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壶生的博

壶里乾坤大 腹中锦绣多

 
 
 

日志

 
 
关于我

壶里乾坤大,腹中是非多。虽为凡俗子,不甘自磋跎。兴豪空酒力,对月少悲歌。踱步红尘里,潇洒一过客。注: 《壶生的博》所有的文字均为壶生原创,拥有全部自主产权,保留所有权益。感谢阅读,如有转引请注明和告之。

网易考拉推荐

No.898 不通外文的遗憾和汉字注音的乐趣  

2012-11-13 13:15:27|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淘书时看到一册民初时的英文小字典,注音不是国际音标,而是汉字,这让壶觉得很亲切,这办法壶用过。因为亲切,就想拿回来。但摊贩索价很高,说这书是民国的。在早这小书也就三五块线,于是作罢。这册汉字注音的英文小字典,叫壶想起一些早先的事。

壶平生憾事多多,其中之一就是不通外文,但当初也不是没有学过外文,不仅学过,而且学过三次。第一次学是1971年,上初一时。

那时初一不叫初一,叫六年级,而且也不叫年级,叫连。因为最高指示说:教育要革命,所以教育实行九年一贯制,理论上就是一气从一年级上到九年级,实际是五二二分段,就是小学五年、初中二年、高中二年。所以,我们初一,就叫六年级。又因为“革命”了,统统套用军事建制,所以年级不叫年级、班不叫班,年级叫连、班叫排,学校叫营。从一年级到九年级,顺次称一连、二连……九连,这叫法现在看,显然很混蛋,连与连是平行平等建制,不存在高低等级差。壶在六连四排,为了不这么别扭,翻译着说,就是六年级四班,也就是初一四班。我这么说,您就不糊涂了吧。

那时不光学校改称呼,全社会都改。附近有一个叫省工业设备安装公司的单位,改名叫省工业设备安装团。长大以后又知道,在官本位的体制中,这个单位的行政级别卡县团级。

那是我第一次学外文,是英文。记得很清楚,第一课是“毛主席万岁!”刚一开始兴趣还浓厚,后来兴趣就寡然了。记得有一次老师布置作文,题目叫《我的一家》,要求写实,我就在作文中把自己变成独生子女,实际有一个妹妹,为了节约单词,把妹妹给抹杀了。想把自己写成孤儿,没敢,觉得孤儿字数篇幅都太少,再说也觉得不吉利,那老师认识壶的爸妈。那篇作文是按汉语习惯(语法)用英文单词组织的,直说就是拼凑的。后来知道英文初入中国时,有一种英语被称为“洋径滨”英语,想起壶那篇英文作文,就应该是最初级最拙劣的“洋径滨”英语。

这是第一次学外文,结果可想而知。厚因不用到身外找,同是在乱哄哄“教育革命”的环境中,人家也有外文学的很好的。第一次学外文最后的记忆,是知道英文字母是26个,在学数学和物理时常用。

第二次学外文也是英文,是1977年。那时己经穿上了工装,在工厂学徒。第一次学外文是被动地,这次是主动的。文革后百废俱兴,青年人学习热情空前高涨,壶当时不到20岁,也算是青年人,学习热情也高涨。省广播电台搞英语广播讲座,受一个好朋友影响,壶也买了教材,准备真学。广播时间是晚上,正赶上晚上加班,还专门请了假。

备好纸笔,手执教材,端坐在收音机前,只待讲座开始。但天不作美,突然遭遇停电,当时用的是交流收音机。倒是也没着急,以为停电讲座不播了,会顺延改明天播。

第二天问朋友,朋友说:播了。他听了。朋友看壶很疑惑,对壶解释说:你以为你家那片停电,广播电台也停电呀……

按说讲座一次没听上不是什么大事,但是这事对壶脆弱的心灵的打击是巨大的,学习(英语)的积极性空前受挫,第二次学英文无疾而终。其实,还是自己学习精神不够顽强,壶那好朋友就坚持下来了,能连蒙带猜的看英文诗。他当时想当翻译家,特喜欢拜伦和雪莱。不过,后来他没当翻译家,而是当官了,现在当到了一个地级市的气象局长了,英文也派上了用场,在他晋高级职称时。

第二次学英文虽然无疾而终,但学习是主动的。第三次学外文则又是被动地,学的还是英文。那是1986年,单位给了一次读大学费用报销的机会,于是,壶和四位同事报考参加了一个大学函授班。那时比现在有正事,是真学真考,别的还好说,高数和英文真是不易。仗着年轻,每天中午在走廊地板上用粉笔写单词。功夫不负苦心人,竟然以80多分的成绩通过了考试。不过,时至今日,所有记忆己荡然无存。

不通英文于壶是一大憾事,当初很害怕,因为那时有一个说法:社会发展,不通外文就是文盲,就会被时代车轮甩在后面。壶那时是想进步青年,不想被时代抛弃。后来文盲条目,又把不会电脑、开车也列在其中。现在想想,实属耸人听闻,不搞生产、开发、维修,单纯讲使用,电脑和开车也就是一项技能,连单纯的谋生手段都难算上。单位的打字员早就改行干别的了,总机守机员也变成电子监控值班员了。专职司机,国家的单位还有,私营老扳早就自己兼职了,尤其是小一点的。

不通外文有所不同,这要严肃得多,但也不致于那么严重。生活在当下中国,干着同同胞打交道用中文交际的事,也没见那些会英文的能在哪儿。现在公路客运发达,豪华大巴营运之初,号称航空服务,比如你坐上济南到烟台的“大禹”或“沃尔沃”,一个靓丽的乘务员,在车启动时会向乘客问好致意,先汉语后英文,然后发食品——饭量小的能当一顿饭。现在,问好致意光剩中文了,发的食品也就是打打牙祭,虽然票价长了三多之一还多。

社会进步的步伐没有“文盲论”们说得那般快,即使不通外文,在中国也还是“水中鱼”。虽是这般说,不通外文,毕竟有所不便,于壶是损失些许乐趣。比如,沈公和宝爷的文字中有时杂有英文,而且直觉那都挺关键,对于颇有格物致知精神的壶,这很麻烦,就得求教于人或是上网查。

小宝上世纪九十年代说过:“‘最坏的标准并不复杂:谁认为自己是‘最好’,要求古今中外男女老少都follow me,谁就是‘最坏’”。

求教于人又查百度,知道follow me的意思是,跟我来……跟我来……跟我走……跟着我……

哈哈,原来如此,这个宝爷。朋友告诉壶,宝爷这种行为就叫“高级黑”。

这册汉字注音的英文小字典,汉字的注音单读也很有意思,比如“星期六单词是Saturday汉字的注音是“杀头的”,通过就个另有意义或者说意义无干的读音,很容易记住了Saturday的读音。问一个懂英文的朋友:这发音对不对?朋友说:差不多,读快点就是了。

 这朋友英文不错,看美国电影都是看原版的。朋友说:有些发音用汉字注音更妙,能和意义联系起来。有一部美国电影,对白中有一个名词“危险的(dangerous”,汉字注音可以用这四个字:单脚拉屎。

壶乐了,“单脚拉屎”是够危险的。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