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壶生的博

壶里乾坤大 腹中锦绣多

 
 
 

日志

 
 
关于我

壶里乾坤大,腹中是非多。虽为凡俗子,不甘自磋跎。兴豪空酒力,对月少悲歌。踱步红尘里,潇洒一过客。注: 《壶生的博》所有的文字均为壶生原创,拥有全部自主产权,保留所有权益。感谢阅读,如有转引请注明和告之。

No.573 “有趣”的书  

2011-08-16 14:04:46|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到看书,壶属于“杂食动物”,以一种随遇而安的精神,遇着了都想翻翻,除了极极专业的。这“极极专业”不太好定义,权以“术”名之。注意力多在形而上,而不在形而下。不意实用,多在休闲。比方说,看中医书多是“经”,而鲜及“方”,看“本草”更是意在掌故。所以说,在很大程度上算是个趣味主义者。

前两天得到一本译笔很不错的《昆虫记》,法布尔这书是“科学”和“文学”双重的名著,法布尔因此被称为“昆虫荷马”。

壶曾经儿童时——那时无童书可读,后来知道中国也有童书,古时叫蒙书,就是“三、百、千”之类,还有就是《宝葫芦的故事》。现在的就不知道了。

“三、百、千”和《宝葫芦的故事》都是不错的书,意在教导我们上进。前者正襟危坐摇头晃脑,当年的蒙识,放在今天应该算是博学;后者倒些许有点差强的“趣味”,寓教于“趣”。但总的来说,若以“趣味”衡之,都可归入“无趣”之书。

“无趣”是中国书很大的一个特征,《何典》之类是个例外,《何典》虽然鲁迅先生推介过,但恐怕仍不能算是一流的名著。《围城》是后来的事,也不免曲单和寡。“三言二拍”有些趣味,不过每篇的始和终,都有道德训诫的初衷和归旨。象《巨人传》、《十日谈》和《吉诃德先生》那样趣味横生的书,真没大见。

中国书在“高头讲章”外,是两个极端,文人趣味和史诗情结。典型的如晚明小品和《三国演义》,再如后来的《烈火金刚》。前者是个人心曲的表述,后者的旨趣也总近于宣传,和趣味不大相干。但这始终是主流。

相此之下,外国书中有趣的书多许多,其中童书最明显,象法布尔这部《昆虫记》和安徒生的《童话》等等,这在中国书里几乎没有对应。王小波的锦绣文字,其自述说是以杜拉斯、卡尔维热和查良铮、王道乾为私淑的,壶差不多是王小波的粉丝,但更心仪法布尔、安徒生和叶君健。

法布尔、安徒生文字的纯净和“有趣”叫壶痴迷,读这样的文字,人沉静在一片祥和与天赖之中。这个纷争的世界消隐了,但又真真是,一虫一世界,一草一精神。

这等书有点类似国画里古代的山水画,苍茫、苍润,高深、平远……或恢弘巨制或随意小品,无不从容、安适。一种难以言表的舒服,就是金岳霖先生所说的,欣赏山水画的叫人“放心”的感受吧。

叶君健先生的译笔好得叫人欢喜,跟他的译文走,退而其次,也可学得些许清新、纯真和“有趣”。走进去,是一个逐次开张的美妙的世界,那等文字浮华落尽、那等故事别致有趣、那等思想清新纯净,那等享受至纯至美……

叫人“放心”的书,可以叫人心安,叫人简单,可以叫人在浮杂人世不走失纯朴和童真……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1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