,其画有水粉、水彩及西画构图等许多因素,不纯粹也。学院、画院两大主流派系皆视其为异端。

但他的画壶看着挺好,壶以为那是“诗心之画”,用心而有灵性。比如,有一幅“树后是太阳”,旭日在地平线下,阳光把树耀如剪影,大地上是树长长的影子。还有一幅“老门”,太行山深处农户之门,残破、风化、斑驳,而一派苍桑。硕大的镜框,在天花扳下吊扇的吹拂下,微微地动着,似乎那门在开启。

心中很温润,在光影变幻的写实中,自然的神奇和时光的苍桑,尽在不语中。有这一分感动,管它是纯粹还是驳杂呢。真的是挺好,壶所谓的挺好,就是两个字:舒服。

当今之世物欲膨胀、官能昂扬,声色犬马大行,这无所谓进步和后退,时代不同各有利钝,存在的都有其必然。不过,声色犬马所连结的也许更多的是浮躁人生,政客如是,商人如是,学者如是,画家也不例外。所以,有“奇迹”发言人,有“蒙牛”牛奶,学者一开口也先让人生疑。

读当世画家的画也让人不踏实,找不到黄公望、黄宾虹、八大和青藤的感觉。壶本散淡人,骨子中更钟情大写意,但当今的大写意多不敢恭维,主要是不懂。工笔优劣也不懂,但起码用心和劳动含量要多一些。有限的工薪银换心里不踏实的画,不敢为。

早年有一位省名家,画如印品,曾闻议论。时隔数年,今年网上又有大名家流水作画的照片流传,这大名家是大师而且兼国学大师,以气节标榜,真让人无言。

据说当年齐门弟子可染先生一幅画可经年,现在一幅画可立挥而就,如若是“流水”,则是一批。时代真是在进步呀。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