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壶生的博

壶里乾坤大 腹中锦绣多

 
 
 

日志

 
 
关于我

壶里乾坤大,腹中是非多。虽为凡俗子,不甘自磋跎。兴豪空酒力,对月少悲歌。踱步红尘里,潇洒一过客。注: 《壶生的博》所有的文字均为壶生原创,拥有全部自主产权,保留所有权益。感谢阅读,如有转引请注明和告之。

网易考拉推荐

No.801 自言自语:思维的乐趣和辩论的乐趣  

2012-07-03 16:18:38|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思维的乐趣》在王小波的随笔中篇幅是比较长的,比它长的大概只有《沉默的大多数》。在文化艺术版王小波杂文自选集《我的精神家园》中,《思维的乐趣》占11页,《沉默的大多数》占13页,最脍炙人口的《一只特立独行的猪》是4页。最长的也不长,但都是可以一再咀嚼的会心文字。

作为一个喜欢和敬佩王小波的阅读者,壶读小波,自以为认同和会心,自以为自己也是一个能体验“思维的乐趣”的人。还是不叫“思维”吧,那有点太不知天高地厚,不符合壶一惯地谦恭和自卑。叫“想”吧,在“想”中确实有许许多的乐趣。

壶如果想明白了一件事——也许只是自己以为明白了——会很高兴。但不会和周围的人说——现在在博上说一点,周围也没有人关注壶想的事,没有“共振”和“应激”。壶不好意思兴致勃勃去说,那也许会弄得彼此都了无趣味。壶不愿意被视为“另类”、“异类”、“不务正业者”,甚至是“危险倾向分子”。壶“走神”——在“自己的世界”里——呆头呆脑神不守舍时,都是在务好了“正业”之外。

壶对自己的“思维”(姑且一用,实在找不到更简捷明了的同义词)成果,不与周围人言,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壶早先也是相信理越辩越明的,后来,随着齿序渐长,对此说从怀疑到现在基本上不相信了。

对人和人纯粹意义的交流和共识,壶在本质上持悲观态度,相信那种纯粹意义的交流和共识历史上有过,现在也不是没有,不过遇不大见。能够左右和影响“交流和共识”的因素太多。许多共鸣都是断章取义,因某利害而同盟和呼应,很多时候是“拉大旗作虎皮”。壶亦不免,当然,壶认为壶不同的是,壶是借嘴说话和借题发挥,最多是有点推卸责任和“拉大旗作虎皮”之嫌,断章取义和利害同盟没有。

陈述——壶视其为是一个辩明是非的过程,这个过程是互动的,实际是用对话 “说服”。“说服”范畴的东西有主观性,不象刮风下雨,刮风下雨有“客观”的属性。当下,多元化的价值取向,党同伐异的画地为牢,刻意的标新立异,每每使刮风下雨也可以被无视和不“客观”。

壶当兵时有一个武松打虎那地儿的战友,阳谷小布——阳谷人姓布。阳谷小布大名鼎鼎,原因是此君“乐”辩。什么话题都可以“无休无止”地辩下去,从一个开始,然后让话题在变化中持续,让所有“对手”都崩溃。烟台老于是个较真的人,在“崩溃”了几数回合后,先立下“规矩”:不准转移话题和偷换概念。但是老于照旧“崩溃”,早己经历过“崩溃”成为旁观者的壶,自以为明白了其中的一点“窍”,老于之所以照旧“崩溃”,原因有两个:一是阳谷小布根本不知道什么叫“不准转移话题和偷换概念”,那“规矩”对阳谷小布是对牛弹琴;二是阳谷小布是“乐”辩,他在意的根本不是“明”理,他的乐趣是“辩的过程”本身,是在持续地转移话题和偷换概念中,让辩论“无休无止”下去,而收获无限的“辩论的乐趣”。

其实,和阳谷小布一样,很多人的“交流和讨论”,也不是为了明白道理,因为道理他们自认为早己明白,他们只是在坚持一个立场,这还是好的,还有许多人只是在坚持一个姿态,寻找的只是一个平台和过程。所以,现在更多的人愿意表述,愿意倾听的人越来越少,听领导讲话那是无奈。

壶曾经有过不止一位喜欢用“不是”做开头语的朋友,其中有两位是职业司机,其中一位是在“不是”后执着宣传他认为的禅宗,另一位是在“不是”后对任何问题都能表述看法,但他俩的表述其实都与“不是”无关。这种对话不是很愉悦,既不想让场面冷,又不想是敷衍。因为,这种职业人中健谈者一般都更自尊。

壶自认为是一位基本合格的倾听者,比方说听人把话说完或照样专注地听完己经第二次听到的故事。但是,也有两种情况使壶困窘和苦恼,一是讨论状况的不一惯,是严肃认真的还是调侃活泼的?那一种壶都喜欢,不喜欢的是两种状态无征兆地切换,比如,认真中突然又出现“认什么真呀”。冰火两重天,很不享受。再是战友“阳谷小布”那种意在“辩论的乐趣”的讨论,如果是一个严肃意义的话题,那更是痛苦不堪,拿头撞墙的想法都有。

壶不愿意进行没有共识甚础的讨论,以为那无意义。见过王利芬一则微博:很多事情没有经历就很难理解个中三味,别人讲到也听不太懂,自己以为懂了,其实真没明白,理解事物多半建立在自己的经验范围内。

王利芬的结论是“理解事物多半建立在自己的经验范围内”,更恶劣的情形是:理解事物要是多半以自己先入为主的立场画地为牢,决定臧否,把所有的结论都导向早己认定的结论。那同样糟糕。

壶写文章,基本立足是整理自己,不存在影响别人、转变别人和提升别人的想法。而且,当下价值取向多元化——这壶持赞成态度。同时,立场画地为牢、思想标新立异,在刻意化倾向上愈演愈烈——这让壶懊恼和无奈。因而,壶对“影响人”这件事情也持悲观态度。壶只是在体验“思维的乐趣”,以求让自己的思想能不断地有所进步。借用小波兄《沉默的大多数》结尾关于“写书”的话:“在这个世界上一切人之中,我最希望予以提升的一个,就是我自己。这话很卑鄙,很自私,也很诚实。”

另外,经过近些年对反右、文革的阅读、思考和梳理,壶厌恶革命,以为一切此类言谈都不太负责,但壶无意参与讨论。

这块土地是我立身立命的所在,一生平庸,早年钟情的戎马情怀,己然淡没了,对另一些东西更在意和感动。比如:“东方圣草生活:[柴静:追求真理的人,才是中国的骄傲!]http://163.fm/3AVlpL0 7年前我问一位老人,你一生挫折靠什么保持年轻时的情怀,他跟我讲了有一次他去河北视察,没有走被当地领导安排的路程,看到一个老农因为太穷没钱看病在卖棺材,就给了他500块钱让他拿回家。他说,中国大地上的事情是无穷无尽的,不要在乎一城一池的得失,要执着。这个老人叫温家宝。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