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壶生的博

壶里乾坤大 腹中锦绣多

 
 
 

日志

 
 
关于我

壶里乾坤大,腹中是非多。虽为凡俗子,不甘自磋跎。兴豪空酒力,对月少悲歌。踱步红尘里,潇洒一过客。注: 《壶生的博》所有的文字均为壶生原创,拥有全部自主产权,保留所有权益。感谢阅读,如有转引请注明和告之。

网易考拉推荐

No.681 扯淡  

2012-01-13 12:53:42|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午陈卓尔来电话,叫晚上别安排事,诸诚的老葛来,晚饭订在“老渔夫”,让文卿和壶赶在堵车前早点去。

说是早点去,赶在堵车前,谈何容易,总不能下午就去吧。这临近大年的时节,正是堵车最厉害的时候,各地的车子云集省城,很多都是来走访送礼的,道路拥挤,酒店暴满。得过了小年才能好些。省城如此,京城还不知咋样呢?

文卿和壶赶到“老渔夫”时天己经全黑了,老葛和卓尔他们己经先到了。“老渔夫”有点类似近几年各地流行的生态园,也是个大大的棚子,就是没有许多的花草。很多的餐桌,桌与桌之间是红红的木炭火盆,温暖更温馨。这是卓尔的“根据地”,文卿和壶也都喜欢这儿,邻桌声息能闻但又不相扰,有人气,气氛好。

卓尔、老葛、文卿、壶,是在党校学习时认识的,脾气相投,朋友走动一直没凉。一桌五个人,四人外还有一个跟老葛一同来的小伙子,名字叫主副江泉,姓主副,名江泉。这姓氏,卓尔、文凊和壶都是头一次听说。

五个人中,主副江泉三十冒头,最小;卓尔四十已过,居中;老葛、文卿和壶都五十开外了,三人中老葛最长,文卿次之,壶算最少。老葛同文卿、壶和和卓尔得有小半年没见了。老葛看看文卿,看看壶,最后看着卓尔说:“卓尔瘦了”。

文卿说:“能不瘦吗?累的。又当爹了。”

“怎么?”老葛问。

“卓尔离异再婚,命中多子,新夫人又给他添了个儿子。三个多月了。”文卿说。

“那也不至把你累瘦呀?”老葛还盯着卓尔问。

卓尔说:“她妈没奶,靠喂。这小子能吃,一个月光奶粉好几千,一夜好几趟,能吃能拉。”

老葛说:“没奶,大人孩子都遭罪,没催催?”

“咋不催呀,不管用。猪蹄膀、罗非鱼,一煮一锅,又不放盐,喝得他妈不见奶,光长膘。最后一闻那味,不光他妈,连我都犯恶心。”

老葛又扭头问主副江泉说:“你媳妇前些时候不也是没奶吗?”

主副江泉刚当爹不到半年:“是。开始也没奶,后来用一个中药方煮猪蹄。”

卓尔说:“中药方?也用了好几个,没效果。该没奶还没奶。”

“得按摩……”老葛出主意。

卓尔说:“也按摩了,我亲自按的。别的感觉都按出来了,就是没见奶。”

“你得让儿子裹裹,把奶裹通。”老葛又出主意。

“裹了。没用。儿子裹、吸奶器,连我都上了。还是白搭。

…………

“主副,小主副……”文卿回敬主副江泉酒,怎么称呼都别扭。

他端着酒杯:“你这姓,一喊就长两辈。主副,小主副……怎么听都象是喊爷爷。平常你的同事怎么称呼你?喊小主?”

“是小主。”主副江泉回答。

壶也发问:“你这姓是怎么个源流?”

“我也说不清,查也没查着。”主副回答。

主副接着说:“听人说我们原来姓主,有一个老祖宗当了大官,在朝堂上与他不合的奸臣陷害他,向皇帝进谗言说:‘一天无二日,一国无二主,皇上是主,他也是主,显然是犯上,大逆不道,当斩’。那皇上是个好皇上,没上当。皇上说:‘朕为主,臣亦为主,是不妥。这样吧,你主后加个副,你以后就姓主副吧’。从哪以后我们原来姓主的就姓主副了。”

老葛说:“聊斋。”

壶又问:“好象姓这姓的人不是太多?”

“是不多。新疆有,再就是临沂。”主副江泉是临沂人。

文卿说:“新疆?胡人吧?”

“我父亲说:我们是从新疆过来的。”

“那可能是胡人?复姓有官职演变过来的,也有民族融合中新生的。你这主副可能就是。”文卿说。

“可能。”主副符合着。

文卿又说:“复姓有时姓着姓着就姓丢了,据说单姓‘欧’的应该是‘区’,这个‘欧’是把欧阳的阳姓丢了,就剩‘欧’了。有一个烟台朋友姓‘慕’,羡慕的慕,不是穆桂英的慕。大家问他:‘你是不是姓慕容呀?’慕朋友回答说:‘是呀。我爹就姓慕容,到我这儿把容省了。’这慕朋友说他祖上可能是鲜卑人。”

“我们家差不多就姓丢了,我大伯和叔叔的孩子都姓主。我爸特坚持,我、我弟、我儿子都姓主副。”主副说。

壶接茬:“是该坚持。有姓省了的,也有拆开姓的。据说‘门’和‘王’就是‘闰’拆开姓的。”

老葛说:“我不信,王是文王分封时的姓,早就有,有根。”

壶看着老葛说:“我也不信,可能有姓闰的某支姓了王,那是加入。人家姓王的早就姓王。也有说你这姓葛的,原来都姓诸葛,姓丢了的,姓诸。拆开姓的,就姓诸或葛。”

“胡说,胡说。这我知道,不是我们姓葛的原姓诸葛,是姓诸葛的本姓葛。”

文卿问:“何以见的?”

老葛来了精神说:“姓诸葛的,早先都是我们诸城葛姓人,后来迁出去了,为了不忘本,不忘老祖宗,就在葛前加了个诸,意思是我们是诸城姓葛的。以示和别得地方葛姓人的区别。”

好长时间没说话的卓尔说话了:“臭美。诸葛姓葛?姓葛的是人家姓诸葛的老祖宗?你是没意见,你也不问问人家姓诸葛的同意不。”

“这是事实呀。”老葛得意地说。

壶说:“我觉得卓尔说得对,你是有点臭美。不说你一定是瞎编,这等事得拿出文献佐证来,否则孔明后裔必会找你理论。”

卓尔说:“他是‘崩无根’,也是聊斋。”

文卿说:“也不是一定说你就是瞎编,这事要坐实,得满足两点:一是诸城何时叫诸城;二是姓诸葛的葛是何时迁出诸城的。诸城在历史上有多少名字我不知道,但看苏东坡词知道北宋时那地儿曾叫密州。如果诸葛这姓是在诸城叫诸城以后有的,还必须是诸城叫诸城以后有姓葛的迁出去,那姓诸葛的早先是诸城葛姓人,也许有可能。否则,你就是瞎掰。”

老葛说:“这事诸城史志上有。”

文卿说:“你确定?”

老葛说:“我觉得应该有。”

文卿笑了:“你觉得应该有不行,你秦桧呀。如果确有其事,史志上或许能有。如果压根没这事,那就不是应该有,而是应该没有。”

老葛和文卿将上军了。

壶和稀泥:“别争了。打赌吧,老葛回去找文献佐证,找到了,文卿请客,只言片语也算。找不到,老葛请客,一年为期。我、卓尔,还有小主为证人。来举杯为证。”

五个人举起杯,老葛对壶说:“看你博客知道你不擅酒,但擅砸酒,此言不虚呀。哎,不管我和文卿谁输,别忘了叫上你文里说的那哥们。”

“谁?”

“那个老苏呀。”

…………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