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壶生的博

壶里乾坤大 腹中锦绣多

 
 
 

日志

 
 
关于我

壶里乾坤大,腹中是非多。虽为凡俗子,不甘自磋跎。兴豪空酒力,对月少悲歌。踱步红尘里,潇洒一过客。注: 《壶生的博》所有的文字均为壶生原创,拥有全部自主产权,保留所有权益。感谢阅读,如有转引请注明和告之。

网易考拉推荐

No.928 黑天鹅的幻灭  

2012-12-13 13:42:14|  分类: 纪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幻灭的不是黑天鹅

 

送走客人,夜色已深,酒稍稍有点过。告辞的喧哗和车辆的影子消融在深深的夜色里。

没有回房间,而是沿着水边信步走到伸向水上的平台。

四月初是春风鼓荡的时节,风兴浪作,在脚下哗哗的响,脚下似乎不是湖,仿佛是置身于喧嚣的海边。

盯着前方涌动的水面,内心深处又泛起那种期待,尤其是在今天这样一个除了风声和水声,喧嚣而孤寂的夜晚。其实,这期待开始于上山居之始。或者说更早,甚至可以说上山就是为了这个期待。不过,这个期待在今晚更加强烈。

也知道,在这样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那个期待大概也只能是个期待。

那只黑天鹅会出现吗?既便真的有那样一只黑天鹅。

固执的以为确实见到过一只黑天鹅。

 

前年晚秋时节的一个傍晚,夕阳在天际涂抹最后一缕辉煌,随即夜色降临。

踏着渐深的夜色,信步湖畔。秋风鼓荡,山际的树木象一列行进的兵,风兴水起,波澜起伏,芦花似雪在风中摇曳。

寒气渐上,秋虫弱弱的呻吟般的鸣叫己天可闻,鸟儿也已归巢。喜欢这样的夜晚,天地人,山间水际,一个人的世界。

猛然间,发现还有另一个存在,水中不远处有一个孤独的黑影。

晦暗夜色中,可以辨识壮硕的身躯,长长的颈项。直觉断定这剪影般的存在是一只天鹅,而且是一只黑色的天鹅。

黑天鹅似乎静止在水面上,夜色更深,圆月东起,在粼粼的波光中它的身影清晰可辨。

长久地注视着它,一直到云朵遮着明月,一直到更深夜色彻底将它吞没。

 

第二天早晨,天刚见亮,就起身去水边寻觅天鹅的身影,没有。

傍晚又去寻觅,还是没有。又到别处的水面去寻觅,还是没有。在随后山居的十几天里,始终没有放弃寻觅。见到成群的野鸭在水中,见到大雁、海鸥,也见到灰色和白色的鹤,还见到白天鹅,但没有见到黑天鹅。

寻问其他的人,大家都很茫然。常年居山的老韩说,见过野鸭、雁、海鸥,也见过白天鹅,但老韩不能确定是否见过黑天鹅。

也许见过吧。老韩说。

其实,关于这件事情,没有人注意,更没有人在意。

去年早春和晚秋也曾在山上小住,忙忙碌碌时也未忘记寻找黑天鹅。没有见到,但愈发固执以为,见到的就是一只黑天鹅。

黑天鹅在我眼中是一种不寻常的存在。

在柴可夫斯基的《天鹅湖》中,黑天鹅是邪恶的代表;在阿伦诺夫斯基的《黑天鹅》中,黑天鹅是超自然、惊悚、不确定和幻象的象征。

而我更愿认同黑天鹅是孤寂、骄傲的王者,它只属于黑和自已,屏绝喧嚣,优雅地独处。

徒劳固执的寻找,也自我质疑,但依然在寻找。也许这也只是一个不确定、超自然和幻象的梦。

真的存在一只黑天鹅吗?

 

这里是一条大河的入海口,每年海量的泥沙使这片三角洲扩张三万亩。这里沟汊纵横,滩涂无际,沼泽邻比,芦海无垠,兽行其中,鸟翔在天。

…………

现在是隆冬时节,丽日不暧,寒风呼啸,滴水成冰,未割的芦苇在风中无助的瑟瑟,斑头雁若无其事的卧在冰面,阔水的极远处未成冰的水中,是白天鹅静静的部落。

黑天鹅呢?

黑天鹅就在脚下。在近岸处未结冰的水中,是成群的黑天鹅。毛翅零乱,“衣衫”不整,在大口大口从食盆中撮食着饲料,也有的偎着游人,等待揉碎落入水中的面包……

这是黑天鹅?是孤寂、骄傲的王者般的黑天鹅?

没有高贵、超自然、惊悚、不确定和幻象,都没有家禽鹅的趾高气扬,这只是一帮可怜的乞食者。

…………

 

  评论这张
 
阅读(181)|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