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壶生的博

壶里乾坤大 腹中锦绣多

 
 
 

日志

 
 
关于我

壶里乾坤大,腹中是非多。虽为凡俗子,不甘自磋跎。兴豪空酒力,对月少悲歌。踱步红尘里,潇洒一过客。注: 《壶生的博》所有的文字均为壶生原创,拥有全部自主产权,保留所有权益。感谢阅读,如有转引请注明和告之。

网易考拉推荐

No.691 走笔《富春山居图》  

2012-01-21 19:30:17|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用心不专,一向是为人所垢的,回首平生,壶恰是用心不专的人。兴趣泛且滥,学无所长,心无所专,转眼秋光已至,没有多大改观。不过,壶的不专中也有专注的一面,在岁月流转中,兴趣有迁移,但早年的兴趣大都还在,而且还大都保持着一如既往的热情。任性随意中也有孜孜不倦,随遇而安中又有孜孜以求。

一路走来,泛泛地,看着春花秋月,还有那份生命的喜悦和新鲜,也还能不时被震撼和感动。

昨晚在电脑上,看凤凰台的教育“凤凰精选”《山水合壁:从富春山居图说起》,主讲人是壶崇敬的蒋勋先生。

壶泛且滥的兴趣中,没有多大改观,持久而专注的就有字和画,字当然是指汉字书法,画不唯中西。壶非画界中人,未受过美术教育,不习画。也未受过美术欣赏教育,不懂画。但喜欢看画。可能也因为不是画界中人,因而也就无门类和门户之见,喜欢不喜欢全凭心中有无触动和感觉,这和壶听音乐如出一辙。

西画家中壶最喜欢梵高、莫奈和莫迪利阿尼,梵高、莫奈和莫迪利阿尼都不是诉诸重大题材和人物的画家,但他们平平常常的笔下,有一种不眠的精神或激情,每每观之,必着迷和感动。

中国画家中喜欢的人很多,国画概略可分为山水、花鸟和人物三大类。壶以为国画精蕴的体现也应以山水、花鸟和人物为多寡的顺序。

中国画家中壶最喜欢的是八大山人和黄公望,喜欢八大山人是喜欢他“翻白眼”的笔笔如刀的深情,喜欢黄公望是喜欢曾经沧海后枯线涂鸦的淡定。如蒋勋先生在《说起》中引苏东坡《定风波》句所言:回首向来萧瑟处,也无风雨也无晴。

壶以为山水最能体现中国画的精蕴,而山水画的翘楚是“二黄”,黄公望和黄宾虹。就象史部著述双峰对峙的是“二司马”:司马迁和司马光。

听蒋勋先生讲话,真是高妙的享受。蒋先生的书读过几册,很有感觉,尤其是《孤独六讲》。广西师大版《孤独六讲》和《生活十讲》简单和朴素的封面,就有一种抓人的美,竖排手写体的书名,有一种弘一大师那样的浮华落净的韵致。

在寒夜孤灯昏黄的光芒下,一页一页读着《孤独六讲》,象是师长循循善诱,又象是兄长娓娓而谈。这样的夜一点也不孤独。对了,这书原本就是讲演稿。

听蒋勋先生讲话是第一次,虽然不是在现场,但印证了壶读《孤独六讲》时的感觉。

壶没受过院校教育,不知那些名师们授课讲话是怎样的一种风采,电视中偶有所见以或盛气凌人或油滑居多,不是很舒服。在前人的著述中——比如在汪曾祺先生的笔下,约略知道一点那时饱学之士的情形,很是向往。也曾经参加过一位山大教授的报告会,这位教授的父亲是一位名气极大的现代诗人。他的报告叫喊和喧嚣充斥始终,教授不研究诗,研究的是政治理论,也许只继承了乃父吟诗时的激情和亢奋。

还记得汪曾祺先生笔下有哲学家金岳霖教授给文学家梁实秋教授代宋词的记述。汪先生说:金岳霖先生抑扬顿挫地念完某一首词,然后说,好,真好,好在哪儿,我不知道?汪先生又说自己:听金先生的吟咏,真好,好在哪儿我也不知道?从此,我就喜欢上宋词了。

汪先生听金岳霖先生吟咏宋词,虽然说不清好在哪儿,但从此就喜欢上了宋词。壶听了某教授充斥叫喊和喧嚣的政治理论,说不清哪儿不好,从此就再也不喜欢那门政治理论课了。

在正常情况下——救亡图存例外,壶更欣赏春风拂面,而不是秋霜逼人。这也许是希特勒和文革给壶种的印象太深刻。想一想,斯时先声夺人者,一语成尊,狂热跟随者,更多是助纣以自保,还有众多的明哲者,装聋作哑。不助纣为虐和不落井下石者,当然不应苛责。可冷静地思考,神的至高无上,岂不也有膜拜者的力量和功劳。

话到题外去了,还是说蒋先生和黄公望。蒋先生的讲话不嚣张、不居高凌下、不先声夺人,随意而又句斟字酌,如山间的溪水清风。随着他娓娓的讲述,一个立体的黄公望向我们走来,一幅富春山全景图在我们面前徐徐展开。

异族入主的元代,统治是残酷的,汉人在社会的最低层。但元代在中华文化史上又占有自己的特殊位置,这就是独树一帜的元曲元杂剧、医学“金元四大家”和书画的“元四家”。

黄公望是“元四家”之首,本姓陆名坚,平江常熟人,八岁左右过继永嘉黄氏为子。陆坚是神童,黄公斟选过继子极审慎,对陆坚很满意。过继后改名公望,字子久。姓氏名字合则即:黄公望子久。

这是元末明初黄岩陶宗仪《辍耕录》和清初曹楝亭刊本《录鬼簿》的说法,孤证存疑。

公望曾为小吏,为事刚正,45岁左右因累蒙冤入狱,狱后隐于江湖,入全真教。书法诗词散曲,皆有成就,50岁后始画山水,师赵、董等大家,晚年变法,师法造化,简远逸迈,苍劲高旷,气势雄秀,卓然大家。至正七年(1347年),公望年近80岁创作《富春山居图》,至正十年,83岁时,尚未竣稿。最后成画应费时七、八年。

而此画的流传也极富传奇。蒋先生指点,读此画应倒读,先读尾跋,再顺序读画。此画公望遗其师弟无用师,历经沈周、董其昌等大家巨宦之手,最后入清廷“十全老人”乾隆内藏,49年后又渡海彼岸,过程颇为曲折。

大画家沈周是老实又达观之人,对此图珍爱非常,不意送裱时遭遇无赖,图被讹失,沈周无奈,痛心疾首,默成沈氏《富春山居图》。造化弄人,无赖裱家将图售于他人,得画人欣喜若狂,邀沈周共赏,沈周面对先前己物,不急不躁,不讼不官。用白话说,这画就不该是我的。此段故实记于沈周的题记。图几经曲折传至董其昌手中,董是有明一代书画翘楚,困于家衰将图典出,终其一生未能典回。此图清初为吴正志所得,吴传子洪浴,洪浴爱之如命,行卧数十年不离其身,死前殉之于火,被其侄吴真度火中抢出,已焚为两段,主图《无用师本》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余者《剩山图》藏于浙江博物馆。2011年两段在台合壁展出,旋为艺苑一时盛事。

乾隆时,乾隆以皇室之力寻找此图,乾隆在见到此真迹之前,先得到摹本,误以为真,题词满幅达到五十几段,仅次于题词六十几段的《快雪时晴帖》。后得此真迹,心知肚明,但金口玉言,不能改口,只能定真为伪。责臣属题词一段,言“下真迹一等”,这反倒成就了这传世珍宝的“清白”。

这幅传世巨制长636.9厘米,高33厘米,六纸相联,取法董、巨,又新意自出,林峦浑秀,平实奇逸,仙风之韵,道骨之神。蒋先生说,图中人物有七,左首之人向右,是面向未来,右尾之人向左,是回首过去。

一部道家哲学蕴在其中。此图描写的是富春江的秋色,又不唯秋色,春萌夏润秋索冬旷无不有见,是公望人生之旅的回首和浓缩。重复坡公所言:回首向来萧瑟处,也无风雨也无晴。

黄公望不惟是大画家,还是大学问家,但画名太大,学问名被掩,他是全真教”江南的领袖,名大痴道人,学名广播儒道释。曾著《纸舟先生全真直指》、《抱一函三秘诀》各一卷,阐述全真派内丹原理和功法,收入《道藏》传世。

中国画中壶较偏爱山水,山水最爱“二黄”,二黄之画最爱黄公望,公望画首推《富春山居图》,图中最喜中段“平川秋树”。壶不懂画,但感觉子久之前,画中山水有高旷有深远,自子久似才开平远格局。而平远恰是壶之最爱。壶生在平庸,所见山水多寻常山水,所见之人多邻家小妹。怯以为真美就在寻常之中,这种平远的韵致,也以为是老庄一脉道家的真诠。

因为太喜欢,曾拜一书画友人求《富春山居图》中 “平川秋树”段,被友人以“画不来”婉拒。不死心,又拜一人,半年后送来临摹的“平川秋树”段,差强人意。知前婉拒友人“画不来”非托词虚言,那友人攻花鸟。

听蒋先生讲《富春山居图》,听得髙兴,兴之所至,万念上心,信马由缰,收笔了。

蒋先生真是妙人,那么书卷,那么春风,做人就想做这样的人。

------------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V-mnYVqyTWs/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