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壶生的博

壶里乾坤大 腹中锦绣多

 
 
 

日志

 
 
关于我

壶里乾坤大,腹中是非多。虽为凡俗子,不甘自磋跎。兴豪空酒力,对月少悲歌。踱步红尘里,潇洒一过客。注: 《壶生的博》所有的文字均为壶生原创,拥有全部自主产权,保留所有权益。感谢阅读,如有转引请注明和告之。

网易考拉推荐

No.941 老康的“花”  

2012-12-25 14:16:01|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康退休前是单位“黄协”的秘书长,“黄协”好象也没有别的人,从首长到成员就他一个人。老康是个“文”皮蛋,皮蛋无疑,但不“痞”,文绉绉的。凡皮蛋肚子里都有些杂七杂八的鸡零狗碎,老康更是如此。老康的语言表述能力极高,被壶视为大师级的。一口半生不熟的江浙普通话,语速稍慢,别有味道。

老康人长得也漂亮,高挑的个头,不臃不肿,一身发自骨子里的书卷气,有点与照片上文质彬彬的康生相仿佛。不同的是康生脸上是令人生畏莫测高深的微笑,老康的微笑是温文尔雅的,透着有那么一点“坏”。

没听说老康有什么“花花”逸事,接触长了,知道他的花都在嘴上。他花的文,花的不下作,花中还有国家大事。

“黄协”作为非编无薪机构,很多单位都有,见过的秘书长也不只他一位,觉得在见过的“黄协”秘书长中,老康是最有品位和最有见识的。

和老康认识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下半叶。那时百废俱兴,各行各业生机勃勃,但发展无例可遁,摸着石头过河。所以,行路不稳,不乏趔趄。那几年,有一个使用频率极高的词,就是调整。

每周都有半天学习讨论会,在某次学习讨论会上,老章发言说:“搞了这么些年社会主义,什么是社会主义呢?”

老杨接着感叹说:“篱笆墙的影子还是那么长呀!”

老杨用了当时一部热播剧中的歌词,叫我眼前一亮,何其新颖、别致、传神。

老康发言了,一出口又与众不同:“新事物,谁也没干过。摸着石头过河,难免不磕磕绊绊。过热、疲软、滑坡都正常,这一切都需要调整,在调整中发展。不过,我觉得出政策的人中,有对‘四马路’、‘八大胡同’很熟悉的人。”

嗯?大家一下来了精神。

老康接着说:“你想呀,过热,泡沫,就调整,一调整就疲软,一疲软就滑坡。疲软肯定就滑坡呀,多生动、形象、贴切,叫你不得不佩服,人家这词是怎么想出来的。似曾相识,后来想起来了,这不是那些写“四马路”、“八大胡同”旧小说中的词吗?虽然生动、形象、贴切,还是觉得这词上文件,不是太严肃。”

大家啧啧称奇,一片笑声。

主持学习讨论的老孙是个正统的干部,觉得如此议论政策文件极不妥当,赶紧转移了话题,宣布学习会结束。

初次听老康说话,就有一种“惊艳”的感觉,不禁肃然起敬。

 

后来,接触多了,深深体会到老康的“智慧”贯穿于工作生活的方方面面、角落角落。

老孟那时还是小孟,和老康一个办公室,精力过剩,不安分,弄感情“灰色收入”,挂搭了个女孩子。东窗事发,女孩子缠着不放,老婆到单位找领导,把小孟弄得焦头烂额。

关于这件事,壶目睹了老康教育小孟的过程:“男人吗,谁不花?胆大的人花,胆小的人不花,不一定心不花。”

壶搭言:“那您什么花?是人花?还是心花?”

“我?我是人也不花,心也不花。眼花。”那年老康五十四、五。

“为什么?”壶又问。

“上岁数了呗。”

“是你为什么人也不花,心也不花。”

“麻烦。不想惹麻烦。曾经沧海难为水……”

壶似有所悟:“噢!那心本质上也花。”

老康还是笑眯眯的:“但花法各不相同,还是有段落高下的。最上乘境界是淡淡的,远观莫近玩焉,止于欣赏;次之是红颜知己,有担待和关注;再次之是身体厉行,但保持若即若离。这三种情况认识不同,也可以倒着排列。但都是基于两情相悦。此外,有一种情况最不堪,那就是纠缠腻歪不清。”

老康指着小孟说:“你这次就有点是。玩‘花’最大的一忌是目的不纯。本就不是上得台面的事,两情相悦之外,再有别目的,就悲剧了。这也有两种情况,图钱图物,再是图人。只要有所图,早晚必生麻烦和龌龊。所以,不能和目的不纯的人玩,图钱图物的不说了。说图人,图人也有两种状况,有一上来就图人的,这你还有警觉;还有随交往逐渐生出想法的,随交往逐渐生出想法的以未婚女孩子居多。”

老康又指着小孟说:“你这次大概就是这种情况。”

小孟点点头。

老康继续说:“本来是两情相悦,不在意谈婚论嫁,时间长了,女孩子不甘不明不白,想有安定归属。但心又没另有所属,你就麻烦了。”

壶和小孟专注地听老康讲:这家伙太老道了。

“所以,玩灰色感情收入,切忌找姑娘。图钱图物或图人,你都会有抖落不清的麻烦。”

老康的总结是:“灰色感情最好别玩,玩嘛

他一顿:“找少妇,别找姑娘。”

“为什么?”小孟一时忘了自己困境,主动发问。

“姑娘或许会有领土要求,少妇一般不会。少妇安全,而且还会体帖人,万一出了麻烦,比如‘种上了’,也有顶杠的。”

说到这儿,老康自已也乐了。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不愧经验之谈呀。”

“哪里。哪里。我比较关注理论研究。水里扑腾的,很多都淹死了,站在岸上看的,就总结出了淹死的和游的好的规律。我就是站在岸上看的。”

前几天看到一个段子。某男对心仪的女人说:我要和你一起睡觉。这是阿Q。如果他对她说:我要和你一起起床。那就是徐志摩了。

看这段子想起了老康,老康嘴里这种绝妙语言,张嘴就来。

“比较关注理论研究”的老康退体十多年了,有时傍晚还能看到他散步,步履蹒跚,柱一手杖,还是笑眯眯的,频频点头……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