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壶生的博

壶里乾坤大 腹中锦绣多

 
 
 

日志

 
 
关于我

壶里乾坤大,腹中是非多。虽为凡俗子,不甘自磋跎。兴豪空酒力,对月少悲歌。踱步红尘里,潇洒一过客。注: 《壶生的博》所有的文字均为壶生原创,拥有全部自主产权,保留所有权益。感谢阅读,如有转引请注明和告之。

网易考拉推荐

No.734 猫  

2012-03-14 16:12:34|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谁?就叫我苏里好了,不要

“人肉”我,就当我也是一只猫。

1

大学校园是个灵异的地方,不光有莘莘学子,也是灵类会聚的所在。如果校园宽敞,有山有水,定会有成群的鸟和水禽之类,不过是一道道美丽和谐的风景。既便是海南师大的那一小伙黑山羊,也没有什么大奇怪,追究一下它们肯定有来历。据说南大有一只“因为有一颗小虎牙龇在外边”而成名的“霸气狗”,这狗人见人爱,不过也没有听说他有什么特殊的事迹。枉生学府中,不爱读书,不书卷也不学术,勉强称善的就是有点绅士气,吃饭时不仅不急不燥,而且还挑挑拣拣。想来这定是叫学子们给惯的,一是食源丰裕,二是没有其他狗争嘴。

校园中有许多学生喜欢宠物,一时心血来潮就会抱回一只小狗、小猫或是别的什么动物,时日久了,这些小动物,有被主人遗弃的、有走失的,也有遗弃主人的。于是,校园中的动物便多了起来。狗和猫本寻常,小蛇或是蜥蜴也是有的。

诸多因为各种原因在校园里自由自在生活的动物们,给莘莘学子增添了许多的快乐,有助于养成他们的爱心和关爱“弱势”的意识。

若论到灵异,校园动物种类虽多,但我以为应该是猫。与“南大霸气狗南北呼应,“北大”有一只名气也许更大些的学术猫。这猫2004年入读北大,偏爱哲学和艺术。我以为这只学术猫就很灵异。

进而想到,校园中的动物,大多都是被遗弃的,惟猫类们应该是个例外,它们多半应该是遗弃主人出走的——为了追逐爱情或是自由自在的生活。不过,在这一点之外,我心中有一个埋藏了很长时间的想法,这想法困扰着我,想不明白,也挥之不去,也不敢说——和一个人除外。

为什么呢?因为我总感觉,猫们,尤其是校园中的猫——至少是其中的一些,和我们不是一个空间维度的生灵,它们或许来自三界中的其他界,或者来自从前,也许是来自未来。

对此,我很关注,还有一个人比我更关注,他己关注了许多年,脑子中充斥着大量混乱的记忆和材料,这个人就是我的老师。他同我谈,我同他谈,除他外,我从不同任何人谈,他也一样。对了,这件事我还告诉过冰儿。再没有同其他人说过这件事。

我老师叫万秀,是一位哲学博导,我是他的博士研究生。谈论这类灵异的话题,对两个这样身份的人来说,总感觉过于不合时宜、匪夷所思和骇世惊俗。

网络有了许多年了,给了我们一个空间,在此诉说一下吧。

 

2

我是谁?就叫我苏里好了,不要“人肉”我,就当我也是一只猫。我知道的、想到的,都会无保留地告诉你,随你怎么看,用我一个写小说朋友的口头禅说: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在与人类生活发生关系的动物中,我以为唯有猫是叫人最琢磨不透和心生畏惧的。最凶猛的藏獒可以叫人恐惧得肝胆俱裂,但藏獒毕竟是我们这个世界的生灵,而猫,特别黑猫总给人另一度空间生灵的感觉。自然界中的黑豹也会给人这种感觉,而虎、狮和熊却不然。

文献记载,猫有九条命。猫是不是有九条命,我不知道。但不止一次看到过,奄奄一息的猫,起死回生。甚至没有了声息被丢入到垃圾箱中的猫,第二天或几日后或许也会在你的视线里神出鬼没。

 

3

我和我老师之所以关注这件事也是因为一只猫——一只闯入他的生活和我的生活的猫。那只闯入他和我生活的猫不是一只黑猫,而是一只雪白色的波斯猫,体形丰满,俊美异常,它有许多别的猫没有的特点和癖好,这留待下面说。最重要的是这猫的长寿和永远年轻。这只雪白色的波斯猫我们谈话中称之为“庄老”,认为这是一只学者猫。我的老师鬼鬼祟祟地告诉我:这只波斯猫是他的老师——我的师爷爷——转世,他说得非常肯定,我听得毛骨耸然。

东岳大学是一所百年名校,文史哲在各大学府中是翘楚。我老师的老师——庄老——庄津先生以讲授老庄哲学名世。庄津先生讲授老庄哲学没有家学渊源,他是海归。上世纪上半叶留德学习康德和海德格尔,博士论文的题目是《在纯理性和现象学观照下的老庄哲学》,一举成名,卓然一家。归国报效,终未逃免丙午之乱,不知所终。有人猜测他逃到域外去了,也有人猜测他通道术尸解成仙了,还有人猜测他已经死于非命。

这件事,我仔细思考了好长时间,前两项猜测疑点颇多,恐难成立。逃至域外可能性不大,先不讨论难度有多大,以庄津先生的名望,若成功外逃,岂能无声无息,况且时过境迁,满可以荣探旧地。除非真有海外仙山,伤心不返了。尸解成仙太无稽,连我老师都不认可。那只剩下第三个猜测了:死于非命。这个可能性最大,最大的困难是没有任何目击和旁证。

庄津先生就象烈日下的一汪清水,蒸发了,消失了。消失得无影无踪。

庄津先生的失踪,是东岳大学历史的一宗疑案。关于这件事我的意见是,如果一定要框定是三项猜测必选其一,那就只好选第三了。如上面所说,我老师的意见是更进了一步——庄津先生转世了——就是那只雪白色的波斯猫。

 

4

我向我老师询问过他认定的理由。

他说:

那只波斯猫的出现,是在庄津先生失踪后第三年的春天。那时乱世渐平,但诸事无兴,也不用上课,推荐工农兵学员上学是又过三年以后的事。老师们大多都在农场劳动,名字叫干校。少数人在校值班,我就是在校值班的少数人中的一个。每天到校无事,就泡在资料室。资料室东南角窗下的那张桌子是庄津先生先前用过的,庄津先生失踪前,坐办公室的时间没有坐资料室的时间多。

一天早上,我又在资料室那张桌前落坐,在早晨的阳光下,继续读一册庄津先生著的书,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感觉眼前有一团恍惚的白绒绒的光,定睛一瞧,在桌角卧着一只雪白色的波斯猫,心中突然有种诧愕的感觉——门窗紧闭着呀,我怯怯地偷眼四处望去,一切都静悄悄的,门窗依旧紧闭着。这猫儿从是那儿来的呢?

这来路不明的猫儿,在桌角主人般坦地卧着,毫不胆怯地与我对视着,对我的诧愕它似乎有所察觉。它的嘴角似乎出现了一丝似是而非的会意的笑,它的头轻微地摇晃了摇晃,似乎是说:别诧愕,是我。

突然它抬起右前爪,竖在鼓起嘴的正前方,一个非常熟悉的“静音”的动作——津先生的习惯动作。

“你是?先生,真是你吗?”

那猫儿与我对视着,毫不胆怯,非常专注。

“真的是你?你到哪里去了?”

那猫儿扭过头,迎着阳光,眯起眼睛,若有所思,不再理踩我。

 

5

听完我老师的叙述,我心头的第一个问题是,按照我老师的叙述,“庄老”的出现至今己经超过四十年。四十年的时光,对猫儿来说,是不可思议的。

搜索百度,猫的一般寿命是17-18年,猫寿命最长的记载是英国一只活了36年的猫。依据给出的猫龄人龄对照表:猫2=25年……15=90

这只年逾四十的猫该相当于高寿多少呢?

时间在它身上似乎停滞了,而他失踪前的小助教——我的老师,都己经从风华正茂的小伙子变成了风流儒雅的老夫子,而它却依旧风采依然,毫无龙钟之态,

 

6

两年前我跟老师读博,第一次在老师办公桌上见到“庄老”,它当时卧在一叠书上,抬头审视着我。我鬼使神差地对它点点头:“你好!”

它还是很安静地看着我,似乎也点了点头,老师说:“它接受你了。”

我在心里笑了,老师真是个学究怪人,给他当研究生还得先被他的宠物猫批准。

以为这猫是老师的宠物,就伸手去抚摸它,谁知它伸爪挡了一下。老师说:“它不喜欢人抚摸它。”

“对不起。”我郑重地对它道歉。

它抬眼看了我一眼,似乎在说:“下不为例。”

然后它“洗脸”,它洗脸和通常的猫洗脸不同,猫洗脸一般是两只爪子一齐抚弄,它不同,它象一个整洁的男人,抬起右“臂”轻轻理顺散乱的头发。

“这是庄老的习惯动作。”老师后来这样对我说。

 

7

“那还有哪些特征让你确定它是庄老转世?”我问老师。

老师说:“庄老是个才高气傲的人,在绅士的外表下,是欧美无城府天真气和中华狂涓气的混合体,爱憎分明。这在丙午时叫他吃了很多苦头。他偷偷对我说过:‘岂止是二难呀,就是无可适从。有造谣和诬陷的权力,而不容辩解和陈述。成就感就是把人说成敌人和制人于死地。从国外归来,必是特务。因为,放弃那么好的生活回来,肯定有特殊目的。这是不讲理。是地道的秀才遇到兵,遇到了张献忠的兵,遇到了日本兵。’”

老师接着说:“庄老转世后,他的爱憎表现在对人的分寸距离上。也许是对工宣队军宣队印象太深,转世的最初几年它对类似着装的人绕着走,对曾经落井倾轧的同事非常不友好。它在学校就待在三个地方,资料室和办公室我的桌子上。还有后来,我讲课的课堂。有一次我想带它回我家,到了家门口,它不进,返身走了。”

“他没有家?”我问。

“有。夫人和女儿。因为他是失踪,没有算是‘自绝人民’,所以夫人和女儿没有遭太大的罪。国门重开后,她们移民了。”

“回来过吗?”我问。

老师回答:“没有。还有信来。不会回来了。师母说她不会再踏上这个伤心的地方——诬良为娼。”

“他没回自己家?”我问。

“没有。去探过。师母曾对我说,见到过一只雪白色的波斯猫,有点怪怪的,注视着她。她想收养它。但那猫跑了。”

“那您没告诉她?”

“没有。我想先生是不想让她伤心。我征求过先生的意见,直觉它的眼神是反对的。”

 

8

资料室有两把钥匙,公共的一把,老师一把。我来后,老师给我配了一把。别人到资料室是查资料,只有老师和我会长时间待在这儿,有时还夜宿,桌旁行军床上是整套的被褥,而且从我第一次来,旁边就有一箱六瓶装的金奖白兰地。一箱喝完了,又搬来新的一箱。

老师从手提包里摸出一只高脚杯,和原来就有的两只一模一样,都是他从家中带来的。

金黄的酒液在高脚杯里闪烁着虎珀色光泽,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橡木酒香。

“庄老”来了,端卧在桌角。三只酒杯,老师一只,我一只,它面前一只。不,应该是“庄老”面前一只,老师一只,我一只。

老师端着酒杯冲“庄老”一颌首,对我说:“这也是先生转世的一个特征。”

“嗯?”

“庄老有欧美绅士气,喜欢小酌。但他不喝别的酒,只喝金奖白兰地。”

“您是怎么发现的?”

老师看着“庄老”说:“这些年我都把第一次见到它的那天,当做他转世的“生日”。某一年的“生日”,我突发奇想,带来一瓶白兰地。也是这样,它一杯,我一杯,当看见它眼中熟悉的光彩时,我哭了。”

听到这里,我的眼晴也潮湿了。

我端杯敬“庄老”,它不在了。只剩那只空空的酒杯。

老师说:“先生不想听这些伤心事。它喝酒只喝一杯。”

“它上那儿去了?”

“不知道。它现在是真正的自由身,来无踪去无影,年华也不老去。”

老师抿了口酒:“我觉得它除了不会开口说话——也许是会说不愿说,他什么都明白,什么都知道。先生是个智者,他失踪前还对我说过:‘我回来就是投奔光明和报效的,但非说我特嫌,无从辩解、招架,更无力还手。我是书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知道遗患将是致命和长久的。缺乏对人及其权利最低限度的尊重、对人及其思想最低限度的宽容,一旦养成,后患无穷。国门有一天终将还会打开,不可能永远把自己隔离和孤立在世界之外,到那时还会有人象我们一样回归吗?人才流失出走和脚踏两只船,资金、资本流失和转移,能避免吗?”

 

9

庄老是一只独来独往的猫,它从不和别的猫为伍。我感觉一个原因可能就在于它们有不同的前生,那些猫的前生可能就是猫,而它的前生是一个学者。因而导致了巨大的文化差异和差距。

庄老是一只学者猫,在学院里又是一只特权猫。当然庄老之所以能成为一只特权猫,原因在于它的学生——我的老师,万秀先生是学院第一号权威。学生们喊庄老为“阿波”,学生们以为“阿波”是老师的宠物。老师以往授课时,它是每课必至。学生和研究生论文答辩时,只要老师出席,它也是每场必至。温文尔雅的老师曾对不知情试图驱逐它的学生、校役和同僚吼过:‘它碍你什么事?让它安静地待在那儿吧。’时间久了,学生和同僚也感觉到这是一只身怀异秉的猫。它对授课和论文的不同反应:专注、兴奋、倦怠和不屑,与授课和论文的学术水准成对应。

他们何曾知道“阿波”,就是失踪于乱世大名鼎鼎的庄津先生。他们骄傲地说:北大那只猫是学术猫,对学术感兴趣,很不得了。但不能与我们东大的猫比,我们东大的猫是学者猫,对学术不是感兴趣,而是训练有素造诣深厚。不知高它几筹。

这样一只身怀异秉的猫,让我深受其益,在跟老师读博的三年里,辅导课它每课必至,俨然是二师带一徒,更多时候是它陪我读书,有时也摆上酒杯,它一抔,我一杯。

有时觉得它能看穿我的心,当我为一个问题困惑时,它专注地盯着我,给我某种暗示。然后,我尾随它轻盈的步履,走到某个书架前,抽出它右“手”按着的书……

时至今日,它对资料室室藏的熟悉程度,我依然望尘莫及。

 

10

我的博士论文通过了,老师正在帮助我谋求留校。老师老了,但“庄老”还年轻。我知道老师想让我代替他,他不想让“庄老”孤单。

二月十四日,冰儿来找我,商议我毕业后结婚,冰儿老对我不是很放心。我和她到资料室,在“庄老”的桌子上摆上蛋糕和一瓶酒——一瓶金奖白兰地,烛光下是三只高脚杯,杯中闪烁着虎珀色的光泽。

“嗯?怎么三只杯?”冰儿疑惑的问。

“天长地久当然要有个见证人。”我说。

说着,“庄老”出现了,还是卧在桌角的位置。“庄老”的突然出现,叫冰儿受到了小小的惊吓。

“冰儿,别怕。这是‘庄老’。”我说。

“庄老?”冰儿喃喃地自语。想起了我给她讲过的“庄老”的事。

“庄老”的眼神很慈祥,冰儿伸手去抚摸它,我刚想制止,只见‘庄老’伸出右“手”,迎着冰儿的手,冰儿握着它的手,然后顺势把它揽到怀里。它没有挣扎,而是仰起脸盯着冰儿看,似乎还点了点头。

我端起酒杯:“冰儿,让‘庄老’见证天长地久吧。”

冰儿也端起眼前的酒杯。

“庄老”回到桌角它的位置。

我和冰儿端杯碰了一下它面前的杯,然后抿了一小口。这时烛光晃了晃,晃过后,“庄老”不见了,只有那只己经空了的酒杯。

我对疑惑的冰儿说:“见证过了。‘庄老’让冰儿过一个属于她的情人节。”

……

 

 

  评论这张
 
阅读(312)| 评论(4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