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壶生的博

壶里乾坤大 腹中锦绣多

 
 
 

日志

 
 
关于我

壶里乾坤大,腹中是非多。虽为凡俗子,不甘自磋跎。兴豪空酒力,对月少悲歌。踱步红尘里,潇洒一过客。注: 《壶生的博》所有的文字均为壶生原创,拥有全部自主产权,保留所有权益。感谢阅读,如有转引请注明和告之。

网易考拉推荐

No.778 再吐一朵“蔷薇花”( 读某文后有感)  

2012-06-06 08:31:08|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篇博文叫《口吐“蔷薇花”》,有朋友看到了说:“干嘛口吐“蔷薇花”?口吐莲花多好”。壶说:“口吐莲花是好,但那是佛,壶口中吐的项多是带刺的蔷薇花”。

昨天吐一朵了,今天再吐一朵。今天这朵蔷薇花是读某文的读后感某文是一篇被一再转发的文字,壶至少是第三次看到,每次看到都挺哑然。这篇文字议论的都是大问题,壶想不透,想不透也对,想透了不就开悟成佛了吗?想不透自然也就没有什么自已的观点,也就没有要较真的想法,而且还想说更缺乏的是较真的勇气。所以,这篇小文不是较真之文。

石康在《口吐莲花》中谈到对“对网上佛教徒的印象”时说:“网上看佛教徒的文章,印象是惊人的固执与单调……”

感觉这篇一再被转发的文字说明石康的话还是有一点道理的。

这篇文字议论的是什么大问题呢?比如“一辈子信佛,你损失了什么?”之类等等。

壶与佛的因缘是1986年到洛阳龙门石窟,面对卢舍那慈威的容颜,在内心生出一种崇奉和归附的感觉。第二天在嵩山少林寺,得到第一本佛书。后来获得佛书容易了,自己也有了一套《大藏经》,缠缠绵绵转眼也有26年了,恰恰是生命已行程的一半。

关于“一辈子信佛,你损失了什么”的问题,那文字是用一个故事说明的。简言复述:

多年前个中国学者演讲中说佛祖绝对不可能存在。听众闻之觉得有理他高声说佛祖假如你果真有灵,请你下来,在这广大的群众面前把我杀死,我们便相信你是存在的了!少顷他说:你们都看见了,佛祖根本不存在!此时一位妇人对他说:先生,你的理论很高明,你是个饱学之士。我只是一个农村妇人,不能向你反驳,只想请你回答我心中的一个问题:我信奉佛多年以来,心中有了佛的救恩,十分快乐;我心中充满佛给我的安慰;因为信奉佛,人生有了最大的快乐。请问:假如我死时发现佛根本不存在,我这一辈子信奉佛,损失了什么?学者无语低声回答:女士,我想你一点儿损失也没有。农妇又说谢谢你这样好的回答。我心中还有一个问题:当你死的时候,假如你发现果真有佛,是千真万确,也有天堂和地狱的存在,我想请问,你损失了什么?学者无言以对。

这则故事中很有细节感现场感的描述,被壶删除了,引号中是文中双方的原话,一字未易。

壶的问题是,这事是哪一年?哪一位中国学者?另外,这学者有点不太学者,那农妇更太不农妇。问题关键更在于,双方对话是哪跟哪呀?

先假定这事是真的,多年前真有一位这样的中国学者办过这样一件事。这学者挑战佛祖的态度是太嚣张。佛祖既使有,也不会跟你一般见识。无聊!自有口业因果,佛祖干嘛要杀死你呢

的确,佛祖沉默不能证明其有,但也不能证明其无呀。遍观当下的各路神明,基本都是默默无言,以沉默无形为存在的方式。

那比学者还“学者”的农妇是偷换概念,遣词用字更“学者”,有点伪农妇,很怀疑这农妇是不是流落或隐居乡间的文化人。她说:“假如我死时发现佛根本不存在,我这一辈子信奉佛,损失了什么?

做为一种生活方式的选择,她确实没有损失什么。她不过损失了其他的生活方式而己。而且,她还因信奉快乐,这是一个“我愿意”的命题,外人无言置喙但是,她讨论的己经不是关于佛祖的或然了。

可以肯定,这农妇死时仍然会安祥快乐。“假如我死时发现佛根本不存在……”,她的“假如……”如果成立,那根本不存在”。须知在大千世界中,“假如”也是可以叫人安祥快乐的。

她的叫学者无言以对”又是一个“假如”:当你死的时候,假如你发现果真有佛,是千真万确,也有天堂和地狱的存在,我想请问,你损失了什么?

这又是一个或然,“假如”未必就成立,能确定成立的东西就无须“假如”了。

学者无言以对未必就是心悦诚服,换上壶也会无言以对石康有一本书,名字叫《鸡一嘴鸭一嘴》,望词生义用在这儿沾点边。

同幸福一样,安祥快乐也是一种状态和感觉,这种状态和感觉的获得方式和渠道,是多种多样的。未必需要一个真实的前提,比如“空头支票”、吝啬大款用假宝石蒙干女儿。更典型的是心理暗示,不论来自外部还是源自自我,都有可能获得类似的效果。

俞敏洪有一条微博说:“心理暗示对人很重要,有一个人在东北买了一个虎鞭,回家泡酒喝,结果发现每次喝完都虎气生生,大增力量;三年酒完,舍不得把虎鞭丢掉,就想剁碎了吃掉,结果一剁发现是塑料做的,从此喝什么都不再有虎气了。如果我们相信自己能够做成事情,并且从心底里相信,我们通常就能够做成事情。

可见,有时“从心底里相信”,作用真是很惊人。

这篇文字后面还附有大量的照片,总题叫“国家领导亲近佛门,人民有福了!”头一幅是“……接见藏传佛教领袖班禅和……”。实话说,壶丝毫也没有“有福了”的感觉,一见尊容不由联想到反右和文革,想到那些不肯淡隐的血和泪。

一号伟人之下,是一线和曾经的一线的政要,还包括里根和不列颠女王,再往下都是赵本山等艺人。

所以,照片总题“国家领导亲近佛门,人民有福了”,有点问题。常识以为里根、不列颠女王和赵本山不是我们的“国家领导”。可能称之为政要和名流(或艺人)更准确一点。可能编排者以为政要和艺人都是演艺界的,是一码亊,其实不是。

壶不才,但好学,主要还是好奇。曾在某寺问佛与沙弥长时间立于庭院中,也曾在桌旁与道家某派当代传人把酒论道,更有一次是在洪家楼天主教堂(洪家楼耶稣圣心主教座堂)与神哲学院胡神父坐而论道,听傻了一众同行者。

如果壶是政要,或是名流,也有跟班记者灯光闪烁,把壶与和尚、道士、神父,鞠躬做揖恭敬交谈的情景拍照下来,证以壶是各门之徒,就谬矣。与壶是不准确,与各门是大不恭。

政要、名流中肯定有佛徒和别的徒,但壶以为更多的是政务活动和应景做戏。不足为凭,不能一概当真。

那某文章是“献给不信佛教甚至排斥佛教的人们”的,壶说不上信不信,但肯定是不排斥,壶是深得其益的。这篇小读后感,初衷在于觉得弘法文字也应该逻辑严谨和扣题。否则,文章有说服力,而且极有可能适得其反。

壶昨文说到:做好人未必就一定去学佛或信别的什么教,做好人还有别的路子可走今天壶想说:佛法博大,可以让人心存敬畏。人生在世,应该时时有敬畏之心,且应该知行合一,这于人于己都有益。学佛或信别的什么教,可以让人敬畏,这无疑是好事情。但未必敬畏之心,就一定去学佛或信别的什么教。因为,这是两回事两者没有必然关系,正着也许成立,逆向就未必成立。可以和值得让我们心生敬畏的事情很多,比如法律。对法律有敬畏之心,人人奉公守法,就可以做一个好人,建设一个好的社会就有希望。

上个月19号淘书得到一本《蔡澜微博妙答》,到手后就放在枕边,每天睡前必看几条,全书分“访问、饮食、情感、处世、朋友和知识六个部类,昨晚已经看到“处世”了。蔡澜先生是壶佩服的人,他活得明白。私意以为,在这个世界上,自己可以活明白的人,似乎不需要借助外在力量建立敬畏之心。或者借助外在力量建立敬畏之心以后,可以自立自为。

佛法精深,壶对释祖及弘一那样的佛徒充满崇敬,如果假以数年——当然也要有慧根,也许能探得些许堂奥,也期望收获些许怡人的生命圆融。

*那某文壶收藏中有)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5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