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壶生的博

壶里乾坤大 腹中锦绣多

 
 
 

日志

 
 
关于我

壶里乾坤大,腹中是非多。虽为凡俗子,不甘自磋跎。兴豪空酒力,对月少悲歌。踱步红尘里,潇洒一过客。注: 《壶生的博》所有的文字均为壶生原创,拥有全部自主产权,保留所有权益。感谢阅读,如有转引请注明和告之。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No.708 再说鬼神观念  

2012-02-10 17:06:23|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上篇小文《No.707鬼神的观念》的尾段,壶说“关于鬼神的观念父亲给我的教益最深”。父亲是个无神论者,他的“鬼神观是从苦难中形成的”。有他的影响,壶大致也算是个无神论者,只是纯粹的程度差些。现在思想解放了,不象过去因信仰可以获罪,甚至引来杀身之祸。于是,身边有了那么多直言不讳、真真假假、似是而非的有神论者。但说句不恭的话,以为这其中的大多数是“少敬多畏”的,是一种“礼多神不怪”的祈福心态,未必然是信仰其有,恐怕更多的是“万一有呢”。

就象是对“文革”、“肃反”等话题一样,对“鬼神”话题,在一般的聊天中,壶是回避的。壶取孔夫子的态度,“子不语神怪力乱”、“敬鬼神而远之”。

壶以为中国自先秦百家诸子以降,二千多年的思想史,对鬼神态度最高明的就是孔夫子。

二千多年的思想史,大思想家里旗帜鲜明非“鬼神”的可能就是东汉的王充。王充著有《论衡》传世,这是中国最著名的无神论著作。王充认为,“人有生即有死。人所以能生,由于他有精气血脉,而‘人死血脉竭,竭而精气灭,灭而形体朽,朽而成灰土,何用为鬼?’他认为人死犹如火灭,火灭为何还能有光?他对于人的精神现象给予了唯物的解释,从而否定鬼的存在,破除了‘善恶报应’的迷信”(引文自百度)

可见,王充是唯物那一头的,而且他否定“善恶报应”,让一向对现状逆来顺受的国人太绝望。一个没有“善恶报应”寄托的将来,会让人更痛苦和幻灭。所以,除了“批林批孔”时,王充没有多大市场,不是太走红。

其实,孔夫子敬祖先、重礼教,始终注重的是个人道德修养,致力的是人世伦常、秩序建设,一直都认为他不是一个有神论者。“子不语神怪力乱”是不讨论,“敬鬼神而远之”是不来往。如此说,在很大程度上,有与民为善、和光同尘的因素。当然,夫子也给“敬鬼神而远之”,加了个富贵在天,生死有命的注脚。但是,对这个注脚壶是不持认真态度的。

纵观一部《论语》,夫子对怪力乱神是明显贬斥和否定的。举《论语.先进》篇为例,季路问事鬼神。子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曰:‘敢问死。曰:未知生,焉知死?’”诚如鲁迅先生在《中国小说史略》中所言:夫子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等实用为教,不欲言鬼神

对“鬼神”壶取孔夫子的态度,在一般的聊天中回避,也是和光同尘。因为,感觉那种较真“有与无”挺没劲,没有多大意义。对此,人尽可以各执己见。有与无是个或然,没有证据其有,不去跟着说有;没有证据其无,不去跟着说没有。姑置不论。

父亲、孔夫子和王充们给壶以鬼神观的启示,生活也给了壶一些启示。

曾经看过一本名叫《大气功师》的书,这书的作者本是一个大作家,后来成了“通人”,从改革到宗教、医易,直至婚恋指南都有著作。“通人”大作家和一个泰斗级的大科学家一样,尤其力挺特异功能。记得“通人”的《大气功师》书中说:三国时走马荐诸葛的徐庶还健在、一帮气功师用气功干预大兴安岭火灾、高人站立山颠看中华大地上空阴云翻腾——时值文革,翻书至此,壶自摸额头,弄不清是自己在梦中,还是“通人”在说梦话。

对鬼神私意亦以“梦话”观之。纵眼看去,横眼看来,我们的世界从来就不是一个风平浪静的世界。有相对凊明的时候,更多的时候是阴霾不绝。冤魂郁结足可弥天障地。

可我们既没有看到神明救助,也没有看到冤魂索命,更没有看到恶有恶报。评反和“解放”有,身后否定也有。

1937年的南京、1940年的卡廷和奥斯维辛,无论那一路神明都视若罔闻,听凭人间恶魔的暴虐。而一衣带水邻邦有学者还在年复一年的祭奠战犯和“证伪”,而卡廷的责任方直至50年后才承认此事,这还得感谢无私而具有忏悔精神的戈尔巴乔夫,此前斯大林们一直致力混淆视听和嫁祸于人。

因为电影《辛德勒的名单》而被世人家喻户晓的辛德勒,是一位在道德上颇被议论的德国商人,二战期间,他诱逼犹太人投资,再廉价雇佣犹太人做工,大发战争财,但他又是一位伟大的救赎者。耶路撒冷宣布他为义人,许多幸存的犹太人及其后代每年都祭奠他的亡灵。因为他在战争期间保护1100余名犹太人免遭法西斯杀害。史蒂文·斯皮尔伯格用影像定格了辛德勒的不朽。

这样的救赎者,我们也有,也许更伟大。其中有一位叫赵朴初。与辛德勒不同的是,这是一位没有任何道德议论的圣者。

1937年,八一三淞沪之战的第二天,一支1000多人的特殊队伍从市区向北行进,带队人手执一面红色十字小旗,大声地呼喊着:你们跟我们走!这个冒着流弹带领难民逃离战火的人就是赵朴初。次日,沪上报童执报叫卖:看报!看报!赵朴初菩萨再世,侠肝孤胆护难民!11月淞沪沦陷,在圆瑛、赵朴初等人领导下,数十个难民收容所收容难民五十万。

所以,壶以为真正的救赎者,在人间,是人。是有慈悲胸怀的赵朴初和阿尔玛.罗斯们。

说到冤魂,壶以为以往无数世纪,无数的冤魂郁结足可弥天障地。南京、卡廷和奥斯维辛不去说了,光一个文革就有多少呀,但一切都成了无主债,时间过去尚不足50年,竟有那么多人为那时候评功摆好。一个康生被钉在耻辱柱上,而许多个康生还再被歌功颂德。

如果有冤魂,严凤英应该是最冤的魂。如果有厉鬼,张志新应该是最厉的鬼。严凤英和张志新们应该手执正义之剑,斩尽人间妖孽。也真希望有鬼有魂,惩处妖孽,伸张正义

但很失望,神明不语,鬼魂无言。斯人去己去,只留下她们俏丽的笑靥在“百度”上和你对视……

 

  评论这张
 
阅读(181)|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