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壶生的博

壶里乾坤大 腹中锦绣多

 
 
 

日志

 
 
关于我

壶里乾坤大,腹中是非多。虽为凡俗子,不甘自磋跎。兴豪空酒力,对月少悲歌。踱步红尘里,潇洒一过客。注: 《壶生的博》所有的文字均为壶生原创,拥有全部自主产权,保留所有权益。感谢阅读,如有转引请注明和告之。

网易考拉推荐

No.798 不是说《瓦尔登湖》……  

2012-06-28 17:02:27|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瓦尔登湖》是一本享有大名的书,译本多的令人吃惊,点百度略一检索译者就有35人,版本达到45个,这个统计没有重复,可能倒有遗漏,直觉以为外国文学作品译本之众恐怕难出其右。手头的本子是上海译文版的,见过吉林版一套以环保为主题的书——“绿色经典文库”,《瓦尔登湖》列“文库”第一种。众多译本中名气和影响最大的可能是诗人徐迟先生的译本,上译版和吉林版的译者都是徐迟。徐迟先生本身就是一首纯净的诗,使他文名如日中天的是报告文学,尤其是浪漫主义诗情画意的《哥德巴赫猜想》,把一段苦难酸涩演绎得那般回肠荡气。

《瓦尔登湖》手中虽有,看过,但不是很喜欢,因为一点特殊的原因和这书有点隔阂。壶看问题有往前推一步的习惯,许多诚挚和美好往前推一步,也许就不那么诚挚和美好了。如果再往前推一步,也许说不定就虚伪和丑陋了。

壶不是说梭罗先生虚伪,更不是说《瓦尔登湖》丑陋,只是觉得往前推一步,梭罗先生也许就不那么诚挚,《瓦尔登湖》也不是那般美好。

梭罗有环保主义先躯之称,《瓦尔登湖》是他一项试验的记录。作为一位关注人类生存状况的生态主义哲学家,梭罗18457月在瓦尔登湖畔次生林里,自己建造了一个小木屋。在此,度过了两年零两个月又两天的隐居生活。他种植豆、萝卜、玉米和马铃薯,然后拿这些到村子里去换大米。自食其力过着原始简朴的生活,他认为他找到了一种理想的生活模式。

《瓦尔登湖》佳评如潮,被称为“一本极为优秀的人生哲理书……阅读它,我们能在平凡与简单中真切感受生活的意义与趣味,也更能感受寂静之美。”

翻看这书,壶对此毫无疑义,壶更想直接说《瓦尔登湖》是一本“人生价值、趣味和方式”取向的书。

壶对山间水畔的“孤居”生活多少有所体验,多少有点感想,而且也自认为能够欣赏和享受自由、闲适、孤独、寂寞和简朴。但壶的欣赏和享受受制于两个因素:一是,尘缘世累——还未摆脱社会世俗的角色;再是,是身心融入还是城里人的“农家乐”旅游?致诘时也疑问。

梭罗不长寿,他44岁的生命历程可分为三段:28岁之前——前“瓦尔登湖”时期;28-30——“瓦尔登湖”时期;30-44——后“瓦尔登湖”时期。梭罗在瓦尔登湖畔生活了两年零两个月又两天。仅仅生活了两年零两个月又两天,这就是壶与这书的隔阂所在。当然,这种状况也许可能有壶不知晓的原因,也许他有比在“理想的生活模式”中生活更重要的事情。

日耳曼有位哲人叫伊曼努尔.康德,康德沉溺于思考,仰望神秘的星空,探讨心中的道德原则,康德的足迹终生不出方圆数里,那是康德的“一种理想的生活模式”。“瓦尔登湖”是梭罗的“一种理想的生活模式”。梭罗在他的“理想的生活模式”中,生活了两年零两个月又两天,然后就告别了这种“原始简朴的生活”,重返都市了。

知道这样致诘前贤不好,有欠厚道,也易讨众嫌。其实,在志趣上《瓦尔登湖》应该是壶喜欢的书,就因为梭罗先生对自己找到的“理想的生活模式”未能贯彻始终,隔阂就产生了。

前些时候,有朋友玩笑说壶“一根筋”,壶努力在改,但难呀。在梭罗和《瓦尔登湖》上,壶知道就有点“一根筋”,“找到了一种理想的生活模式”,而自己不能贯彻始终,总觉得有点欠诚挚,很可能冤枉了梭罗先生。总之,壶对言行一致比较看重。

比如,早先看过一则消息,说美国“长跑之父”(名字忘了)——长跑健身运动的倡导者,很不幸在长跑中身亡——“以身殉职”,分析的诸多原因中,有一种说是“跑死的”,倘若没有更确凿的原因,他的死对他倡导的“健身运动”很不利。

再比如,上半纪九十年代中叶,有一种功法风靡国中,有一个熟悉的人练得很入堂奥,他的老师更是好生了得,己有神通,前察后知,火眼金睛,心地洞明。酒局上,时常现场“布道”。有一次他入局晚了,询问才知,在医院陪老师呢。老师晨练,在山道上踏空,腿骨折了。席中有一位老李嘴欠:噢?你老师不是能掐会算吗?怎么在自己这儿“翻船”了。弄得那熟人很不好意思。

这两件事对那“运动”和“功法”都有挺致命的打击。当然,这是“实践检验真理”,不关乎“言行一致”

翻前些日子的报纸,看到一篇知青忆旧的文章,这知青的遭遇真是坎坷,令人唏嘘。因出身的原因,“该生不宜录取”而与大学无缘。18岁到青海,经历“人人自危”的年代,因喷农药得了“职业病”,25岁病返。屈指算算他今年65岁了,病返也40年了。他回忆坎坷岁月时“很淡定”:这是人生中一段珍贵的记忆,虽然付出很多,但收获也一样多——坚强的意志、珍贵的爱情和一生的友谊。

这既不关乎“言行一致”,也不关乎 “实践检验真理”,只是看了以后心里特别难受,感动和佩服这种回忆往事的“淡定”,又有挥之不去的苦涩和悲哀。

一个人有几次生命呢?一个人的生命有几十年呢?付出的和收获的怎么就一样多了呢?“坚强的意志、珍贵的爱情和一生的友谊”就得用这种方式获得吗?

那“坎坷”的地方,他也回去过:留在那里的知青很少了,我们连一个也没留下。

为什么?为什么“留在那里的知青很少了,我们连一个也没留下”?

因为那是一场无视人、生命和尊严的政治闹剧,是一场用二千万人的青春和生命开的大玩笑。

为这种淡定和脉脉深情而感动,也为这种淡定和脉脉深情而心痛。更希望在淡定和脉脉深情的同时,看到关于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苦难和坎坷的思考。

对问题的思考稍稍地往前推一步,推了一步之后,许多的诚挚和美好,可能就不那么诚挚和美好了;许多的“真理”被“实践检验”,可能就不那么“真理”了;许多的淡定和脉脉深情,可能就变成了苦难和悲哀了……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