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壶生的博

壶里乾坤大 腹中锦绣多

 
 
 

日志

 
 
关于我

壶里乾坤大,腹中是非多。虽为凡俗子,不甘自磋跎。兴豪空酒力,对月少悲歌。踱步红尘里,潇洒一过客。注: 《壶生的博》所有的文字均为壶生原创,拥有全部自主产权,保留所有权益。感谢阅读,如有转引请注明和告之。

网易考拉推荐

No.672 “犹太人”三题  

2012-01-03 09:49:56|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劫难

犹太人的祖先是阿拉伯半岛的游牧民族,血缘上与阿拉伯人是近亲,是希伯来人的后裔闪米特人的一支,《旧约》中所谓神的选民。不明白神选中犹太人目的是什么,当然这一点在宗教文献中有阐述,可是仍然不明白。老有一种感觉,以色列人与其说是选民,不如说更象是弃儿。不知犹太人在历史上做错了什么,遭到同类的排斥----二战前和二战中全欧规模的“排犹”,这在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在这个意义上,犹太人毫无疑义的是纳粹和劫难的选民。神对此似乎是熟视无睹不闻不问,如果是天降大任于斯人,这筋骨劳得太残酷也太血腥。

多灾多难的犹太人。《新.旧约全书》中及二战前不说了,二战中死于非命的据统计达到600万,占当时犹太人口的1/2。另一说死亡人数是632万,当时犹太人口是979.68万,几乎是总人口的2/3。还有一说,英国《卫报》、路透社和英国广播公司公布的最新研究数据显示,仅在奥斯维辛集中营4年多(1940-1945)的时间,就有110—150万人葬身于毒气室、焚尸炉,其中有100万是犹太人。

历史真是一笔烂帐,中外概莫能外,活生生的生命变成冷冰冰的数字,数量的差距竟如此巨大。

毒气室、焚尸炉,残忍更有甚于万人坑,这是人类文明史上最惨痛和无耻的一页。

二、巨人

犹太民族是一个多灾多难的民族,又是一个巨人的民族。对犹太人的遭遇壶心存悲悯,对犹太人的智慧充满敬意。犹太人贡献给这个世界的智慧是顶级智慧,是爱因斯坦、弗洛伊德、马克思和马勒的思想和艺术。

爱因斯坦、弗洛伊德和马克思,是人类思想史的三座高峰。爱因斯坦追究“宇宙”的来龙去脉,弗洛伊德研究“人心”的因为所以,马克思致诘“社会”的何去何从。司马迁在《史记.太史公自序》中曾说:“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牵强附会言爱因斯坦、弗洛伊德和马克思的学说,爱因斯坦学在究“天”,弗洛伊德学在论“人”,马克思学在“究天人之际”。时代在前进,沧海幻桑田,但他们所成的“一家之言”在“扬弃”中历久弥新。

说到马勒,马勒之于音乐如同但丁之于诗歌。但丁是中世纪最后一个诗人,又是文艺复兴第一个诗人。马勒是古典音乐的伟大殿军,又是现代音乐的伟大开山。他宏大的交响叙事前无古人,后鲜来者。

马勒是犹太人的骄傲,在音乐的奥林匹亚山顶,马勒是众神中的一个异数,他不是巴赫,也不是贝多芬,你无须仰视。他也不是大小施特劳斯,每年新年音乐会必备的甜点。马勒的乐迷有一个专有的名称:马勒之友。而贝多芬们似乎没有什么“贝多芬之友”之类的称谓。一部世界文化史,似乎只有清季大词人纳兰容若的“粉丝”们与之类似。

三、阿尔玛.罗斯

阿尔玛.罗斯是位犹太小提琴家,与爱因斯坦、弗洛伊德、马克思和马勒相比,她只是一个名鲜见经传的小人物。但她是一个救赎者,是历史最阴暗角落里一束洁白的玫瑰花。我们看过《辛德勒名单》,看过《金陵十三钗》,也许阿尔玛.罗斯的故事诉睹银幕会同样震撼,也许会更让人动容。

贝多芬的交响是宙斯的鼓,拉赫玛尼诺夫的交响是凝重的河,而马勒的交响是汪洋大海在汹涌。在马勒的交响轰鸣中,分明可以感受到犹太人的感伤和宿命,这种气质中的感伤和宿命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况味,是坎坷生命历程留在犹太人基因中的烙印。

罗斯之家是个音乐的家庭,她一生直至现在都被隐身在父亲、舅舅和曾经丈夫巨大光焰的阴影下。她的爸爸阿诺德.罗斯是维也纳爱乐的首席小提琴,她的舅舅就是伟大的古斯塔夫.马勒,她曾经的丈夫是被誉为欧洲海菲茨的捷克小提琴大师普利荷达。

这个美丽的女人,她短暂的生命充满了坎坷和变故,她的生命在坎坷和变故中放射着夺目的光辉。她生命最光彩夺目的岁月是19431944的一年间,在奥斯维辛纳粹集中营。

阿尔玛.罗斯和普利荷达的婚姻只维持了数年,古斯塔夫.马勒、阿诺德.罗斯和阿尔玛.罗斯本人都让普利荷达有一种无形的压力,让他觉无法快乐和风流倜傥的生活。婚姻在1930年到1935年的五年相携出游中走到了尽头。

离异使小鸟依人的阿尔玛变成了生活的强者,她领衔的华尔兹少女女子沙龙乐团风生水起,大获成功。而此时“排犹”的前奏已在全欧奏响——各地都在区分犹太人非犹太人。未雨绸缪,1939年阿尔玛在布鲁诺.瓦尔特的帮助下将父亲移民英国。不过,为了生计阿尔玛又回到荷兰,重新开始私人演出。

某一天纳粹敲开了她的房门,她欺骗纳粹说,自己不是犹太人,暂避一劫。但在逃亡瑞士的途中却不再幸运,身份暴露的阿尔玛,被关押在法国德兰切引渡站,1943年押往奥斯维辛集中营。

离异使阿尔玛开始了强者的生活,而“奥斯维辛”使阿尔玛担负起救赎者的使命。音乐是她的救赎之剑,她成立了狱中女子交响乐团,对半瓶子醋的业余选手进行严格训练。她们知道:在乐团里多呆一分钟,就意味着少一分进毒气室的可能。

在有关集中营交响乐团和阿尔玛不多的记述文字中,凡娅. 凡尼隆在书中把阿尔玛描述成无情又充满控制欲的女人,对此同样死里逃生的一些女狱友们作出抗议。理查德.诺曼在书中写到,阿尔玛用招募乐手的方式,救下了许许多多的生命(还包括了一部分非犹太女孩)……她是女英雄。

阿尔玛在毫无尊严可言、生命随时都可能被剥夺的环境中,进行着艰难的救赎。阿尔玛的一生是短暂的,她沒能活着走出奥斯维辛。她永远活在集中营交响乐团幸存者和世人心中。她诠释着勇敢、抗争和乐于助人。

阿尔玛.罗斯,1906年生于音乐之都维也纳,1944年死于纳粹集中营奥斯维辛,原因大概是食用了一个变了质的罐头。这一年她38岁。

--------------

(关于阿尔玛.罗斯可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df739c0100taem.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92)|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