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壶生的博

壶里乾坤大 腹中锦绣多

 
 
 

日志

 
 
关于我

壶里乾坤大,腹中是非多。虽为凡俗子,不甘自磋跎。兴豪空酒力,对月少悲歌。踱步红尘里,潇洒一过客。注: 《壶生的博》所有的文字均为壶生原创,拥有全部自主产权,保留所有权益。感谢阅读,如有转引请注明和告之。

网易考拉推荐

No.1236 南丰先生  

2013-12-24 22:27:43|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前几天有事路过山师,习惯地往校门西侧的沿街楼看,很诧异:古旧书店不见了。这条街上曾有三家书店和壶关系比较密切,古旧书店是其中之一,另两家是三联和致远。过去经常来,勤时每周必造访一次。这条街叫文化东路,两侧多是学校之类的单位,文化路命名不虚。文化单位多,大小书店也多。三联、致远和古旧三家是其中规模最大的。三联偏东、致远位西、古旧居中而近西。三联出生于此,后来迁移他处,寿终正寝在泉乐坊。致远也是出生于此,只是从生到死没挪地儿。古旧是迁入的。现在,三联和致远都没有了,古旧又不见了。但愿不是没有了,是又迁他处了。

古旧书店是壶追随时间最长的书店,早先在经四纬三路便宜坊的西邻,最初是一间门脸,买一些旧书。隔壁是集体单位购书处。书店有后院,从简易的楼梯上二楼,迎门是一个内部书店。熟了后也常进去,买过几册“内部发行”的书,如《梦的解析》之类。

后来,集体单位购书处没有了,都成了旧书店,再后来旧书店迁到文化东路山师的沿街楼。原地儿成了特价书店,特价书店也去过几次,货色大不如从前,乏善可陈,兴趣终于日渐阑姗,似乎书店更阑姗。不知现在还在也不在。

古旧书店未东迁前,有段时间买过一些民国时老中华老商务的出版物,有四库备要本、丛书集成本、万有文库本等等。据说这些书是阴差阳错,幸免文革烟火的幸存物。斯时红卫兵来烧书,书库铁将军把门,当时的经理耍了个心眼,说没带钥匙,回家去取。不知是门和锁太牢固,还是小将们很文明,书库未遭破门之灾。在时间的拖延中,也不知是小将们不耐烦了,还是另有更重要的事,也许是有意的,集体呼啸而去,书库中的书们躲过一劫。这位经理壶见过,是个南方人,单薄白净,一身书卷气。算来得八十多了。

躲过一劫的书就是这些民国时老中华老商务的出版物。这些书对壶极有吸引力,那时单位与这书店距离极近,午休时必会恭临。现在想那些书真不贵,当时拣便宜的、名气大的抱回一些。比如四库备要本的《朱子大全》,丛书集成本的《周易略解》,万有文库本抱回的多一些:法拉弟的“电”、席勒的剧本,中国书有《元文类》、《栾城集》和《元丰类稿》等等。《元文类》和《栾城集》都是十册,价钱都是十元。《元丰类稿》是四册,价钱是五元。现在看这些书是不贵,等于白拣。但那时也真穷,人穷志短,志不得气,与这些“便宜”大多只能擦肩而过。

2

《元丰类稿》是曾巩的集子,书前有《重刊南丰文集序》,序尾落款“宋元丰八年三月朔日三槐王震序”,由此可知是书编行于“元丰八年”,故名《元丰类稿》。曾巩是江西南丰人,世称南丰先生。如曾国藩被称为曾湘乡,张之洞被称为张南皮。皆以郡望称。当时对曾巩的了解止于文学史聊聊数语,知道他是大文豪,位列唐宋八大家。《元丰类稿》到手,也并未认真看,一个外乡文人,所知仅此而已。没有想到他和济南能有什么瓜葛。

许多年以后,在大明湖的曾堤上漫步,突然意识到南丰先生和济南肯定是有点什么瓜葛。否则,大明湖中怎么会有南丰祠和曾堤呢?于是重翻《元丰类稿》及其他和他有关的书,很有恍然感,南丰先生不仅和济南有点瓜葛,今日之济南,和近千年前的南丰先生干系甚大。

济南,宋时称齐州,辖区较现今为大。南丰先生熙宁五年(1071)任齐州知州,这一年他五十三岁。他三十九岁中进士(嘉祐二年,1057,年近不惑,与少年得志不沾边,但此前他己是名满天下了。

南丰先生本是官宦书香子弟,自祖父致尧至父亲易占曾家共出进士13人。耕读世家,文蕴深厚。但在曾巩18岁时,曾家遭逢变故,地方为官的父亲因人诬告而罢免,曾家顿入困境,“无田以食,无屋以居”。父母、祖母、兄弟姊妹全家18口,父兄不善治家,衣食所累全赖南丰。南丰身体力行,辛勤劳作,终使曾家复苏,衣食有所寄,弟妹有所安,他本人也成家立业。嘉祐二年1057他生活的一个分水岭。三十九岁的他率曾家子弟及妹婿六人进京科考,尽数金榜题名,那一年中进士的,还有一个他后来的好朋友,叫苏东坡。嘉祐二年曾氏子弟再续了祖父辈的辉煌。此后科考曾家又有四人高中。曾氏一门十年十进士,自祖父至尧公曾家77年出进士19。若包括妹婿王安国等4人,共出进士23人,可谓空前绝后。

南丰先生是大文豪,文采好,学问大,当时既为世推崇,后世追随者愈众。宋儒朱熹“爱其词严而理正,居尝诵习”。明之茅坤、归有光,清之方苞、姚鼐等都奉其文为圭臬。其门下也龙凤呈祥,出了陈师道、王无咎、曾肇、曾布等一批名儒。

3

南丰先生是熙宁五年(1071)到的济南,任齐州知州两年,两年七百余天,匆匆一瞬,能干多少事呢?

小事不计,大事南丰先生就干了两件:一是平盗安民,二是民生建设。时过千年,平盗安民只能在史藉中追寻,此一句约略可知,“民外户不闭,道不拾遗”。据说韩复渠主鲁,济南民风是如此,但实在说在下不太相信。南丰先生的“海晏河清”倒愿意相信。

精神领域的东西不好致诘,但南丰先生主持的民生建设,时跃千年我们还在受益。人类能够留给后代的东西无非两样,思想和建筑。思想借助于媒介,使我们得以雨露滋润。如老子和孔子的思想。而建筑有如丰碑,使我们感知历史的沧桑,以至仍受其惠。前者如金字塔、泰王陵,后者最典型的是都江堰、大运河。那南丰先生给济南留下的是什么呢?

南丰先生给济南留下的是“久旱不涸,淫雨不涨”大明湖。

南丰先生是六月十三走马上任的,未几雨季便至。济南城区南高北低,众泉北流不畅,潴留成湖,占城区三分有一。山洪倾泄,积水汪洋,水患年年。南丰治水,别出心裁。中国古城,北门为水门的,济南大概是惟一。门闸合一,涝能排洪,旱可畜水,千年之后的今天仍就发挥着神奇的功效。

中国城市城外有湖者不鲜,但城内有湖者不多见。南丰先生浚湖制荒,环湖建七桥,众泉清流汇聚,挖湖泥筑百花堤,堤柳依依,北渚亭、百花洲、百花阁、百花桥,亭阁水榭错落其间,昔日荒秽之处皆成游人留连的之所。漫步“曾堤”(百花堤)之上。南望山青,俯看水碧,好一个“一城山色半城湖”。

今日景胜大明湖,雏形者,南丰先生也。

往事越千年,千年中有多少个两年呢?恐怕在济南悠久历史上,南丰先生知齐的两年应该列为伟大的“两年”。在下孤陋寡闻,不知济南地面上还有那一项工程千载之后还能惠及后人?南丰先生让今人受惠,也让今人蒙羞。看看当下众多的丑陋建筑、屡出的豆腐渣工程,可以说,我们是一帮愧对先人的不肖子孙。

在治水中,南丰先生是科学家又是艺术家,他把一项实用工程建成了艺术品。猜想南丰先生这两年必定是十分繁忙的。除了平盗、治水及其他的事务外,他还干了别的什么事吗?

答案是干了。

济南有三大景胜:千佛山、趵突泉和大明湖。大明湖在他手下腐朽化神奇,前面已说。那么千佛山和趵突泉呢?和他有关系吗?

答案是有。

千佛山古称历山,乃舜帝耕作之山。但晋豫湘鲁各地称历山之山二十余座。汉儒郑康成、唐儒皇甫谧皆定另有所指,而南丰先生力排众议,考查考证,海内咸服,终使千佛山即“舜耕之历山”成为铁案。趵突泉本是民间称谓,南丰先生在泉边建泺源、历山二堂,写《趵突泉》诗,以“趵突泉”这个响亮的名字,取代了槛泉、温泉、娥英水,瀑流泉等等原来的名字,一名之立,海内弘传,千年沿用不改。

南丰知齐功在当代,惠及千秋。先生离任之时,百姓扶老携幼,拥立街头,起吊桥、闭城门……先生只好在夜深人静时悄悄“逃走”……

每每思之,心必为之动,触景思人,以为效法先贤,或许我们还能进步……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