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壶生的博

壶里乾坤大 腹中锦绣多

 
 
 

日志

 
 
关于我

壶里乾坤大,腹中是非多。虽为凡俗子,不甘自磋跎。兴豪空酒力,对月少悲歌。踱步红尘里,潇洒一过客。注: 《壶生的博》所有的文字均为壶生原创,拥有全部自主产权,保留所有权益。感谢阅读,如有转引请注明和告之。

网易考拉推荐

No.847 读止庵《沽酌集》“原序”  

2012-09-03 16:40:14|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止庵先生写的和他编订的书手中有好几册,最早得到的是《六丑笔记》、《废名文集》()和《周作人自编文集》(校订)中的《老虎桥杂诗》册,后来又买和淘到他的《罔两编》和《不守法的使者:现代绘画印象》。

手中有的都认真地翻过,还拉杂地看过他其他的文字,都挺喜欢。感觉此人好书、沉迷书、搜集书,研究周作人、张爱玲,还有研究西方文学和西方现代美术,文字耐读,言之有物,术业挺有专攻。

“蛋”挺好吃,就想知道一点下这蛋的“鸡”的事,于是就去百度上查。百度上“止庵”条目下不止一位,筛去那位本名陈豪的晚清画家,锁定的是这位本名王进文的前牙医。这位王进文止庵不当牙医后,当的是记者。写《活着》的余华在成为“先锋文学”大腕前好象也是牙医,这二位牙医“拿牙”的技艺如何不晓得,但“码字”功夫都非同小可。

余华是小说家,止庵现在干什么不知道,百度上没说。不过,窃以为不管他现在具体干什么,肯定是不离搜书、编书和写书,他的文字绝大部分是书评。百度上这样说:“读书是一件很自我的事情,自然,写书评也是一件很自我的事情,但是,当社会发展到今天,这种自我多少有了许多‘折中’:一方面是太‘专业’的书评让人觉得枯燥,另一方面是写作者自己浮躁。但是止庵的评论却轻松地做到了均衡——既专业地保持着读书人的本分,又能从读书人的敏感点给予其本位的认知兴趣。”

话的前半截可能是止庵的意思,后半截是对他书评的评价。壶都很同意。

前些时候在卓越上看到一套岳麓版的没有名目的丛书,说是一套其实只见到三种:杨小洲、谢其章、止庵各一册,主题都是关于书的。一向对这种书有兴趣,作者也是有兴趣的作者,于是就托同事代为网购了。

止庵这册叫《沽酌集》,是一本重版书,重版有一个新序,新序后面是原来的序,叫“原序”。

原序的尾段中有一个意思很得壶心,是这样说的:“我没有受过文科教育,不知道书评写法有无规矩,自己胡乱写了好些,不免造次。不过辩解的话也不是没有。说句老实话,我压根没打算就书论书,不过由此寻个由头,说些自己的话罢了。虽然重要的不是说什么,而是不说什么。其实对待一本书,如同对待古往今来一切事情一样,我所能做到的只有一点,就是不妄言。大洪兄前些时说:‘一件事情发生了,先看事情究竟如何;事实或者不明了,可依常识加以估量;常识或者不够用,可据逻辑加以推断。’”

这意思之所以很得壶心,是因为壶以为,壶很多时候读书,也不过是“寻个由头”,借他人的酒杯,浇自己的块垒,寻找一分似是而非的会心。不至于被沉闷的生活窒息,在庸常的生活中寻找一点有所事事。也许有些无聊,权当以无聊之事遣有涯之生好了。

止庵先生所称的大洪兄是谁,壶不知。他所言也无甚高深——“常识”观点耳。

但大洪兄所言,壶很以为然。因为他所言和壶一惯的主张是一头的,壶引以为同道,很认同。壶看“7.23动车”、看“哈尔滨塌桥”、看“文革”、看“反右”……都试图用这样的视角。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