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壶生的博

壶里乾坤大 腹中锦绣多

 
 
 

日志

 
 
关于我

壶里乾坤大,腹中是非多。虽为凡俗子,不甘自磋跎。兴豪空酒力,对月少悲歌。踱步红尘里,潇洒一过客。注: 《壶生的博》所有的文字均为壶生原创,拥有全部自主产权,保留所有权益。感谢阅读,如有转引请注明和告之。

No.524 过犹不及  

2011-06-13 08:19:49|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壶日常饮食多以清淡为主,用老唐的话说是“吃草”。这倒不是什么胎里素,或慧根之类,说白了是被肉伤过。有一段时间——大约是三岁到六岁——完全不吃肉。那大概是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第二或是第三年,刚刚脱离饿得要死的六十年代初,日子渐好,已经可以买个猪头过大年了。对,壶的饮食清淡就和猪头和大年有关。

据母亲自我检讨,事情是这祥的: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第二或是第三年的春节,家里买了个猪头过大年,那时家住一间公房,冬日屋中生火炉,做饭烧水取暖一并解决了。大年将至,蒸馍煮肉,更是炉火不熄。夜晚,三、四岁的壶在睡觉,妈妈在锅里煮猪头,一觉醒来,满屋白水汽里弥漫着肉香,问妈妈:“干什么呢(——这完全应该是明知故问)?”妈妈就从骨头上揪下一块肉核塞到壶嘴里。

“嚼着,就又睡着了。就伤着了,从那儿就丁星肉不沾。”妈妈回忆说。

再吃肉那是好几年后了,跟妈妈在乡下姥姥家住了几个月,回程时在饭店吃肉包子,爸爸对妈妈说“别提,看这小子吃不吃?”——这小子——也就是“小壶” ——吃了。估计,要是在更缺荤腥的乡下再待些日子,就更吃了。不过,时至今日壶依然对荤腥之类有一搭无一搭,而且又能盘腿长坐,故而,某老师屡劝壶信某一教,说“要不,就瞎了”。

这好象有点文不对题,此“肉伤”似乎不是吃多而伤,而是伤于吃法不对。先留着不删了。肉多好吃呀,但方法不对也能受伤。

 

壶家住四楼,二楼住着已经退休的刘处长,刘处长的儿子刘宏和壶是同学,平常也有走动,探爹时捎着也上壶这儿坐坐。刘宏三口“常回家看看”,每星期都到刘处长这儿过礼拜天,看爹问娘,一家人其乐融融。

某日,刘宏带着上初中的女儿倩倩过来坐,倩倩撅着嘴。

“倩倩怎么啦?谁惹你了?”壶问。

这一问不打紧,倩倩的眼泪成双成对地掉下来了,冤冤地说:“又吃饺子!”

壶一头雾水,经过刘宏解释,壶明白了。

原来,倩倩他们来,刘处长老俩口都是包饺子。这壶知道,刘处长没退休时,跟他出过差,知道刘处长对带馅的食品感情最深,尤其是水饺。他说过:“吃饺子吃饱了,见什么也不谗。吃别的吃饱了,见饺子还想吃。对我老刘来说,坐着不敌倒着不对,好吃不敌饺子绝对正确。”

天下美食,刘处长眼中饺子为最。一是爱吃,再是喜欢一家人齐动手包饺子的气氛。可是个个星期吃饺子,“见了饺子我头都晕”,倩倩说。

一家人又不忍打击刘处长的情绪。

壶乐了:“倩倩,中午在叔叔这儿吃吧,不过没好东西。”

“啥都行,只要不是饺子。”倩倩说。

…………

这故事没跑题,说得是过犹不及。那么好吃的饺子也不免如此。

 

壶属于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那代人,成长的过程就是不间断地接受政治思想教育的过程,现在不少人对此多有非议。平心而论,壶倒是未觉得有多不堪,是有不少的皮里阳秋,但皮里阳秋的同时,并非一无是处。未必然所有教育都在《弟子规》或《沉思录》之下,但在平心论之的同时,不讳言心中确实充满厌倦。就象那美味的饺子。其实,整体而言,远不如那饺子,皮里阳秋的东西太多。喋喋不休,狂轰滥炸,无休无止,美尚且能疲劳,况且其中还有很多不美呢。神圣难以神圣,崇高不再祟高,更遑言亲近了,惟恐避之不及。过度的被倾注,造成了必然的疏离。导至今日,欲教乏术,隔靴搔痒,针插不进,水泼不入。呜乎!始料不及亦或许不愿面对,尴尬而无奈。

 

早年看过一部美国人马克.吐温的小说,马克.吐温的小说不多,都看过,说得这部似乎是《汤姆.索亚历险记》。小汤姆受命粉刷一面墙,这不是个好差使:累而无趣。这个小阴谋家耍了点小阴谋,把自己换牙时掉得一颗牙弄得很神秘,以此调动小伙伴的好奇心,凡是参加粉刷墙壁的就可以看看他那颗神秘的牙齿。这故事看过许多年了,意思应无大差。壶就想呀,真是可叹:我们的思想教育工作者的施教能力远在小汤姆之下。只知灌输,不知诱惑。小汤姆把他那累人的破事,变得众人趋之若鹜。我们的思想教育工作者把成人之美的事,弄得大家避之不及。把事情弄得好奇、有新意,比一味说它好或如何重要,要好许多。

 

现代传媒简捷迅速,壶今日大有体会,昨儿小文《要有光……》,还真有几个熟人看见了,网上网下都有议论。网上无影兄和莲心友在跟帖中,对那种“救人于水火的迫切与执着”也有感触。网下也有,今儿在路上遇见到一个常上壶博的姐姐,姐姐看《要有光……》了。姐姐说前几天她在家乐福超市排队交款时,也碰见了类似情况,排队队伍中一个较老的姐姐热心布道,众排队者起初还礼貌的听她说,渐渐地大家不约而同地都背过脸去了……

壶未料到小文的小引子段落引起了比正文段落更多地注意,可见那种情况有点普遍,感觉也有点共识。壶自认为是有宗教情怀的人,这些年也未疏离各家的典籍,但总是在门外向内窥视,而不是投身其中,除了宇宙观、世界观、人生观的隔膜尚未解决,与一个居士和那个信徒那种“救人于水火的迫切与执着”不无关系。你可以说壶不知好歹,但如此形而上的信仰之事,在壶,真难勉强,壶也无奈呀。生死事小,信仰事大,岂敢不慎而重之。

 

有时壶想,就是泡妞,段位也应该高一点,应该是诱而惑之,使其反而泡之。而不能象薛蟠大爷似的霸王硬上弓或死缠烂泡。好东西要宣传,但要有方法和度,让人“闻香下马”、“见灯落宿”。方法不当、教施无度,香饽饽成了那啥,那就大违初衷了,古人曰:欲速则不达。

做个伊索式结论吧:“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是传统美德。“己所‘特’欲,也勿强施于人”(壶杜撰)或可列入现代新美德。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29)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