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壶生的博

壶里乾坤大 腹中锦绣多

 
 
 

日志

 
 
关于我

壶里乾坤大,腹中是非多。虽为凡俗子,不甘自磋跎。兴豪空酒力,对月少悲歌。踱步红尘里,潇洒一过客。注: 《壶生的博》所有的文字均为壶生原创,拥有全部自主产权,保留所有权益。感谢阅读,如有转引请注明和告之。

No.541 月光老贝  

2011-07-10 18:58:29|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肯普夫版的《贝多芬/月光奏鸣曲》百度视频标的时间是11.06分,一遍一遍的听,真美。

一脸老人斑的肯普夫闭着眼晴,陶醉的似乎在乐曲中睡去。间又睁开,似乎是勉强才睁开,睡意朦胧,感觉他随时还会睡去。手指轻轻地敲击着键盘,溪水般的音乐缓缓而至。

这是贝多芬?

是贝多芬。9分钟时,音乐由缓至疾,舒缓中渐出《英雄》和《命运》的倔犟,老肯普夫也精神了,涩目中竞有了光泽。

壶听古典是循常的路数,是从施氏父子和老贝开始的。听《蓝色多瑙河》波声,听《命运》敲门和《英雄》放歌,听老贝其中有看罗曼.罗兰《约翰.克厉斯多夫》的因素。以为这就是老贝,老贝就这样先入为主地同主观意志和革命联了姻。

恩格斯也许是最百科全书的革命家,通晓政治、经济、军事、自然科学和艺术,列宁也是,还有更“无所不通”的斯大林。恩格斯最爱的音乐是《命运交响曲》,列宁最爱的是《热情奏鸣曲》,斯大林叫《贝九》巡回响遍苏俄的角角落落。有文章说:大概革命家都爱贝多芬,就把贝多芬误解了,当他是人定胜天的世俗英雄。

其实,这位被称为“乐圣”的音乐巨人实在不是个幸运儿,命途多舛,十七岁丧母,酗酒的父亲蓄意要把他打造成一个莫扎特式神童。日复一日如同“集中营”的虐待中,他渡过了一个苦不堪言的童年和少年。矮小而近乎丑陋,而感情丰富又敏感,不乏爱恋而几回回无望而终,终身无娶,一生与音乐厮守,却在三十二岁事业如日中天时失聪,与音乐为伴者陷入了永恒的寂静。上天和他开了一个非人力可以承受的玩笑。他在给友人的信中说:我觉得我是上帝最可怜的造物。

多情与爱情无缘,不幸却又极端自尊。回想最初对老贝的疏离感,与某一时期对激昂和激情的疲劳和厌倦有关,也与两则故事有点关联。

“无所不通”的斯大林在听到“贝九”末章大合唱时为之惊呼:“应该让我们国家最小的村庄也能听到这样的音乐”。官方报刊在高呼:“可怜的贝多芬,一百年来他无家可归。今天他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家园——唯一一个真正理解他、热爱他的国家:苏联!”

另一则是老贝自己信中叙述的一个故事,虽然有人考证这信未必真,但又肯定这故事是有事实依据的:他和伟大的哲人歌德散步时与王公相遇,歌德谦恭的退至路侧,而他昂首而过。他本人和故事的引用者们,无不暗指和明赞他多么有尊严而歌德却是多么奴颜婢膝。而这故事,给我的却是另外一种感觉,我不讳言更喜欢歌德这种心胸如海而又不无事生非的长者。这等人物,文化老人叶圣陶也是,谦谦君子如春风拂面。而贝呢?恰恰是在诠释一种外强中干和不自信。

这也许是壶的偏见,但这确实影响了壶走“进”老贝。在随后的时日里,试探着慢慢地走近老贝,让圣人反圣归璞。反圣归璞的老贝,让我们看到了一个真正的生活强者。他坚强、真诚,尤其他善良。

每天,在世界上各个地方,那么多人在演绎贝多芬——最好的指挥家和演奏家,激情如火,柔情似水。这才是一个完整的老贝。这不是革命家的老贝,是人间和天上的老贝。

老贝生前名至实归,身后更是哀荣备至,孑然一身,而三万人为他送葬。

他留给世人的最后一句话是:“一切灾难都带来良善。”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2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