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壶生的博

壶里乾坤大 腹中锦绣多

 
 
 

日志

 
 
关于我

壶里乾坤大,腹中是非多。虽为凡俗子,不甘自磋跎。兴豪空酒力,对月少悲歌。踱步红尘里,潇洒一过客。注: 《壶生的博》所有的文字均为壶生原创,拥有全部自主产权,保留所有权益。感谢阅读,如有转引请注明和告之。

网易考拉推荐

No.897 读2012年3月号《万象》  

2012-11-12 13:35:04|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1

壶喜欢看书,也喜欢看杂志,在早杂志看得比现在多,高峰时能有数十种,早期的《读书》、《科学画报》、《读者文摘》(那时还没有因为版权和美帝冲突而缩名为《读者》)和《文史知识》等等都是逐期看,一期不缺。

不大再看杂志是出版物大幅度涨价之后,当一册二三角钱的杂志变身几元或十几元,就有踌躇、选择和放弃了,除了经济原因,也有兴趣变化以及以为杂志也变化的原因,比如,总感觉现而今的《读书》不能与在早的《读书》同日而语,也许是《读书》没变,读那书的人变了。还有一个挺大的原因,杂志不便保存和检索。最早读《废都》和《丰乳肥臀》是在《十月》和《大家》上,当时用心地在杂志封面上,贴上写着《废都》、《丰乳肥臀》的字签,但现在那些杂志不知道在哪儿呢?对于保存和复读,书要好许多。

不大再看杂志,是指大体而言,也有例外的始终在保留,《万象》从创刊到现在一期不缺,其中停刊复刊,为缺期也被折腾,为配套还买过高价的。《三联爱乐》从2008年每期增加了“古典音乐欣赏入门”,在广州见到第12期(“古典音乐欣赏入门”的编号第12期),至今也是逐期买和看。

济南是山东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但壶挺为它这“中心”惭愧。政治中心应无疑问。经济和文化是不是中心不太知道,也是吧,但很难说惟一。比如说,在济南购买《万象》和《三联爱乐》就不是很容易,青岛要好得多。《万象》先前致远和三联有售,现在好象谁也不售了。好在《三联爱乐》三联还在卖。

幸好现在网络发达起来,从去年末开始就是同事小程代壶在网上购卖《万象》和《三联爱乐》,送书上门,多少还能省两个。今早听新闻联播,其中说,昨天光棍节“网购”破百亿,是一场购物方式革命的开始。网购同壶的瓜葛仅限于购几册书,同事中有两位年轻女同志,几乎天天都有快递员光顾。今早新闻联播中也说,网民要理性购物,防止“网购”成瘾。看来任何东西都是双刃剑。

一上班,就有快递员光顾,这回是为壶服务,上周小程代订的《万象》和《三联爱乐》送来了。

打开箱,是11册崭新的书,2012年《万象》从3月号到7月号5册,2012年《三联爱乐》从4月号到10月号6——3月号和9月号,不知为何没有——还得再设法找。

按耐住急切的心情,处理完手头事务,在冬日和煦的暖阳下,翻书——3月号《万象》翻起。

02

3月号《万象》p108页是李文俊先生的一篇短文,题目叫《杨绛先生的“解放”》,读后很莞尔。

李文俊先生是壶喜欢的翻译家,手中有几册他译的“福克纳”。壶对翻译家有一种特别崇敬,当然是指傅雷、汝龙这祥真正的翻译家。以为好的翻译家都是有学问和功力的人。对能翻译的作家也高看一眼,比如能翻译米兰.昆德拉的韩少功。翻译同“创作”有不同,不大好蒙事。大作家里浪得虚名的不少,大翻译家里蒙事的没大见。

李先生这篇短文写的是杨绛先生在“干校”中的几件小事,李先生说是“趣事”,壶读后觉得是酸涩而有趣。

“运动”进行到“解放与落实”阶段,相应人等“只要表个态,认个错”,即可重返革命队伍。这足以说明折腾你没错,把你从坏人堆“解放”,给你“新生”,你应该感激涕零。也不知道你是怎么入的“地狱”——这就是某些人一再怀恋的“文革”。

杨绛先生是智者,她看出了其中的“窍”——“给运动领导者搭一个下来的台阶”。

某天,杨先生在锅炉房附近贴出一张“认罪书”,其中,承认“过去在群众面前有些‘搭架子’……并没有实际内容”, 领导者有了台阶,此后,“杨先生便是革命群众中的一员了了”,“杨先生这招是举重若轻,非常高明。”

杨先生这一招的确是非常高明,在流氓政治的特殊时候,不去跟流氓理论,而是推手借力,自己“解放”自己。杨先生不愧是吴中女杰、太极高手,极高妙的生存和生活智慧,很有示范作用。但是壶以为,这种本领可以有,不过最好如屠龙术,没有用武之地。

03

3月号《万象》p110页和p119页的两篇文章,前一篇题目是《天涯妙人》,后一篇题目是《我的“大批判组”生涯》。两篇文章都有可读。

《天涯妙人》写的是作家周素子的事,周素子大学时被打成右派,开国门后,旅居新西兰。她写了很多书,其中追忆了当年的生活。素子书中有《育女记》、《户口的故亊》等篇章。素子生二女儿时,吃食“无任何肉食油荤,粮食里还掺和着多种草类。那可是二十世纪,而不是神农尝百草的时代啊!”靠拣破烂鞋底艰难为生,曾有八个月无户口,这就意味无粮,为此,她“颠沛流离,多次申诉求告,也多次被关押驱赶。”素子的文字是淡淡的,文中有落难中底层人的人性之美,她说“还是底层好人多”。

这文章共三节,第二节跟周素子无关,觉得也与文章题目无关,写的是顾城、谢烨、李英(麦琪)的事。顾城夫妇的感情纠葛和“命案”,“每个人因观念经历不同各有判断评说”。事后,顾城绝笔之作《英儿》畅销,李英出版《魂断激流岛》,顾乡(顾城姐姐)出版《我面对顾城的最后十四天》……

“涉及悲剧的几个方面因立场情感不同,对那场悲剧做了不同的解读。然而,在这些解读中,以谢烨为第一人称的叙述完全缺席。”……“李英后来改名叫麦琪,并否认自己是英儿。而那个男性第三者听到惨剧时立即否认了他与谢烨的关系。爱到底是什么?”

读文至此,惟剩一声叹息!

《我的“大批判组”生涯》的作者叫张鸣,写的是文革的一段故实,类似的事壶也有记忆。不知这个张鸣和网易博客上的张鸣是不是一个人,觉得是。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