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壶生的博

壶里乾坤大 腹中锦绣多

 
 
 

日志

 
 
关于我

壶里乾坤大,腹中是非多。虽为凡俗子,不甘自磋跎。兴豪空酒力,对月少悲歌。踱步红尘里,潇洒一过客。注: 《壶生的博》所有的文字均为壶生原创,拥有全部自主产权,保留所有权益。感谢阅读,如有转引请注明和告之。

网易考拉推荐

No.910 老卢说“火候”  

2012-11-23 06:04:00|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卢说:先说一个段子。

一哥们在一个陌生的城市一条陌生的大街上——应该繁华大街相对人又疏落的时段,内急不堪,举目四望,“一号”渺渺不知处,死的心都有了,无奈之下躲于树后,掏出那物件,正欲一泻了之,以脱生死尴尬。谁知此千钧一发之际,不知从何处突然闪出一红袖章:“随地小便,接规定罚款十元。哈哈,我盯好你一会了”。

哥们一激灵,尿意给吓没了,也来了精神:“谁随地小便啦?我自己的东西掏出来看看,不行呀?还罚款十块,有这规定?”

 

“瞎编的。瞎编的。”萍儿一边笑,一边一叠声地说。

“段子。姑且听之,别太认真。”老卢也笑了。

萍儿还不算完:“不可能,憋成那样还能把尿吓回去?再说,真要把尿吓回去还不得作下病。那红袖章也太坏了。我不信。”

对认真的萍儿,老卢有点无奈:“瞧你操这心,我也不信。这就一段子,领会精神。”

老苏来了兴趣:“啥精神?”

老卢说:“火。我也觉得这红袖章太坏了——欲擒故纵,不过,心虽坏,但道业不够。火候掌握的不好,不应该哥们刚掏出来就抓,再等等,己经等了一会,就不在乎再等一会,等他一泻如注,抓他个现行,看他还有啥话可说。如此性急,火候不到就揭锅,结果前功尽弃,功亏一篑。”

“你更坏。”老苏说。

老卢没理老苏:“到底是街道干部,历练少,城府浅,虽有心而力不逮”

 

老卢说:再汫一个故事。

许多年以前,读过前苏俄幽默讽刺作家左琴科的一个集子,其中有一个故事现在还有印象。

说是“我”在公交车上,人不是太多,也不算拥挤,在车门旁边有一个无人看管的鼓鼓囊囊的包,一个小伙子几次伺机去拎,显然这个包不是他的。“我”看到这种情形,若无其事的走到小伙子和包之间,故意把包碰倒了,然后扶起来,喊道:“对不起,这是谁的包?”

闻言,小伙子在下一站车停时,匆匆下车了。

过道对面一个老妇人愠怒地说:“多管闲事,都快上勾了。”

“我”说:“你的包放那么远,就不怕被偷了?”

老妇人说:“偷什么,里边是废报纸,我用这个办法,上星期抓了三个小偷,今天要不是你多事,就又抓一个了。”

“我”压抑着心中极端的厌倦:“你这是在制造小偷。”

老妇人还在喋喋不休地埋怨“我”,然后车到站,她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拎着她的报纸包下车了。看着她精神矍铄渐行渐远的背影,“我”在心里恨不能掐死她,她就像毒气,败坏着我们苏维埃的空气,制造着犯罪和罪犯。

 

老卢讲完了。大家都在沉默。萍儿说话了:“这老太婆是太坏。”

老苏说:“是呀。能拉一把拉一把,拉一把大家都是好人,推一把就多一个坏蛋。这也是欲擒故纵,而且炉火纯青——候掌握得也好。要不是遇到那个‘我’搅局,在界线上徘徊的小伙子,就被老太婆制造成小偷了。”

老卢说:“这情形熟悉不?”

“嗯?”大家都觉得老卢话里有话。

老卢:“欲擒故纵、引蛇出洞、阳谋……”

 

老卢说:前两天看了一篇博文。

这博文是关于胡思杜的。胡思杜是胡适之的小儿子,49年以后,父子分道扬镳,老子去了美国,儿子留在了大陆。儿子不愿追随老子,他说:我又没有做什么有害共产党的事,他们不会把我怎么样。解放后胡思杜被派到华北人民革命大学(中国人民大学的前身)政治研究院去学习, 1950922日,在《大公报》上发表《对我父亲——胡适的批判》,斥责老子是帝国主义走狗及人民公敌,表示与之划清界线,断绝往来。

学习后,胡思杜被分配到唐山铁道学院(后迁四川,即西南交通大学),在马列部当讲师,后来任马列主义教研组资料室主任。他努力工作,不甘二等公民、“原罪”之身,追求进步,积极要求入党。1957年有关方面广泛动员,他响应号召就教学改革积极进言,报纸连续进行报道。不料,时至5月中下旬风云突变,20日《人民日报》以《河北高等学校教授针对教育领导工作提出批评》为题,报道胡思杜使用卑鄙手段妄图夺取学校领导权,文中特别注明胡思杜是胡适的儿子。自此,胡思杜从拥护党的积极分子,变成汉奸、走狗、卖国贼胡适余孽和妄图篡夺革命领导权的阶级异己分子。

炼狱开始了,随着反右深入,胡思杜多次被拉出来示众、批斗、口诛笔伐,被定为向党进攻的资产阶级右派分子。不解与恐惧使他绝望,于9月某晚愤而悬梁,年37岁,孑然一身。

 

胡思杜1957年短短的半年,最好的诠释了欲擒故纵引蛇出洞

老卢叹了口气:这火候掌握得多好——炉火纯青,而且,光见有添柴的,没见有搅局的。

 

老卢说:火候在中国话里是很奇妙的词,很形而上,充满玄机。厨子玩得就是火候,司药玩得也是火候,铁匠玩得还是火候。腐朽还是神奇,就在于对火候的拿捏。引申可以是修养程度、道行深浅。其实一言一蔽之:就是恰好的时机。

段子里的红袖章,道业浅,不喑火候。故事里的老太婆倒是炉火纯青,不过威权不够,可以被搅局。要数火候拿捏最好的,还是政治家,没人敢搅局。玩死你,人家那还叫“阳谋”。

丁酉”、“丙午”之鉴不是太远呀。老路真是走不得。

 

  评论这张
 
阅读(175)|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