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壶生的博

壶里乾坤大 腹中锦绣多

 
 
 

日志

 
 
关于我

壶里乾坤大,腹中是非多。虽为凡俗子,不甘自磋跎。兴豪空酒力,对月少悲歌。踱步红尘里,潇洒一过客。注: 《壶生的博》所有的文字均为壶生原创,拥有全部自主产权,保留所有权益。感谢阅读,如有转引请注明和告之。

No.812 读书/学习胡适之  

2012-07-19 17:29:44|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话”在世纪之交时很兴盛过一阵,在老名家西谛、唐弢之外,还有许多大小新老名家的类似文字,被冠以“书话”之名结集出版,如《知堂书话》。更有许多出版社以丛书方式成辑推出,比如北京出版社那套“名家书话”,就给鲁迅、阿英等近现代大家每一人编了一个集子。壶喜欢书,也喜欢说书的书。兴趣持久了,集腋成裘,手中很有一些这样的书。这几天放在手边又翻的是一套1997年浙江人民版的“今人书话系列”,陈平原、杨之水等12人每人一册。一晚翻一本,翻完了葛剑雄和王晓明——故旧亦如新交,依然是很惬意和醇厚的感觉。昨晚翻的是朱学勤:《被遗忘与被批评的》,也还是很有收获。书可常读常新,因为每次发现都会有不同。

朱学勤教授是历史学者,被视为自由主义代表人物,因“5.12”汶川地震后发天谴短论、博士论文被指涉嫌抄袭和人吃人史观文明输入和文明扩展等观点,置身风口浪尖和被争议。

第一次读朱先生的文章忘记在什么书刊上了,大概是在《东方》杂志上,对他关于“法国大革命”及“法国大革命”与“文革”的看法,印象很深刻。

《被遗忘与被批评的》书中第二篇文章是《想起了鲁迅、胡适和钱穆》,朱先生说:鲁迅、胡适和钱穆“构成了三十年代知识界的柱梁”。

朱先生还说:“现在知识界用以平衡鲁迅的是”梁实秋、林语堂和周作人,梁实秋的雅舍、林语堂的菜谱和周作人的苦茶,被喋喋不休地重复。

朱先生更看重鲁迅、胡适和钱穆,在“并不遥远的五十年前,中国曾经有过鲁迅的社会批判、胡适的自由思想和钱穆的严谨学业”。

关于鲁迅,朱先生笔蕴深情地写到:“在一个没有宗教资源的世俗国度,鲁迅支撑起一个世俗精神能够支撑的高度,已经耗尽了他的生命,他是一座绝岭,拔地而起,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在这块土地上,人人都能谈鲁迅,却是把鲁迅高高挂起,把他晾在高处,任其风干。”“如果有所谓中国文化长河,那么先生也只是一个异数,突兀在那些语言泡沫之上,面容瘦削,独自漂浮。”

知道钱穆是在曹聚仁书中,读曹的中国学术思想史随笔》,近代大学问家的名字记住了两个,一个是锡瑞皮鹿门,再就是钱穆钱宾四,找他们的书看。皮鹿门的书找到两册:《经学历史》和《经学通论》,这两本书被视为“治经者必读书”。

钱穆的书最早找到的是《中国文化史导论》,时间是1987年前后,后来商务出他的书,在东图一次购了架上有的商务版《国学概论》、《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国史大纲》。再后来在蕴秀得到《晚学盲言》上下册。他的《朱子新学案》巴蜀版的是三册,淘书时得到一册(上),“中”和“下”未得到。

钱穆的书是真正的学者书,读之不易。鲁迅和胡适是思想家,读之所得有深有浅,因人而异。思想家之书比学者之书更易惹起阅读的兴趣。王国维、陈寅恪是大学者,著述读之不易,情形仿佛。

余英时是钱穆的学生,在余的一篇文章中读到钱穆草创新亚书院的一段故实。时值香港暑天奇热,钱穆病重(严重胃溃疡),一个人孤零零地躺在一间空教室的地上,余英时去看他,问:“有什么事要我帮你做吗?”他说:“我想读王阳明的文集”。余便去商务印书馆买了一部给他。

壶手头有一部上古版精装上下册《王阳明全集》,就是读余这文章后,找了好多家书店,最后在东图得到的。壶对王阳明的景仰,最初就是来自钱宾四先生。

新近学人踏实如钱穆者日见其鲜,天假以年,读一遍钱穆,不容易但肯定不虚劳。

关于胡适,朱先生更在意他的人格,而非学术。朱先生说:“胡适学术一般,但是大节不坠,人格更有魅力。”

朱先生对现在知识界用梁实秋、林语堂和周作人平衡鲁迅另有意见,他说:“真正能够平衡鲁迅,在鲁迅之外树立另一价值坐标,同时也不辱没鲁迅的是胡适。”

学术成就壶无能置喙,对“另一价值坐标”很以为是。适之先生终其一生都是温润的,他和陈独秀政见不同,他对“雷震案”行事方式持有异议,但不是袖手旁观,而是始终给予援手和关怀。相较于此岸的明哲保身和落井下石,孰几是天渊之别。

朱先生说:“胡适的一生是坚持自由主义的一生。难能可贵的是,他是以与这一信仰相匹配的温和态度坚持了60年,同时不失坚定。他既未被那个时代所激怒,在激怒中一起毒化;又未被逃避那一时代的文人情趣所吸引。他完全有理由走向这两极的某一极,但是这个温和的人竟然做到了某种倔强性格做不到的事情——始终以一种从容的态度批评着那个时代,不过火,不油滑,不表演,不世故。仔细想想,这样一个平和的态度,竟能在那样污浊的世界里坚持了60年,不是圣人,也是奇迹。胡适的性格,与这一性格生存的60年环境放在一起,才会使人发现,这也是一件值得惊讶的事。

关于“温和”,朱先生说:“我们确实需要英国人的绅士风度,淘洗法国式的街垒偏好。”胡适的温和告诉我们,“那样的绅士温和,是以正义而不是以世故为底色。”

这一段话尤其好,朱先生这篇文章网上多有登载,但不知为什么,这段话无一例外都没有被录入。

鲁迅、胡适和钱穆诸先生是壶敬仰的人,鲁迅先生、钱穆先生教给我们良知,他们的人生态度和行为方式与我们普通人不是太有关联,对学者更有示范的意义。适之先生有所不同,适之先生的人生态度和行为方式不仅对学者有示范意义,与我等普通人也是学习的榜样——做一个温和的绅士,正义而不是世故。

适之先生是原则和人格的典范。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