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壶生的博

壶里乾坤大 腹中锦绣多

 
 
 

日志

 
 
关于我

壶里乾坤大,腹中是非多。虽为凡俗子,不甘自磋跎。兴豪空酒力,对月少悲歌。踱步红尘里,潇洒一过客。注: 《壶生的博》所有的文字均为壶生原创,拥有全部自主产权,保留所有权益。感谢阅读,如有转引请注明和告之。

网易考拉推荐

No.819 读书/“政治需要”和“伪历史”  

2012-07-27 15:28:07|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好象是世纪初,曾经在济南某著名书店神神秘秘地买了一册书,那时壶不光在文化市场淘书,每周还到东图、三联、致远等书店“视察”,因为常去是熟客。一天“视察”时,书店女经理给她朋友从书案下拿出几册书,说这是刚接到通知不让再卖的书。她递给壶一册,壶翻了翻,就买回来了。

书不算厚,价格不低,不是20元就是25元,要不是她说这是一本禁书,极可能都注意不到,更别说买了。

这本名字叫《历史的先声》,还有副题: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这是一本文章选辑,选编抗战末、内战前中共机关报的社论,其中许多文章是毛、刘、周的手笔,主题是民主与进步。都是些很好的文章,表达了很好的意思,有承诺的感觉,有竞选文字的味道。从文章意思到作者,想不透此书为何要禁?

读这本书的收获是知道某一段历史时空中,一种得民心的主张。也记住了一个人的名字:笑蜀。这是笑蜀编的书。后来又看到一本笑蜀著的书:《刘文彩真相》。查百度这两个笑蜀是一个人。

如果对文革稍有印象,对刘文彩就不会陌生,大型泥塑《收租院》和“八个样板戏”一样,是一代艺术的“典范”,举国上下,复制品数量众多。刘文彩是一个恶霸地主和罪恶的典型,是一个政治和阶级对立的符号。

读笑蜀关于刘文彩这书,有一种恍然和悲哀——集人间丑恶大成的刘文彩竟然只是一具虚构的政治恐龙。后来逐步又知道一些这样的事情,如山东栖霞的牟氏庄园。这是反面的。正面的也有,比如那些昨是今非和是是非非的英雄和模范。

这就是那时的政治和历史,做蛹者叫“政治需要”。还有多少这样的政治和历史?

因为政治需要,洪杨和义和拳的劣迹没有了,井冈山可以让一个当时的小角色去会师。

因为政治需要就可以随意去改变和伪造历史,对壶这样的人来说,是挺超出想象力的。

谢泳在《北大“反右”时的几本杂志》文中说:“我听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的单少杰说过这样意思的话,他说中国没有宗教,但是历史学在中国特别发达,中国人没有不怕历史的,历史在中国实际上有类似宗教的力量,因为你所做的一切,都逃不过历史学家的眼晴,他们就和上帝一样。中国人不怕上帝,但怕历史。”

感觉谢先生是认同单先生的话的,壶也认同。但壶还想说,中国古来不乏“良史”,而且,史官也的确有别于别的官,颇有点“至上”的味道,是让有劣迹的人(包括多数“君”)畏惧的角色,也有贿赂史官的故事发生。不过,那好象都是很久远的故事,至少是半个世纪再稍前的事,那时的记者、报馆很有些不惧官府和军阀的,有许多史家能秉笔直书和借古讽今。

关于怕历史,壶以为这怕可以导致两种情况发生,一种是因畏知收敛,做好事而留芳;另一种是畏而不敛,是去改造和修理“史官”,让历史听话。尤其是在特定时期“政治至上”时,这种行为更可以理直气壮和堂而皇之。史家若逢其时,恐怕不光做“良史”不能,性命也有虞。君不见,一场文化的大革命,多少史家自行了断和被了断。而且,其中致力“起居注”的还真不多。

“政治需要”很多时候就是泯灭是非和伪造历史,不光是粉饰,有时等同于“借头一用”。谢、单先生说中国人怕历史,但这“怕”在近现代,不光不是宗教徒对上帝的敬畏,而是比中世纪宗教审判所对布鲁诺和所谓的女巫更冷血。

为政治需要去随意伪造历史,用伪历史支撑政治。这样的政治和历史,焉能崇高和正义?这样的政治和历史,是何其的可笑与可悲!

  评论这张
 
阅读(166)|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