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壶生的博

壶里乾坤大 腹中锦绣多

 
 
 

日志

 
 
关于我

壶里乾坤大,腹中是非多。虽为凡俗子,不甘自磋跎。兴豪空酒力,对月少悲歌。踱步红尘里,潇洒一过客。注: 《壶生的博》所有的文字均为壶生原创,拥有全部自主产权,保留所有权益。感谢阅读,如有转引请注明和告之。

网易考拉推荐

No.1193 读《西方哲学简史.绪论》  

2013-11-12 08:30:32|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上周六的《照例淘书》(No.1189)中,壶对《西方哲学简史》的署名略有微议,以为这是编译的书,直接署名“[英]伯兰特.罗素Bertand Russell著”不太合适,有瞒天过海、拉大旗做虎皮之嫌。让人觉得不是太真诚,不如直接署名“某某编译”好,这一点壶仍未改变。不过,壶虽然对书的署名有微词,但不影响壶认为这编译的书是一本值得读的好书。

《西方哲学简史》是根据罗素《西方哲学史》编译的,《西方哲学史》是公认的名著。一部《西方哲学史》使他成为二十世纪最具影响的哲学家,而且名利双收,捎带着获得一次诺贝尔文学奖。哲学家中他是惟一获得此殊荣的。罗素的本业不是哲学,他原本是数学家,是半路出家的大哲学家。

西方原创哲学家代不乏人,各有建树,著述汗牛充栋。那一个也不易读,都是攻坚,对业余阅读来说更是如此。所以,壶对西方哲学所知的皮毛,很多不是来自原著,有些就是来自罗素及其他哲人的“史”或介绍。《西方哲学史》有许多部,收入“商务学术名著”的就有两部,罗素一部,梯利一部,好象大音乐家门德尔松的祖父老老门德尔松也作过一部。感觉与罗素这部最契。因为他不学究,笔瑞洋溢着有一种活泼。这也许因为他是半路出家使然。他的“哲学史”是哲学家写的哲学史。梯利不同,梯利的“哲学史”是哲学家史的哲学史罗素有个人立场,梯利叙述更客观,梯利专注于史,罗素则叙述了社会、历史和宗教等背景,因而他立体和鲜活。也因为这一特点,罗素或被赞誉或被垢病。

与壶而言,读罗素是开卷有益。虽说讲“史”中他不乏自己的观点和立场,但必竟是在讲“史”,讲“史”的基本就是对既往的叙述。他这书的开篇就精彩,不长的绪论,更多的个人的观点。他讲到哲学、神学和科学及其相互的关系,叫人顿开茅塞。类似的议题在木心的《文学回忆录》中也有,感觉木心的观点也许和罗素有关。本心说:“……哲学、科学,拆了宗教的台,哲学成了控告宗教的原告,科学在旁边做证人。”

罗素的叙述专业也更深刻,他说:“哲学是介于神学科学之间的东西。它与神学的共同之处在于,都包含着对人类未知事物的思考;它与科学的共同之处,那就是理性地看待着事物,而不是一切都遵循权威,无论那种权威……凡是能够得到确切认识的知识都属于科学;凡是不能得到确切认识的知识都属于神学。但是还有一片领域,它既不属于科学范畴,也不属于神学范畴,双方都不承认它,这片领域便是哲学。哲学家们最热衷的那些问题,科学根本给不出答案;神学家给出的答案越来越不能让人信服。”

哲学是关于终极的追问,关于宇宙、地球、人……“如果灭亡是宇宙必然的结果,那善良还值得追求吗?智慧这种东西真的存在吗?还是不过是浓缩了的愚蠢?科学家是不可能在实验室里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的,现代人对于各派神学给出的信誓旦旦的答案则是满腹疑团。哲学的任务便是研究这样的问题,不过只是研究不是解决。”

罗素的哲学是基于历史的考察和人的认识,对于前者持得观点也是哲学是世界观和方法论,关于后者他追问的是人的作为。尤其是后者。相对于苍茫的宇宙,人太渺小,科学家能告诉我们的太少,“如果安于现状,不去想那些我们还不了解的问题,人们将变得固步自封和麻木。而神学呢?它带给我们的信念是主观的,武断的,对于自己不了解的知识却偏要给它下一个定义。这是自欺欺人,这样做只会让人变得无知、傲慢。”

而正确的态度就是哲学的态度,“面对哲学提出的问题,无论是刻意回避还是不懂装懂都是无益的。怎么让人们在不回避的情况下,安心地在这些问题面前生活下去,并不受困忧,这就是哲学能为那些学哲学的人所做的事情。”

从公元前六百年至今,哲学一路走来。古希腊时代对立的两种观念,演化成哲学家和哲学的两大类:希望加强社会约束和放松加强社会约束。前者“推崇纪律,推崇教条体系,仇视科学与进步”;后者“是自由主义分子,他们大都崇尚理性、科学、进步,反对不理智的激情,反对一切深刻形式的宗教。”二者都有弊端,“过分讲究纪律和遵循传统会导致社会僵化;而过分倡导自由主义与个人主义又会导致社会不团结,容易内部解体,或者被外族消灭。”

以为罗素大致是赞成自由主义的,但是又对其前景有保留。他说:自由主义的“本质是想建立一种新的社会秩序,摒除非理性义旧教条体系,并保证成功后只对必要领域进行社会约束,以保证社会安定。除此之外,不再多做社会约束。这种想法能否实现,还要看将来。”

觉得他是一位积极入世的智者,喜欢他。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