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壶生的博

壶里乾坤大 腹中锦绣多

 
 
 

日志

 
 
关于我

壶里乾坤大,腹中是非多。虽为凡俗子,不甘自磋跎。兴豪空酒力,对月少悲歌。踱步红尘里,潇洒一过客。注: 《壶生的博》所有的文字均为壶生原创,拥有全部自主产权,保留所有权益。感谢阅读,如有转引请注明和告之。

No.542 物累  

2011-07-11 16:12:54|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物累非人之专属,鸟兽中似乎也有有此癖的,这不是指积蓄食物,而是指与积蓄食物不相干的行为,曾多次见报道有喜鹊等鸟类,衔走女人首饰,藏匿于自己巢穴,而且还用心护卫。这应列入物累之列。

但物累于人,往往容易演变成得极端,积财积物,纯粹变成本质于己无关的身外行为,比如葛朗台式的“贪官”。吾乡有一例极典型:事主一身清贫,存折成叠,房子若干,夫人子女皆不知。

物累于人是普遍行为,盛世收藏:字画金石、火花酒瓶……只有想不到的,没有人不涉足的。一般被视为雅事。

壶也是深受物之累的人,爱好涉猎又颇广,但陷之深还是书。尽可能淡淡地,自己画地为牢,但碍于定力,也屡屡破界和食言。比如,本非研究家,又不是特喜欢,《石头记》似乎不必要弄那许多部,但都有理由:版本不一样、版式不一样,包括价廉等。

得陇望蜀是人的本性,而于物累更是基本动力。比如,集邮——金陵十二钗,一张两张,一张又一张,愈近十二张,就日见迫切和执着。

吾曾有一友,两口子收入颇佳,但居家较淸寒,因为该伉俪最大的快乐是数钱。两口子无事时,就关门闭户于大床对坐:数钱数存折。关键是要凑钱,八十凑一百,八百凑一千……日子紧巴,存折增加,快乐更增加。

一般的经验是挣一个花一个、或者挣一个花俩的最大方。各有各的活法。

反过来说,如果陇之不得,一般不会生蜀之望。有一种痛苦叫得而复失,而有一种洞彻和达观也叫得而复失。

壶好书,尝于友言:曾经吾手耳。壶幸逢盛世,用心搜罗之物,无烟火之虞。有的只是耗银争空间之灾。得而复失擦肩而过的小痛苦有过,得而复失痛彻心菲的大痛苦未经过,得而复失的洞彻和达观只是在前贤的文字和行述中见过。

那大痛苦未经也希望不经,洞彻和达观由二手学习足矣,畏惧亲历亲得。物累是有条件的,能物累是一种福分,壶虽也有小小的物累之苦,但仍欣欣然。喜欢和向往一个允许物累的时代和世界。

2

在今年三月号《万象》上读到一篇尉天骢先生写无名氏的文章(《无名氏最后的日子》)。1990年前后,无名氏在“被遗忘”数十载后重见天日,出版社在印他的书,好象上海书店是影印,广州花城是新排,壶留意搜集过,印象至少得到三种:成名作《北极风情画》、代表作《塔里的女人》,还有一本《野兽、野兽、野兽》。翻后有一种茅盾们之外的感觉

无名氏本名卜乃夫,彼岸誉之为国宝级作家。1943年以“无名氏”为笔名发表小说《北极风景画》及《塔里的女人》,轰动海内外,一时居新文学畅销书榜首。此后历年行销不衰,达五百数十版。1946年后隐居杭州,1949年后无公职, 1982年赴港,1983年定居台湾。卜以笔名行世,查百度无名氏条中竟无此人,似乎不该。

乃夫先生是个传奇,锦绣文字,风生水起,情仇婚变,潦倒一生。但这都不是壶关注的所在。壶是由物累想到乃夫先生,不,应该倒过来,是由乃夫先生想到物累。

壶不知道1949年后既无公职,又“被遗忘”的卜先生是怎样活过来的,只推测出先生无物累。卜先生对尉先生说:在那时的时代大变动中,不管在家还是坐牢,全身上下只有两样东西:贫穷和无望。起初是日夜惶恐,久了也就到了“全都放下”的地步。当一个人穷到无法再节省,无望到一切只好听天由命时,反而发觉那是自己的思想真正属于自已的时候……

卜先生的末一句话言及的是另一个意思,形而下的困窘而生发的形而上的超越,一个更高的境界和层次。这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得到的。贫穷和无望,贫穷而无能物累,无望而无心物累,无物累而飞跃。真苦涩。

卜先生《无名书》中有个人物叫蔺素子,原型就是大画家林风眠。林先生一生致力融合中西,成就最著。卜先生说:1949年后,林为了保持自身心灵自由,摆脱一切职务,隐居乡下。一间小农舍,一床一桌一椅,拣柴烧饭,不以为苦。其画越来越单纯,单纯到只剩下一些线条和水墨……这单纯中却具有那么有劲、平实、和谐的生命力。文革烟起,小将们将林先生的心血付之一炬,而林先生“宽容而不在乎”。

对林先生,先生的表述是“宽容而不在乎”,壶以为“不在乎”也许是,不过“宽容”似乎轮不到林先生他老人家。壶更愿意用达观和放得下来表述。

卜先生因贫穷和无望,林先生因达观和放得下,物累落净、浮华尽去,使他们境界和层次得到超越。足可为世范,足可堪校法。但这决不应归功于那时代,任何一时代的主体还是普通人,卜先生和林先生是精英,精英只要肉体不被消灭,既使是贫穷和无望,也不能奈何之。

现在是一个以怀旧为时尚的年代,真真假假,不一而足。壶想说的是,平心而论那时代也许未必比别的时代坏,但还是以为现在比那时好。壶还是喜欢和向往一个允许物累的时代和世界。怀旧也不去怀它,那样的时代和世界不值得怀念,不喜欢因贫穷而无能物累、因无望而无心物累时代和世界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24)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