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壶生的博

壶里乾坤大 腹中锦绣多

 
 
 

日志

 
 
关于我

壶里乾坤大,腹中是非多。虽为凡俗子,不甘自磋跎。兴豪空酒力,对月少悲歌。踱步红尘里,潇洒一过客。注: 《壶生的博》所有的文字均为壶生原创,拥有全部自主产权,保留所有权益。感谢阅读,如有转引请注明和告之。

网易考拉推荐

No.892 路考  

2012-11-07 17:18:03|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立冬,是个风和气暖的大晴天。晓敏今天起得较往常要早,七点钟驾校的张教练在小区南边的路口等她,捎她去107国道。今天是路考,如果顺利,上午她就可以拿到驾照。

昨天下午考试抽签,张教练这车上除了一个小伙子抽在夜考,其他四个人都抽在白天考。

张教练车上晓敏来得最晚,请假也比较多,但她笔试、倒桩都是一次过,今天的路考她也没当回事。五个学车的其中有三个是女的,那两个女的都比她大,其中一位三十出头,晓敏喊她丁姐。另一位比丁姐稍小,晓敏喊她邱姐。

丁姐也是上午考,但丁姐以往没有晓敏运气——这是丁姐自己的话,笔试不知几次过的,倒桩考了两次,路考这也是第二次,丁姐对路考比晓敏当回事。

教练对晓敏很放任,好象晓敏不是去考试,就是去取证。但对丁姐的关心要多一点。

张教练岁数不大,三十五六岁,比五个人中岁数最大的老韩差不多小十五岁。教练人年轻,长得又帅,简直象个韩国大男孩,但有阳刚气。没见过他绷脸训人,怜香惜玉,说话多半是开玩笑说。五个学员中有三个女的,女人和机械可能天生有隔阂,教女学员,教练要比教男学员费劲。当然,这是就一般情况而言,特例除外。比如遇到晓敏这样的能修自行车、组装电脑的女学员,情形就不一样了。

张教练是个挺有意思的人,最让晓敏忍俊不禁的是,昨天抽完签,五个人有四个人抽在白天。教练一高兴,竟在操场跳起江南style”,还招手对晓敏喊:“‘元芳’,一块来呀。”

弄得原本就爱闹的晓敏把持不住,拖着把椅子就“下场”了。

师徒俩一个站立蹲裆,一个椅上马步,脚步踏踏,鞭儿摇摇,不亦乐乎,引来众多围观者,欢声阵阵。把驾校张校长也引出来了,张校长故意绷着脸,狠狠瞪了教练一眼。教练一吐舌头,舞蹈停止,在一片哄笑中师徒俩消停了。晓敏知道张校长是张教练的爸爸。

张教练挺招人喜欢,晓敏也挺喜欢他。他也属大龙,长晓敏一轮。晓敏没见过他夫人,但见过他十来岁的女儿,是个小美人。晓敏暗地里恨恨地想,怎么碰上的好男人都有主了呢?生之也晚,没赶上庞学勤、赵丹,遇见这么个张教练也不是自由身。这世上有情趣又“男人”的男人真是越来越难碰到了。怪不得凤凰卫视的某当家花旦振振有词地说:遇到了就抢呀,谁抢到就是谁的。

“花旦”这话晓敏不认同,晓敏觉得,抢来的东西在真正意义上不是自已的。你能抢来的东西,别的人也能抢走。再说啦,颠覆一个平衡,代价太大,新的平衡也未必就稳固,想必也会老有一种负疚和负歉的感觉。不过,这个大男孩可以当个很好的朋友和哥们。

张教练对丁姐是挺关心,前两天在车上,轮到丁姐开,动作生疏、别扭。教练笑着说:“你老公平时不帮助你呀?也不给你指点?”

丁姐说:“他才不管我呢?老想看我笑话。”

教练笑了笑,没再往下说。教练和丁姐的老公认识。

丁姐家在城市边缘的城乡结合部,城市扩建,修新客站。她家在拆迁范围内,补偿了两套房子,不知是不是还有现金。按人头每人每月还发一千多块钱,月月不断,衣食无忧。有的人找点事干,丁姐的老公就开了个棋社。有的人啥也不干,不少人是信教进礼拜堂,或者进棋社打麻将。这种情况在城乡结合部拆迁致富的人中不稀罕。

丁姐的老公虽然开棋社,但自己不下场。闲来无事好去拍奖,人有福就如同发大水,挡都挡不住。接连拍中大奖,税后净剩四十多万。弄得和棋社邻居的那个拍奖站,“拍客”盈门,生意贼火,他倒反而就此洗手了。

丁姐说她老公不管她、老想看她笑话,也不是瞎说。衣食无忧,丁姐啥也没干,就在家带孩子,小女儿上小学二年级,其实有姥姥姥爷接送,丁姐挺闲的。

说起女儿,丁姐很不平。就因为生了个女儿,丁姐在婆家和老公眼里不是很有地位。

“生男生女是老爷们的事,怨我呀!”丁姐用宋丹丹的小品发泄着一腔愤懑。丁姐现在就是想“人大”能早点让生二胎,好生个儿子,争口气。偷着生,丁姐不干,生就光明正大理所当然地生。

其实,丁姐用不着学车,她学车是为了找点事干,老公不闻不问,还净说风凉话,说她笨,学不出来。

为找点事干来学车,最后变成了为争口气。

前几天,他们在郊外公路上练车,人到的比较齐。轮到老韩练,有点手忙脚乱的。教练笑着说:“过几天路考你可别这样。”

教练又说,他以前带的学员,也有一次考不过的,考不过的基本有一个算一个,不是说考官不好,就是说车不好,就是没有一个说自己不好的。最逗的是一个姐姐说自己那天穿的鞋不好……

满车人“哄”的一声都笑了,笑得最响的是丁姐。丁姐和大家在一起很快乐。

…………

晓敏今天很高兴,昨天晚上爸爸的手机卡上没钱了,问她:“附近还有没有别的充值站,原来街口那家改成卖酱鸭脖的了。”

她说:“不用,我在网上给你充。”

“怎么充?”

“用妈妈的户头充。”

最后用妈妈的户头,给爸爸充值二百元、爸爸给她一百元——就是说:妈妈户头损失二百元、爸爸节省一百元、她收获一百元。

哈哈。她不是想要钱,她是觉得这事特好玩。真高兴,她觉得这是个好兆头。

…………

107国道在远郊,路考现场人很多,据说明年考驾照要改办法,难度会增加,所以,今年学车的扎堆。就好象今年年轻人扎堆结婚,要赶着生个“龙娃娃”,或是避开明年所谓的“寡妇年”。

张教练车上白天考试的四个人,晓敏和丁姐上午考,老韩和小邱下午考。

…………

上午考试结果出来了,晓敏无惊无险,一次通过。丁姐有惊有险,两次机会都用了,最终还是没通过,得参加补考。关键是今年不安排补考了,补考得明年。明年补考,不知又改什么章程了。再是老公不知又得说什么风凉话——唉,这口气没争上。这让丁姐很有点气急败坏。

老韩和小邱下午考试,张教练得在哪儿陪着。等晓敏领出证——驾照,晓敏和丁姐乘公交车往回走。

领驾照还有个仪式,领证的站举起右拳,有一个管事的领着宣誓,誓词中有一句是:不酒后驾车。仪式挺好玩,象入党或是电影《少林寺》中的受戒。

在回来的公交车上,丁姐喋喋不休骂骂叽叽:“什么破考官呀!不就挂挡晚一点吗?有什么了不起的?一个大男人对女人这么严干嘛?”

这是对考官。

“什么破车呀!一点都不好用,挡都不好找。现在都开自动挡,考什么手动的呀。”

这是对车。

晓敏维持着笑容,讨好地听她絮叨。她过了,丁姐没过,她好象有一种做了亏心事的负疚感,有听丁姐絮叨的责任和义务。

教练说的真对:是考官不好,车也不好,就是她没有什么不好。

晓敏使劲憋着,惟恐一着失控,肚子里膨胀的笑会喷突而出……

“我今天穿的这破鞋也不得劲……”丁姐的话嘎然而止。

她和晓敏都想到了教练说的第三“怨”——

…………

 

  评论这张
 
阅读(179)|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