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壶生的博

壶里乾坤大 腹中锦绣多

 
 
 

日志

 
 
关于我

壶里乾坤大,腹中是非多。虽为凡俗子,不甘自磋跎。兴豪空酒力,对月少悲歌。踱步红尘里,潇洒一过客。注: 《壶生的博》所有的文字均为壶生原创,拥有全部自主产权,保留所有权益。感谢阅读,如有转引请注明和告之。

网易考拉推荐

No.692 难以为继的阅读  

2012-01-27 15:12:33|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总以为宗教情怀最根本的东西是慈悲,而具有这种情怀未必就一定要信某一种宗教,所以也一直以为自已还是不乏宗教情怀的。

知道对宗教的这种理解偏执而且狭窄,但同壶一样理解的大众或许也有,某些人可能再加上一点对因果或来世的畏惧。这后半句暂未进入壶考量范畴。

也可能是最初所受教育的缘故,养成了一种“较真”的思维方式,一种近乎怀疑主义的方式。当然,宗教也是“较真”的,但宗教的“较真”似乎都有一个先验的前提,对这个先验的前提似乎不“较真”,大众多半似乎就是这样。而这个先验的前提给壶的却是一种“或然”的感觉,总希望有人——最好是自己,对这个“或然”,能“验”一下。

壶没有宗教的体验,所有关于“体验”的美妙神奇感觉都是听说。甚至于听说亦不能,因为,据说体验的感觉是不可言说的,悟是个体行为且无法交流和过渡的。也就是说那感觉无法诉诸表述,你也无法去验证。当然,壶没有美妙神奇的体验,根本原因大概是壶对“先验”缺乏理所当然的认同,对“或然”也不该去“较真”。尽管欧几里德的公理也是先验的,但感觉那可以在约定俗成的规则下被验证,觉得这两种先验不是一回事。

二十天前得到一本关于俄罗斯东正教苦修士谢苗书:《俄罗斯精神巨匠:长老西拉》。在当日的《照例淘书》中壶说“长老西拉被称俄罗斯精神巨匠,想来自有其理由。择时细读”,有朋友跟帖“期待你读完《长老》听你说书……”壶回帖“遵命。正在看”。

壶当时确实是“正在看”,但这阅读多少带点自我强制的色彩,是一个阅读欲望和兴趣日见缺少的过程。随后是“忙年”,再随后是“过年”,在“忙年”和“过年”的间歇中读。

正月初一,出外访亲,在行囊中就放进这一册书,意欲造成一种别无可读的情形。在访亲的几天中,除了在酒中厮混,就是和这书厮守。

长老西拉这册生平和精神传记,书名是“俄罗斯精神巨匠”,这题目可以有两种断句理解:“俄罗斯——精神巨匠”或“俄罗斯精神——巨匠”。前者是俄罗斯精神巨匠——俄罗斯的一位思想巨子;后者是俄罗斯精神巨匠——俄罗斯精神的体现和导师。

读后,以为本书意思是后者。

长老西拉“执着地追求上帝的教导,终身不止息地向主祈祷。在长达45年的岁月里,他始终过着普通修士的单调生活,最后悄无声息地离开了人世”,他“以对东正教信仰的虔诚和执着而闻名于世,他的生活以及他关于‘爱仇敌’、‘谦卑’、‘如何祈祷’等的教导,渗透了俄罗斯文化中承受苦难、关注灵魂的特征,展示了东方基督教信仰的精髓。”

他去世后,被君士坦丁堡和俄罗斯东正教会封为圣人。

长老西拉去世于1938年, 10年后修士大司祭索福罗尼著作此书,而在俄罗斯首次出版是20世纪末,苏联解体,俄罗斯国民信仰出现真空的社会转型时期。此时,“东正教的精神遗产也越来越受到国民重视。纵观俄罗斯千年历史进程,以清心寡欲、淡漠权贵和虔信上帝为特征的长老形象一直受到俄罗斯国民的尊重,人们把长老形象看作是超俗和崇高精神的象征。”

所以,本书成为俄罗斯东正教神学典范性作品,长老西拉成为俄罗斯精神的体现和象征。也是一种“时势造英雄”。时势把一位身后的宗教圣人造就成为国家和民族精神的体现和象征。

书封和文前有长老的照片,威仪端庄,戴着帽子或是披巾,长髯飘飘,他“1896年削发做修士,1911年接受苦行戒律”,有一种感觉,这似乎与律宗和尚的修行很类似。因为长老的照片头上戴着帽子或是披巾,看不见是否有头发,“削发做修士”,看来东正教修士也是光头。

粗浅的阅读,感觉长老西拉就是为神而生的,有慧根和孜孜以求的精神。他在成为苦修士之前,对“爱仇敌”和“谦卑”就有自己的理解和作为。服兵役时,他遇到了一个沮丧的士兵,这士兵即将退役,收到了家信,信中说:他老婆生产了。

谢苗(长老西拉)劝这士兵:你去过多次(欢场),“你什么事也没有,因为你是男人,而她因为一次就会生孩子……你在她面前比她在你面前更有愧……原谅她吧……回到家里,把那个孩子当作自己的孩子来看待。你就会发现,一切都会好的……”

那士兵与谢苗谈话后,心里轻松了。回到家中,见到双亲和胆怯窘迫的妻子,吻了她,接过她手中的孩子,也吻了一下。在村里探访亲朋好友,“无论到哪儿去,他都抱着那个孩子……”

书里说,长老西拉那时就清楚地认识到,“每个人都意识到自己的过错——这是人与人之间和平相处的必要条件。

壶佩服谢苗,更佩服那士兵。也喜欢谢苗的这个认识结论,但对这个故事不是太喜欢。以为那士兵在村里探访亲朋好友,没必要象是故意的,“无论到哪儿去”,都抱着那个孩子……

谢苗的苦行生活充满着绝望、毁灭和崩溃,他始终和“意念”做着不歇地斗争,当然还有魔鬼。魔鬼还好理解,关于“意念”壶思想了好久,觉得那也是与“杂念和妄想”类似的东西。“意念”和魔鬼,类似释门修行中的“心中魔”和“身外魔”。

长老是个意志坚定的人,长达45年的斋戒和忏悔,斋戒和忏悔是他一生的业绩。在苦修中他不止一次见到“活基督”,还有圣母。属于被神预选和恩赐之人。

基督徒也是信者得救的,而且神也有预选,“神根据自己的爱寻找人……”,“当神预先得知,他的恩赐在人那里得到了应有的对待时,这个恩赐就会‘不受任何限制地’释放出来。”

关于罪和人的生活,书中说:“罪的本质不在于违反伦理规范,而在于放弃了永恒的神性生活。人是为了神性生活而被创造的,因而人自然地,也就是说按照自已的天性具有神性生活的使命。”

这话对于没有宗教体验的壶来说有点过于高深,总以为生而为人,应该以尽人之责为起码的前提。比如,不违反伦理规范,有自主而健康的生活。不因神性生活而否定和排斥人性生活。做一个及格的人。

这本书在网上很有好评,但壶读得不是很有感觉,或者说是读不懂。卷帙浩繁的书,信息量未觉得很大。壶佩服长老西拉,就象佩服律宗大和尚弘一法师。但佩服和效法为之还是两回事。

不读了。此小文算是对跟帖朋友“期待你读完《长老》听你说书……”的交代吧。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