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壶生的博

壶里乾坤大 腹中锦绣多

 
 
 

日志

 
 
关于我

壶里乾坤大,腹中是非多。虽为凡俗子,不甘自磋跎。兴豪空酒力,对月少悲歌。踱步红尘里,潇洒一过客。注: 《壶生的博》所有的文字均为壶生原创,拥有全部自主产权,保留所有权益。感谢阅读,如有转引请注明和告之。

网易考拉推荐

No.850 最初之书及其他  

2012-09-05 15:03:40|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最初之书

壶也说不清,为何从小就好书,七八岁时就把卖牙膏皮攒的钱拿到书店去买书。记得最初自己花钱买书是在1967年前后。那时书店空空如也,有也是红书和领袖像,别的书很少,而且内容也相关。印象里最早得到的书有三册:《毛主席诗词》、《世界人民热爱毛主席》和《毛主席的好战士蔡永祥》。

《毛主席诗词》是八分钱,关于古诗词壶没有童子功,但背《毛主席诗词》的童子功多少有一点。整本诗词大概是三十七首,另外还有柳亚子一首,郭沫若一首,陆游一首,当时都会背。弄得邻居一个长壶一岁叫小花的小姑娘很羡慕,她妈给她一毛钱,壶带着她徒步到泉城路西头西门桥东的一个小书店也买了一本。那小书店早没有了,位置应该是今天的国美家电那儿。

《世界人民热爱毛主席》应读是一毛一分钱,红色书皮,书如其名,内容就是世界人民如何热爱毛主席,里边有些好多照片。这本书叫我记住了一个比较复杂的外国国名:莫三鼻给,印象中有一张照片,是一些黑人围坐在一起读毛主席的书——那些黑人就是热爱毛主席的莫三鼻给人民。这国名念起来挺绕,但我念的张嘴就出。为后来读翻译小说对付那些长而绕的名字,打下了良好而扎实的基础。后来,莫三鼻给找不着了,一查原来现在通用的译名叫莫桑比克。这样的例子还有不少,比如锡兰现在叫斯里兰卡,爱斯基摩人更多时候被称为因纽皮特人。爱斯基摩人被称为因纽皮特人是有原因的,爱斯基摩(Eskimos)人意思是“吃生肉的人”,有贬意。因纽皮特( Inupiat)人的意思是真正的人,褒贬还是挺分明的。莫三鼻给改叫莫桑比克,锡兰改叫斯里兰卡,也都有原因,太远了,不扯了。

《毛主席的好战士蔡永祥》是一本小人书,就是连环画,也是一毛钱左右。讲的是一个十八九岁的战士,在一座铁路桥当守桥卫兵,大概是杭州钱塘江大桥。他值勤时突然发现,铁轨上横着一根大木头——为什么铁轨上横着一根大木头,不知道,大概最后也没查明白。他奋不顾身,在列车撞上大木头之前,把大木头掀下了铁轨。为保卫乘客、列车和大桥英勇牺牲。

那时得书不易,不光是没钱,也没地儿买。那时买书的地方就是新华书店,大小书店都叫新华书店,后来有些商店也会有一个图书专柜,《毛主席的好战士蔡永祥》就是在原来百货大楼一层买的。

这些壶最初的书,后来都不知哪儿去了,后两种放在今天的旧书滩上是能买几个小钱的,有一些人专门收藏这种读物。

2、其他(1

真正买书是在1978年以后,重版书铺天盖地,身上有时也略有分文。学徒工生活费和战士津贴虽然少得可怜,如果省吃简用集中财力也能买几册。时常有过来人说,那时书价如何如何低,孤立地说不无道理,但就比价而言是睁眼说瞎话,怎么不说说那时收入是如何如何少呢。

做为一个有着近四十买书经历的“书客”,壶对那时书价低不认同。书价虽低,收入更低。1988年,壶的工资是六十几元,而八卷本《诸子集成》是三十九块八,那时己有奖金了,壶一整年发奖金四十元,全部贪匿——变成八卷本《诸子集成》,还剩下两毛钱。后来发心用两年时间进军《二十五史》,十二卷本《二十五史》定价一百九十八元,当存够书价一半时,那书长价了,已经是二百六十元,只能是望而兴叹。后来在一个国庆书市上见到一套长价前的《二十五史》,因为常去书店,店员都不面生,相商给留到下午下班前。

凑起的一百元积蓄在手心中被汗浸潮了,可那一半呢?最终还是怯怯懦懦向夫人开口,言明是借。

拿着二百块钱,一脑子汗赶在书店下班前,搬回一箱子书,一脸的笑。当然从夫人手中借的一百元,自然就不了了之了。

三湘大儒叶德辉是大财主大藏书家,叶氏曾有言“老婆不借书不借”,此语甚得壶心。当然,书绝不可与夫人同日而语。叶氏是老婆和书等重齐观,壶是有夫人才有书。因为书得来不易,故而分外珍惜,偶有所忆,来龙去脉,如数家珍。

3、其他(2

那时出版业的繁荣无法与现在比,但较之于现在也并非乏善可陈。首先态度就端正许多,主观上的烂书没有,什么高定价大折扣的事,更是绝对不存在。好象那时书的定价考量就是印刷成本:纸张、印张、简精装等等。天价书印象似乎是齐鲁版的足本《崇祯本金瓶梅》之后的事。齐鲁版足本《金瓶梅》,是当时不多见的国际大32K开本,精装彩图,沉若砖石,据说是印钞厂印的。

再是现在与那时相比,还有一个挺大的区别。现在出书基本是整套一次推出,那时不是。整套出的有,几册出的也有,更多的是一册一册地出。五册本的《福尔摩斯探案集》,一册一册跟着凑。七十二册的《柏杨现代汉语版资治通鉴》凑了好几年,买第一册是一块七,卖到后来每册是三块五。有弊有利,弊在常有脱漏,利在“积零成整”,否则有些书是无能问津的。再是得一册读一册,也避免了整套得来束之高阁之虞。

壶在以前博文中说过,《金陵春梦》京沪两地都出。北京是北京出版社,上海是上海文化出版社。版封面活泼,红红黑黑,手写体书名,如刀划斧刻。版封面典雅,竖暗条纹饰,印刷宋体书名,一派端庄。两社同时出,壶是赶上那种买那种。版出了七册,版出了八册。因为第八册出在唐人身后,是唐人授权北京出版社整理报刊连载出版的,版无权出。所以,壶手中《金陵春梦》一至七册,具体说不清那册是京版,那册是版,但第八册肯定是京版。

时过境迁,这书现在很被人垢病,很不被看重,书摊偶有所遇,也卖不上价。究竟这书有多少杜撰多少实话,壶不知。但当年也曾有“洛阳纸贵”的风光,文革前大概出了三四册,版权页印有“内部发行”字样,某级以上才可看可藏。是深宅大院之物。

在书的问题上,壶即不是今不如昔派,也不是昔不如今派。既怀恋昔时的平实,也喜欢今天的丰富。只是衷心希望,那真真假假的《金陵春梦》都“内部发行”的时代一去不返。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