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壶生的博

壶里乾坤大 腹中锦绣多

 
 
 

日志

 
 
关于我

壶里乾坤大,腹中是非多。虽为凡俗子,不甘自磋跎。兴豪空酒力,对月少悲歌。踱步红尘里,潇洒一过客。注: 《壶生的博》所有的文字均为壶生原创,拥有全部自主产权,保留所有权益。感谢阅读,如有转引请注明和告之。

网易考拉推荐

No.779 三吐“蔷薇花”  

2012-06-07 17:40:45|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壶枉生几十年,属于至今还没活明白,但是想活明白的那拨人。尽管也知道,想活明白未必就能活明白,再是活得明白未必就是什么好事,更不用说又明白又不明白的了。赶上特殊年头,死于非命和生不如死的,大多都是明白和想明白的人。比如反右和文革。

当然,那些人大多都是铁肩道义的有识之士,壶不能望其项背。尽管如此,说句矫情话,壶想活得明白的初衷依然未改。壶虽非历经坎坷,但也有迷离颠倒的成长过程,迷离颠倒而初衷不改,不乏一点自恋地以为这也很难得。

在活得明白这一点上,壶自以为和王小波是一头的。小波兄在《我的精神家园.自序》里,引用萧伯纳《芭芭拉少校》中安德谢夫父子的对话,表述了他对关于“明辨是非”的看法。如他所述,他经历了这样一个过程:从立志不做“明辨是非的人”,到“这本杂文集,篇篇都在明辨是非”。壶以为明辨是非,孰几就是“明白”。壶自动站在小波这一头,当然也不能望其项背。

壶生之稍晚,反右和文革都赶上了,但无切身痛痒关联。在时间和人为的双重努力下,反右和文革面目日渐模糊,成为陈迹而速朽和“被遗忘”。前者“被遗忘”,后者还不时有颂歌唱响。网上有人以国人名义命名追思江“国母”,过去知道有认贼作父的,现在认魔作母的也见到了。但是,自己愿意认,是自己的事,别自做主张地代表别人。拉大旗作虎皮可以壮声势,心情可以理解。可是,毕竟是认娘的事,这种事是不好代办的。

现在,因为“明白”和想明白而死于非命和生不如死的事,也许没有了。但“明白”依然不见得是什么好事情,可能也会生出许多无奈和烦恼。

虽然知道,想活明白未必就能活明白,想学会明辨是非也未必就能学会明辨是非,但依然在努力。尽管还没活明白,也有两条自以为是的心得愿意奉献,以为活明白有两条路子或许可行:学明白人争取活得明白一点,不学不明白人变得明白一点。前者是知道学什么,后者是知道什么不要学、

日前两文,都涉及到信仰,信仰于人生意义重大。有人说人不能没有信仰,感觉这话有点大,没有信仰的人多了,而且活得挺好的也不少。还有人说,缩小了说人应该有奋斗目标,比如买车,比如儿孙满堂……这话也有点大,混日子的,见的也不少。混日子就是“混活”,“混活”和“混死”在这里可以视为是同义词。

纯粹意义的信仰,早先壶也有。后来皮里阳秋的事见多了,也生过幻灭,幻灭过了,信仰就不太纯粹了。虽然不纯粹,仍然还有。

壶有一间可以权称之为书房的屋子,除了一些书,也有几件摆设和图片。知堂老人写过一篇闲适小文字,历数他书斋中的小骨董。模仿彼老,壶也说一下壶书房中的摆设和图片。知堂老人书斋中的是小骨董,壶书房中的是工艺品,而且多价廉,图片连工艺品都算不上。

壶书房中的摆设有五件:铁铸藏传佛坐像、赭陶佛头像、黑陶观音挂像、钧瓷达摩坐像,还有一尊黑檀关公立像。来源是工艺品店和地摊。

大小镜框八个。较大三幅是剪纸:基督牧羊图、老聃安坐图和钟馗斩鬼图,购自某年山东艺术节;最小的三幅是:邓丽君、舒伯特和马勒的画片,邓丽君、舒伯特的画片取自CD包装,马勒的画片是从书上复印的;最大的一幅是一页《山东商报》:徐悲鸿写的“遗世独立,御风而行”;最后一幅是把某期《三联周刊》镶进去了:王小波的木刻头像。

友人曾发问:你这是政协呀,反映的是什么呢?

壶被问得一楞,懦懦地回答:喜欢。

壶用“弗洛伊德”把自己审视了一番。对呀,这反映的是什么呢?总有某种潜在的信奉决定这种选择吧?

“蕴秀”的小赵说:反映什么?反映主人信奉“慈悲”和“真善美”。

为这一句话,壶把小赵视为一位可敬的朋友。

小赵的话似乎道出了壶的几分潜意识,这些摆设和图片的共性正是“慈悲”和“真善美”。

如果勉强归结于什么主义,那大概是自由主义和人道主义吧。这两个“主义”在我们这儿曾饱受蹂躏,自由主义不用说了,人道主义前面必会用阶级属性先行定义,然后臭不可闻。

壶期望的世界,是一个“慈悲”和“真善美”的世界,但它不是虚假的和被粉饰的。较之于虚假和被粉饰,壶宁可面对丑陋和真实。

有时壶想,这个世界,人的行动能力可以差一些,对思想宽容些。还政治以本来面目,别那么丑陋和让人厌倦、望而生畏。人要把人当人,尤其是统治者,统治者要是不把人当人,那就是魔鬼。

有一条微博:

徐星作家:两德统一的时候,我恰好在德国,一家电视台公布了一些前东德国有关部门的资料,让人触目惊心:兄弟姐妹之间、父子之间互相告发,有的夫妻共同生活了几十年居然不知道妻子必须定期去有关部门汇报丈夫在本周见了什么人,说过什么话。后来这个节目很快就停止了,估计是顾虑会造成新德国的不稳定。”

有一条:

弘电历史#微史之碎#【灭绝】1933年乌克兰大饥荒,克格勃执行了一项重要任务。他们将饥饿中的乌克兰人,同外界隔绝起来,甚至不让外界往灾区运送粮食,乌克兰人也不准离开居住地。所有的火车被克格勃占据着,必须持特别通行证,才能放行,连乌克兰的国家干部,也未能幸免。在那里人吃人的现象到处发生。据估计,死亡700万人。”

一个“慈悲”和“真善美”的世界,是美丽的世界。但它必须是真实的,壶拒绝假设、虚假的和被粉饰。

宋明理学家们说过一句混帐话,叫“生死事小,失节事大”。这句话残害了数不清的妇女。人生人生,在人生中还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呢?

徐星弘电所言,其丑恶超越常人想象。面对这些丑恶的事,壶有过幻灭,但那都过去了。现在是庆幸那丑恶己成过去,而更在意历史切莫重复。

壶同意信仰于人生意义重大,正因为如此,也更应该慎重对待。朝三暮四不好,盲目草率也不好。套用宋明理学家们的句式:生死事小,信仰事大。见过这么一篇博文《找不到我要的雨伞,我宁愿淋一辈子的雨》,忘了文章是写什么的了,可能是说恋爱。这题目挺美丽,与壶而言,用在关于信仰上也挺好。

在事情没有脚踏实地之前,与其投靠,不如固守。固守“慈悲”和“真善美”,固守“自由”和“人道”,固守正义、宽容、良知、感恩和爱……

在美丽的精神固守中,去收获些许怡人的生命圆融。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