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壶生的博

壶里乾坤大 腹中锦绣多

 
 
 

日志

 
 
关于我

壶里乾坤大,腹中是非多。虽为凡俗子,不甘自磋跎。兴豪空酒力,对月少悲歌。踱步红尘里,潇洒一过客。注: 《壶生的博》所有的文字均为壶生原创,拥有全部自主产权,保留所有权益。感谢阅读,如有转引请注明和告之。

网易考拉推荐

No.806 小波和小宝  

2012-07-09 18:59:29|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波就是王小波,小宝可能是姓郭——在哪儿看见他姓郭不记得了——也许不姓郭。小波从大学教席自我“下岗”,当了自由撰稿人,写小说,还给《三联周刊》写过专栏。小宝是季风(书店)的老板,主持过电视节目,在《书城》开过专栏。

小波和小宝的文章都好看,从容、别致和会心——在壶这儿,从容、别致和会心被看得很重。

因为从容、别致和会心,小波和小宝的文章壶都喜欢,壶在某篇文章中曾表述过这种“景仰”的意思:剔透的文人,死者如小波,生者如小宝。

小波和小宝的文章都好看,都是壶最喜欢的文章。但小波和小宝是不一样的,有不一样的从容、别致和会心。

小波的文章有趣“好玩”,会心的笑后有眼泪。小宝的文章也有趣“好玩”,嘻嘻哈哈的笑后见正经。

记得小波在《沉默的大多数》中是这样叙述他“沉默的原因”的:

从我懂事的年龄,就常听人们说:我们这一代,生于一个神圣的时代,多么幸福;而且肩负着解放天下三分之二受苦人的神圣使命,等等;在甜蜜之余也有一点怀疑:这么多美事怎么都叫我赶上了。再说,含蓄是我们的家教。在三年困难时期,有一天开饭时,每人碗里有一小片腊肉。我弟弟见了以后,按捺不住心中的狂喜,冲上阳台,朝全世界放声高呼:我们家吃大鱼大肉了!结果是被我爸爸拖回来臭揍了一顿。经过这样的教育,我一直比较深沉。所以听到别人说:我们多么幸福、多么神圣时,别人在受苦,我们没有受等等,心里老在想着:假如我们真遇上了这么多美事,不把它说出来会不会更好。当然,这不是说,我不想履行自己的神圣职责。对于天下三分之二的受苦人,我是这么想的:与其大呼小叫说要去解放他们、让人家苦等,倒不如一声不吭。忽然有一天把他们解放,给他们一个意外惊喜。总而言之,我总是从实际的方面去考虑,而且考虑得很周到。智者千虑尚且难免一失,何况当年我只是个小孩子。我就没想到这些奇妙的话语只是说给自己听的,而且不准备当真去解放谁。总而言之,家教和天性谨慎,是我变得沉默的起因。

初读弟弟因为“狂喜,冲上阳台,朝全世界放声高呼:我们家吃大鱼大肉了!结果是被我爸爸拖回来臭揍了一顿”和“我是这么想的:与其大呼小叫说要去解放他们、让人家苦等,倒不如一声不吭。忽然有一天把他们解放,给他们一个意外惊喜”。壶简直是乐不可支,然后、然后就再也乐不起来了。

《心中有妓奈何他》是小宝《别拿畜生不当人 》集中的一篇,以为不能算是他的名篇,但妙意多多,随手可得。篇中有说“金文明纠错余秋雨”一节:

“余秋雨评价杭州名妓苏小小:‘世界没能给她以情感的报偿。她并不因此而郁愤自戕,而是从情的执着大踏步地迈向对美的执着。……她不守贞洁只守美,直让一个男性的世界围着她无常的喜怒而旋转。’这几句写得有才子性情。金文明对他的指责显得不地道:‘正处于花季年龄的莘莘学子还不清楚妓女是何物。看了余先生的《西湖梦》,很可能会提出疑问:这妓女到底是干什么的?这样风光美好的职业,现在还找得到吗?……我希望这个问题,也能引起余先生的重视。’这种陷人入罪的逻辑有点可怕。因为据此我们也可以说:花季少年读《红楼梦》之前并不清楚丫鬟是可以乱搞的,看了《红楼梦》,他奸污了他家的安徽小保姆——希望这个问题,能引起曹雪芹先生的重视。”

哈哈,是不是嘻嘻哈哈之中见正经?

小波和小宝,一言一蔽之:小波是哪儿痛往哪儿戳,小宝是哪儿痒往哪儿挠。

小波和小宝都是“蔫坏”,别误会,壶这是夸赞。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