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壶生的博

壶里乾坤大 腹中锦绣多

 
 
 

日志

 
 
关于我

壶里乾坤大,腹中是非多。虽为凡俗子,不甘自磋跎。兴豪空酒力,对月少悲歌。踱步红尘里,潇洒一过客。注: 《壶生的博》所有的文字均为壶生原创,拥有全部自主产权,保留所有权益。感谢阅读,如有转引请注明和告之。

网易考拉推荐

No.876 “十.一”劳动节(外一则)  

2012-10-17 12:44:40|  分类: 叙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刚写上题目,在一旁偷窥的老潘忍不住发言了:“哥们,错了。‘五.一’才是劳动节,‘十.一’是国庆节,长假玩乐,举国狂欢。”

“对你小子是玩乐,是狂欢节。对哥哥我,就是劳动节。”

长假期间,老潘儿子儿媳请客,两亲家六口人作“泰国游”。刚才正跟壶白话普吉岛呢,泰国东西如何便宜、人民币和泰铢如何比价、泰国菜如何难吃——据老潘说,泰国菜每菜必放咖喱,又酸又辣,动辄酸溜溜、火辣辣的一锅。

以色香味闻名于世的泰国菜,在老潘嘴下有点不堪,好象是一锅剩菜杂烩。不过,估计老潘写实风格描绘的泰国菜,壶也不会爽。虽然,泰国菜很被老潘垢病,但异国风光、尤其人妖叫老潘唾沫很横飞。

老潘的“十.一”狂欢节活色生香,壶的“十.一”劳动节乏善可陈。

八天长假,参加婚礼一次、请客一次、被请一次、去母亲家两次,共占去了五天,其余三天是“劳动”,整理地下室之类。

长假就这么混混沌沌的过去了,八号一身疲惫地上班——可歇歇了。

………

*(外)安然对视

“‘十.一’劳动节”长假的的第六天——十月五日,这一天也“劳动”了,真实是假“劳动”之名,行喝酒聚友之实。

地下室的灯开关坏了好长时间了,这种水电维修的小劳动,壶也能为。但壶另有用心。壶打电话给妈妈,在电话中问妹夫这两天忙不?——其实,妹夫的电话壶有,打电话给妈妈是故意转一个圈——让妈妈知道。壶对妈妈说,家里地下室的灯坏了,壶修不了,叫妹夫过来帮壶一块修。

妹夫和壶亲如兄弟,平素在母亲处餐桌碰面,总要喝上一杯,但母亲反对喝酒,所以每次都是浅尝辄止,不得尽兴。所以,过几时壶就找点事,名正言顺地喊他到壶这啦啦呱、过过酒瘾——他对杯中物比壶好。

壶又给妹夫打电话:明天不用来太早,别动车,坐公交。

他心领神会。

第二天,妹夫来了,用了半个小时,“劳动”搞定。然后是品茶:红茶、普洱……

然后是夫人把整的几个菜端到南屋的茶几上——夫人走了——她中午有酒局。

在秋日的暧阳下,和妹夫执杯对坐,推杯换盏。

妹夫是个话比较寡的人,人随和,笑眯眯的。喝高兴时表达意见,更是半截话比较多。

他表达的意思,壶有听明白的,也有不知所云的。壶一概点头符合着。其实,此时听明白听不明白,都没什么重要。此时的交流是心,语言不重要了……

多美妙的时光……

一个影子从窗外掠过,定晴一看是一只鸟,停落在窗台外,距我俩有一米半远,侧着头往窗内瞧。

妹夫问:是斑鸠?

是斑鸠。

妹夫又问:今年没来孵小鸟?

来了。在卧室南窗下空调架上。前两天第二窝刚走,现在第三窝刚入住。

妹夫笑了:还挺忙呢。

壶也笑了。

哥俩小声的说着,惟恐惊了咫尺之外窗台上鸟儿。谁知那鸟儿,毫不畏惧,与壶哥俩安然对视。

鸟儿,哲学家般地对我俩审视研究了一番,不再有兴趣、不再关注。气定神闲旁若无人地用嘴在羽毛里,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前前后后、进进出出地梳理打扮。还挺臭美呢。

过了一些时候,再抬眼看,鸟儿在打盹——敢情他也午休?早上起早了?

又过了一些时候,传来几声“咕咕”的鸣叫声——卧室南窗下空调的方向,午酣的鸟儿一下子精神起来,应和着也“咕咕”的叫了几声,又顺便看了我们哥俩一眼,寻声飞走了。

妹夫说:是换班?

不知道。也许。

……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