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壶生的博

壶里乾坤大 腹中锦绣多

 
 
 

日志

 
 
关于我

壶里乾坤大,腹中是非多。虽为凡俗子,不甘自磋跎。兴豪空酒力,对月少悲歌。踱步红尘里,潇洒一过客。注: 《壶生的博》所有的文字均为壶生原创,拥有全部自主产权,保留所有权益。感谢阅读,如有转引请注明和告之。

网易考拉推荐

No.706 “底线和道歉”  

2012-02-08 11:12:19|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刚才接到一个好朋友的电话,在电话中她先是“嗤嗤”地笑,笑够了,她说:“壶,你够色的……”

“此话从何说起?”

 开心果——也不怕在你‘博粉’中损你玉树临风?”原来,她正面对壶的博客,在看壶的博文《No.702“开心果》。

壶也乐了:“这就色呀?你能指出那一句那一字色?再说壶有何玉树临风可损?”

她又说:“雅入骨,色入魂,当然无法指出呀。那个娟就是你单位那‘谁谁’吧?”

她和“娟”在一起吃过饭。

“是。象吗?雅入骨,色入魂,这可不敢。岂不闻,佛祖有言:‘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乃大千,大千即色也。”

这朋友是位每日焚香、梵音盈耳的“自觉派”佛居士,壶给她弄几句《心经》。

“象。看把你臭美的,还玩起般若了。”

“不敢,不敢。身边琐事,略加点染。”壶故做谦虚。

话锋一转,她又说:“给你提个建议?”

“请示教?”

“以后别看‘飞一般笔记’那样的文章了,你看你那几篇博文,弄得自己挺郁闷,别人看得也难受。看你文章难受,看那‘飞一般笔记’更难受,害得一夜我都没睡好觉。”

“好。以后不看了。”壶应道,对能否做到,自己也毫无把握。

“还有,干什么在跟帖中,和博友弄得剑拔弩张的,多不文雅。上你博,跟你帖,是看得起你。各人阅历阅读不同,见解不一样,很正常。你不是老讲宽容吗?”

壶明白她是指壶在一篇“政治历史……小文后和博友篇幅较长的跟帖对话。文面观点挺对立的,语言可能也生硬了一点:“噢,明白了。其实观点没那么对立,不大习惯对话中转换概念和‘不是吗’的语言逻辑形式。叫人无法敷衍,回答就是表态。”

“那这样剑拔弩张的也不好,知道又是动你‘底线’了,你还道歉呀?”

她话里有话,“底线和道歉”是小范围的一个掌故。

“好吧。”壶应道。

“你别不高兴,我说的是真话,你那破底线没什么了不起,凭什么大家要遵守你的底线?没事写点‘开心果’,逗逗乐,多好。别那么自己和自己过不去。”

“不怕有损壶玉树临风?

“没事,更玉树临风。

…………

2

关于“底线和道歉”是小范围内的一个掌故。

好几年前的事了,也是春节后这个时节,四个朋友在一起饮酒小聚——两个兄长、这个朋友和壶。

酒际闲聊,不知怎么扯到了与“飞一般笔记”内容相关的话题上,壶与一兄长意见相左,气氛渐渐有了火药味,另一兄长和这朋友试图和稀泥,稀泥和不成只能做壁上观。

言来言去,壶勃然大怒,对那兄长说:“大哥,我尊重你,一直认为你是一个有学问有见识的人,但我没有想到你的见识是这样。真让我失望。人的观念应该以是非为判定标准,不能以反对或拥护划线,而且生杀予夺。什么话谁说的也不应该是是非判定的标准,对或不对,应该允许有不同意见。张霖之纵该万死,也不该那样死,殴打一个月,浑身青紫,头上一个血洞。吴晗瘀血于胸,头发拔得一根也无。炸药专家钱晋,为两弹一星贡献至伟,拒不承认特务罪名,被活活打死。严风英双手欢呼新社会,竟然走投无路,死后又遭剖尸。令人发指。如果这是纳粹是日寇所为,那无话可说,大难不死只有拿起枪。可是这是‘先进’呀,你除认罪,逃都无从逃。认罪也无处逃。随便一群什么乌合之众都可以结束别人的生命,疑人有罪就可以关人以牢,然后死了的身后评反和悼念,九死一生的是感恩——对‘被甄别’和‘解放’。这叫什么逻辑呀!这就是‘那时候’,对这样一个‘那时候’颂扬和怀念,不是别有用心就是无知。你是有知识的人,不应是无知,如果是哗众取宠,就更不应该了。无论前者还是后者,我们朋友都做不成。”

壶的话在最后无意中竟套用了胡适之关于学生焚烧报馆写给陈仲甫信中的意思。

小聚在尴尬中结束。这就是朋友话里有话中,所谓壶的“底线”。

当晚,朋友来电话:“今天是你不对,你应该给大哥道歉。”

壶又陈述壶的理由,朋友说:“我不是不同意你的话,但你不能要求大家都同意你的话。话还说得那么绝情,‘朋友都做不成’,几十年朋友,至于吗?”

壶原本也有点后悔。于是,第二天就给那兄长打电话道了歉,大家合好如初。不过,从此对“那时候”事和看法的讨论,就成了聊天中彼此都有意回避的题目了。

这就是朋友话里有话的“道歉”。

从那以后,不光是和那兄长聊天回避“那题目”,在其他场合壶对“那题目”也是回避的。博文偶有涉及,也属自说自话。

壶对“那时候”深恶痛绝,不管此前此后人世间有多少罪恶,也不会使“那时候”被反衬出丝毫光辉。如果给“那时候”的罪恶下一个定语,那就是反人类!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