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壶生的博

壶里乾坤大 腹中锦绣多

 
 
 

日志

 
 
关于我

壶里乾坤大,腹中是非多。虽为凡俗子,不甘自磋跎。兴豪空酒力,对月少悲歌。踱步红尘里,潇洒一过客。注: 《壶生的博》所有的文字均为壶生原创,拥有全部自主产权,保留所有权益。感谢阅读,如有转引请注明和告之。

网易考拉推荐

No.766 跟着相声学作文  

2012-05-15 15:06:51|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一位朋友文体有变,不写诗也不写政论了,开始写系列小说。一篇接一篇,生动活泼,有声有色,令人刮目相看。朋友和壶谈论文章作法,壶很茫然,壶对文章作法未曾用心过,现在也不知文章该如何作。仔细想了又想,壶说壶是跟着相声学习的作文。

朋友以为是笑谈,壶说是真的。

壶喜欢听相声,受壶的影响女儿小的时候也喜欢听相声,曾斥“巨资”七百多块置办了一台菲力普双卡立体声手提机,家中天天都回响着笑声,有时如果响起的是《小龙人》的歌声,邻居都诧异:不听相声啦……

听相声时日长久,范围广泛,好的都听。比如《小偷公司》、《宇宙牌香烟》,但听得最多的还是马三立和侯宝林。马三立侯宝林以外的人是听某一段,马三立侯宝林是全部都听。《夜行记》听了无数遍,壶把《夜行记》的启承转合当作作文法琢磨,也把《夜行记》的启承转合当作范文说给小女儿听。对琢磨和教育的结果,自以为稍有心得和成就。

壶不是文人,于为文之道更是门外汉,但平常喜欢看,看多了,也有感觉也手痒,忍不住了涂鸦几笔。没师承无训练,也未下过苦功,不过是随兴而至,随心所欲,喜好又太过驳杂,所以,呈现在博上就是这些杂乱无章的东西。

涂鸦也有心仪,想来受益最大的就是马三立侯宝林们的相声和《天方夜谈》,对了,还有《安徒生童话》。读鲁迅先生和知堂是另外和后来的亊。壶不通阿拉伯语,也不会丹麦话,《天方夜谈》和安徒生的那种沁人心脾的美丽,要归功于纳训先生和叶君健先生美妙的译笔。

早先壶有一位同事,这姐姐喜欢听笑话,也喜欢转述笑话,她转述的笑话,无一例外在转述之初使自己乐不可支,使转述行为无以为继,使受众莫名其妙,而忍俊不禁——是哑然失笑。

二十年前壶还有一位过从甚密的朋友,这哥哥相貌奇特,状若雄狮。发略黄,天然卷曲;眼稍碧,眸如秋水;嗓音沙哑,极类单田芳。哥哥在行伍时干过宣传队,退役后供职文联。哥哥天资聪慧,虽无师承,但相声小品,足可名家。那段时日时不常在酒桌上与哥哥见面,听他啦黄段子,更多的是擦边球。同一个故事,哥哥讲出来就是与众不同。听时出奇不意,听后回味无穷,最大的特点是一波三折,节外生枝,技上生枝,枝末开一朵大而绚丽的花。表述和诉诸文字在这哥哥身上获益匪浅。认识他时他是省曲协秘书长,现在干主席也好几年了。

跟着相声也能学作文,无非是写什么和怎么写。

--------------

*外:《壶喜欢马三立,但当壶知道了一些他的故事后,再听他的相声,光想哭,后来,就不听了》

那干曲协主席的哥哥是个快乐的人,所以,也以为那些带给我们笑声的人都是快乐的。后来,看了一些书,才知道这种想法有点太天真。

这些带给我们笑声的人也不都是快乐的,马三立侯宝林,还有其他许多的人也有很多的磨难和辛酸。

侯宝林在生命最后的日子说:“真的,我一辈子是顺民,对社会没有什么要求,只希望一不要打仗,二不要搞运动,安居乐业。安居乐业的意思也不敢要求小康,只要求温饱。我想……”

侯宝林在文革时很受折腾,而相声界辈分最高、资历最老的马三立的“炼狱”更早。马三立的相声独树一帜,蔫逗拢场无出其右,“贯口”、文哏独具特色。1947年名动京华。1950年应邀重回津门。

侯宝林马三立这样的臭作艺的,衷心热爱党热爱新中国,马三立说:党和政府让我们有了单位,有了正式工作,享受干部待遇,每月都有工资领,还发给我们工作证。

马三立的春天来了,不过这春天太短,1958年他成了右派。更叫人啼笑皆非的是他的右派是凑数的:右派指标由起初的4个增加到11个,他就被补充上去了。从此开始了长达21年的炼狱(1979年平反)。

“右派”之身不让说相声了:下放、牛棚,团煤球、打扫卫生等等。不,这其间他还说过三年相声,一个苦闷中的“另类”,台上台下会是怎样的笑声呀?

特殊的政治环境盛产一种特殊的动物和行为,那就是落井下石的人和落井下石的行为。在某次批判会上,被逼急了的马三立说:你们这是把人往死路上逼啊!

一位昔日的旧友冷笑两声,啪地推开窗户:哟嗬,你还拿死吓唬人?行啊,你要真有那么大气性,从这儿跳出去,算你小子有种!马三立气极跳向窗外,身悬窗外大半,要不是近邻一位单弦艺人伸臂夹住他一只脚,难逃一死。

马三立说:二十年来,我是见人不主动说话,见人不主动握手。事事寡言,不闻不问。内心总有自卑感,一直不肯去亲友家、同行家串门聊天,也不参加任何人的合影照相,避免人家小看我,歧视我。

白眼冷遇,世态炎凉。

看今日的“腕儿”和往日的“艺人”给我的表面感受是不一样的。不客气地说现在的“腕儿”很多是嚣张作势下的油滑、贫乏和无聊,往日的“艺人”有更多的是机智和真诚。侯宝林的真诚有几分淳厚和狡黠,马三立的真诚总有几分小心和怯懦。

马三立和侯宝林们都是本分人,他们真心拥护新制度,他们感激:他们有了人的尊严。春天真好,不过这春天真是有点太短了,而春天后面竟然是那么漫长的冬天。他们是好人,但他们不是哲人和斗士,“右派”意义的右派,马三立不是,他老人家不配

壶喜欢马三立和他的相声,但当壶知道了一些他的故事以后,再听他的相声,光想哭,后来,就不再听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