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壶生的博

壶里乾坤大 腹中锦绣多

 
 
 

日志

 
 
关于我

壶里乾坤大,腹中是非多。虽为凡俗子,不甘自磋跎。兴豪空酒力,对月少悲歌。踱步红尘里,潇洒一过客。注: 《壶生的博》所有的文字均为壶生原创,拥有全部自主产权,保留所有权益。感谢阅读,如有转引请注明和告之。

No.509 早餐:面条  

2011-05-21 07:34:42|  分类: 叙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苏一向无睡懒觉的习惯,夫人小芹起得有时稍晚一点,今天也是这样。因为上午要出差,得个十天八天的,老苏起床后,就拾掇着浇花。早饭想吃块蛋糕凑合一下。

一转眼,小芹起来了。

“不用起,你睡吧。”老苏说。

“不。我去给你下面条。”小芹回答。

一会儿,一大豌热气腾腾的面条端上来了,小芹看着他吃:“味道怎么样?”

“真不错。”

“真的?”

“真的。”

吃着面条,老苏想起了什么,脸上浮现出怡人的笑容。小芹问:“笑什么?”

老苏满脸笑容地说:“有一个叫马尔克斯的哥伦比亚人,他写了一本名叫《霍乱时期的爱情》的书。书里有一个男二号,是一个叫乌尔比诺的医生,他的夫人叫费尔米娜,乌尔比诺和费尔米娜都有八十岁了。

“有时洗完澡,找不到香皂了。费尔米娜就说是乌尔比诺给弄丢了,老乌尔比诺辩解说不是他弄丢的。费尔米娜就不准老乌尔比诺到卧室床上睡觉,老乌尔比诺就只好睡客厅的沙发。一天,两天,到了第三天,费尔米娜听见有人敲卧室的门。是老乌尔比诺,他说香皂是他给弄丢的,他错了,请求让他回床上睡觉。”

小芹说:“你是说面条不好吃?”

“不是。真的很好吃。你看……”老苏说着把面条汤也喝干净了。

小芹说:“这还差不多。后来呢?”

“乌尔比诺?”

“嗯。”

“后来,有一次乌尔比诺小便,沥拉到马捅沿上了,费尔米娜数落他。乌尔比诺小声地分辩着,这设计马桶的肯定不是男人。而且用更小的声音继续分辨,他年轻时也是尿得又直又准的。并不是那时就尿频尿急尿不净尿滴沥……

小芹笑了:“后来呢?”

“后来,老乌尔比诺死了。他养了个鹦鹉,飞到树上了,他攀梯子去够,摔死了。”

“嘿,那费……”小芹叹口气又问。

“有一个叫阿里萨的小邮差恋着费尔米娜,恋了一辈了。老乌尔比诺摔死了,这时也快八十岁的阿里萨己经是国家航运公司的总裁了,他看机会来了,对费尔米娜狂追猛打,老房子失火了,两个八十岁的老人在一条内河船舶上展开了一场真刀真枪的疯狂的爱情。困为阿里萨讨厌乘客上上下下,就命令船长在船头挂起霍乱旗。挂上霍乱旗,船就不准上下乘客和靠岸了。船航行到头了,又返回另一头。船长问还上那儿?阿里萨说再回去。气急败坏的船长问航行到什么时候?阿里萨平静地回答:今生今世。”

“真好!”小芹说。早忘了那面条的事了……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18)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