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壶生的博

壶里乾坤大 腹中锦绣多

 
 
 

日志

 
 
关于我

壶里乾坤大,腹中是非多。虽为凡俗子,不甘自磋跎。兴豪空酒力,对月少悲歌。踱步红尘里,潇洒一过客。注: 《壶生的博》所有的文字均为壶生原创,拥有全部自主产权,保留所有权益。感谢阅读,如有转引请注明和告之。

网易考拉推荐

No.962 小女追星  

2013-01-11 19:27:00|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女儿追星,这是杜鹃做梦也没想到的。虽然女儿高三时她也着急操心,但和别的家长比,她知足了。

包括女儿,今年同学、同事中有四个孩子参加高考,论学习女儿在其中是翘楚。

四个人中,最省心的是刘燕,她女儿用功,属于无须扬鞭自奋蹄的。张玲虽不省心,但也不太着急。她是个儿子,那孩子迟顿,学习始终不强,所以张玲没有大希望,“有个学上就行”。最操心的是李洁,她也是个儿子,那孩子倒是不迟顿,就是不用功,偷着泡网吧,李洁的丈夫又有搓麻的嗜好,弄得李洁焦头烂额,她那个家也是危机四伏。

杜鹃的着急操心是因为女儿迟迟不进入状态,高考前的几次模拟考试,女儿的成绩是忽高忽低。别人家的孩子是挑灯夜战,她女儿是熬时间,心不在焉,有时还偷着看电视。为此家里的电视干脆不开了。但有一天她竟然发现女儿手里捧着一本《红楼梦》,这都什么时候了?

她也知道女儿是焦虑,她和女儿的班主任老师也沟通过,老师说:这一班学生最不好说的就是她女儿,聪明、有实力,发挥得好北大清华也有可能,发挥得不好就难说了。

老师也说:这孩子不进入状态。

杜鹃是个急性子,女儿象她爸,做事慢半拍。可能是青春期逆反吧,和女儿也越来越难沟通。女儿不进入状态,她着急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虽说对女儿的状态挺无奈,但也不是太沮丧信心还是有的。可能不会有太好的发挥,不致于太不堪。北大清华不是不可能,可能性不是太大。考上“985”、“211”还是不应该有问题的。考高中时也是这样,在大家都不看好的情况下,女儿还是考上了最好的重点高中。

最后的结果果然如此,无缘北大清华,考上了一所南京的“211”。和刘燕的女儿在一所学校一个专业一个班。

女儿到外地上学,杜鹃舒了一口气,觉得好日子来了,怎么也得自在几年吧,本科四年,然后考研、读博,准备好学费就行了。至于谈婚论嫁找工作,那些心过几年再操吧。

可是,杜鹃万万没想到,一向被她认为智商过人、情商薄弱的女儿竟然追星。

女儿怎么会变成的追星族呢?杜鹃到现在也不明白。八月底报到上大学,十月份初到上海追星,一个韩国的什么组合,叫什么XO,这不是一种洋酒的名字吗?

女儿不屑地说:“什么XO?人家是EXO-M

反正这名字中有XO呀。别管是什么XO,杜鹃两口子是一百个不同意,好说歹说,软硬兼施,无奈女儿主意己定,铁了心了。一千多块一张票,不给报销,就张口要她的压岁钱,还要在生活费里省。

两口子很无奈,先生对杜鹃说:“象你,也是那么拧。”

没办法。可是不放心呀。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万一有个闪失可乍整。

刘燕也恼火,刘燕的女儿也买了票,两个女孩是一块网购的。最终是两家人,驱车赴沪,保驾护航。

送到场外入口处,那场面可真让杜鹃、刘燕夫妇开了眼界。在鱼贯入场的新新人类中,她们的女儿穿着是最平实的,更多的孩子在衣着、头饰上用足了工夫,有的象兽,有的象鸟,有的象其他的东西,就象过万圣节,妖魔鬼怪齐出笼……

孩子们在场内看,欢呼叠起;她们在场外等,百无聊赖。举目四望,她们发现她们并不孤单,象她们这样在场外等的父母很有一批。都无奈。

 

夫妻俩驱车数百里,当了回护花使者,指望这事只是个一次性的例外。夫妻俩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女儿倒也听话,默默地听,没有翻缠耍赖和顶嘴,以为这事就过去了,谁知消停了不到一个月,又起事端了。

114什么XO组合,移师镇江。那俩个娃偷偷买了票,准备去镇江观看。这一切都瞒着杜鹃,直到刘燕找到杜鹃,她才知道有这事。

为此刘燕和杜鹃这俩个要好的同学还弄得还有点不愉快,刘燕话里话外的意思是杜鹃的女儿把她女儿带坏了。

这丫头也太不晓事了,迁就她一次,她就得寸进尺了。以后还有完没完?旷课逃学不说,演唱会结束多半是时过午夜,如何回南京?有个闪失如何是好?而且在刘燕那儿还担着个“教唆”之名。

杜鹃又恼怒又郁闷,这回不能再夫妻“护花”了,杜鹃专门请假到南京,摆事实讲道理,美娘计苦肉计三十六计统统上阵。女儿是针插不入,水泼不进。又多方动用社会力量,亲戚、同学、同学的同学,一泼泼巧舌如簧的说客车轮说教,女儿终于放弃了。

估计女儿的终于放弃,不是明白了什么道理,估计也不是被“车轮战”弄得不胜其烦,应该是不想担刘燕所说的“教唆”之名。

镇江之行女儿是放弃了,但一个比今冬奇寒还冷的“冷战”开始了,从此女儿对杜鹃带搭不理。

杜鹃不放心,周日到宁去探望,女儿冷若冰霜。弄得杜鹃委屈的不行,眼泪在眼眶里转。憋得难受,打手机给一个闺蜜,电话一通,几乎大放悲声……

 

“冷战” 不到一个月事端再起。什么XO组合又移师南京,搞跨年演唱会。这回不用担“教唆”之名了,女儿根本没有约刘燕的女儿,是单独行动。

这回女儿是下“战书”:新年不回家了,也不用去看她,她要看那什么XO组合跨年演唱会。不讨论、不通融,此场必看。

杜鹃从未感到做人做得这么失败,天天电话,那头女儿是越说越逆反。

演唱会的日子越来越近,杜鹃的心里越来越不踏实。打电话给女儿,女儿接电话,娘俩没说几句,女儿就不耐烦了,要扣电话。

杜鹃说:“你别不耐烦,也别扣电话,我只说几句,这事我不会再说了。我说你是为你好,别人我怎么不说呢?因为你是我的女儿,性格也象我,我象你这么大的时候大概也这样。我不和你讨论追星该不该。只问你演唱会几点结束?”

女儿回答:“一点多吧。”

“你怎么回学校?”

“乘地铁。”

“那时哪儿还有地铁。我查过,地铁十就收车。”

“这么大的演唱会,地铁还不得推迟。”女儿不是很肯定地说。

杜鹃说:“不会。演唱会对你们是大事,对南京是不足挂齿的小事。”

女儿说:“那我打的。”

“能打上?一散场几万观众蜂拥而出,你那慢性子能抢得过?再说就是打上的,深更半夜,你一个女孩子,如果遇上坏人,后悔都来不及。”

女儿说不出什么道理,嘟囔着:“哪儿有那么多坏人。”

杜鹃说:“坏人还用多,碰上一个就麻烦。不多说了。你是大人了,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不能犯不能挽回的错,尤其要想到值得不值得。”

杜鹃没能说服女儿,但这是近期女儿头次心平气和地听她说完话。

杜鹃也想过再去“护花”,又一想,不行。护得了这次护不了下次,护得了一时护不了一世。思来想去还是放心不下,给在南京的同学挂电话,想找个人去接女儿。

她很有把握地拨通了一个“哥们”的电话,当年同这哥们挺“铁”,现在逢年过节也有声讯问候。本以为按两人的交情这是小事一桩,万万没有想到,这哥们推三阻四,让她大失所望。她大为恼火。扣下手机,她心里连说三个“罢、罢、罢”。

无奈又拨一个女同学的电话,姐们倒还行,告诉她,会和老公散场前去接。

她又拨通女儿的手机,女儿说:“不用了,我当晚不回去了,演唱会完了到另一个地方玩通宵。”

杜鹃又拨女同学的手机:“接的事先不定,到时再说。”

杜鹃很无奈,也很无助。

 

跨年演唱会狠疯狂。成了喧嚣的海洋,几万人此起彼伏,台上台下狂呼烂喊。秩序乱了,后面的人都往前拥。女儿拥到前面,站在一个女孩的旁边,估计这女孩应该是个初中生。两个小女孩说话很投机,女孩侧着身子让她一块坐。

演唱会散场了,女儿和女孩说:“咱俩拼车打的吧。”

女孩说:“不用。我爸妈开车来接我。我让他们送你。”

女孩的爸妈开车来了,问:“把你送到哪儿呀?”

女儿说送到哪哪哪,就是玩通宵的那个地方。到地方一看,女孩的爸爸说话了:“孩子,叔叔说你一句,深更半夜你一个女孩子到这种地方不安全,你爸妈要是知道得多担心呀。听叔叔的话,上车,叔叔送你回学校。”

女儿乖乖地上车,车子跑了好几十里路,四十分钟后,到学校了。

 

2012年的除夕是杜鹃的忐忑之夜,她在电视上看跨年演唱会,看到沸腾的现场,那些年轻姑娘小伙激情洋溢的脸,杜鹃突然理解了:这就是青春吧,多美好的青葱岁月!

盯着表,快三点了,她拿不定主意是不是给女儿打个电话。

这时手机响了,是女儿:“妈妈,我回宿舍了。你放心吧。”

“你不是玩通宵去了吗?

“没有。我遇到了一个叔叔……”

当女儿复述到:“那叔叔说‘孩子,叔叔说你一句,深更半夜你一个女孩子到这种地方不安全,你爸妈要是知道得多担心呀。听叔叔的话,上车,叔叔送你回学校。’”

杜鹃的眼泪一下子流了下来:“你没留人家一个电话?”

“啊,没有。”

杜鹃说:“这孩子!不说了,快睡觉吧。”

杜鹃心里踏实了,倦意袭来,直入梦乡。

一声铃声把杜鹃唤醒了,天亮了。2013年的第一缕晨光透入窗帘的缝隙。

是女儿的电话,久违的嗲嗲的声音:“妈妈,我想你,特别想。我想吃门口熟食店的鸭脖。”

“冷战”结束了,突如其来的幸福感叫杜鹃有一种晕眩的感觉:“好、好、好,就去买。等着。”

在长途大巴上,杜鹃想:可惜没有那“叔叔”的电话,真想登门去谢谢他……

------------

*本文虚构,启发“故事”链接:

http://chentu226.popo.blog.163.com/blog/static/92598282012113111495990/

  评论这张
 
阅读(228)|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