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壶生的博

壶里乾坤大 腹中锦绣多

 
 
 

日志

 
 
关于我

壶里乾坤大,腹中是非多。虽为凡俗子,不甘自磋跎。兴豪空酒力,对月少悲歌。踱步红尘里,潇洒一过客。注: 《壶生的博》所有的文字均为壶生原创,拥有全部自主产权,保留所有权益。感谢阅读,如有转引请注明和告之。

网易考拉推荐

No.1214 试着学习一点姑置不论  

2013-12-05 12:37:23|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因为宇宙有一个“起初”,而且还是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导出的,这让爱因斯坦很不爽。在爱因斯坦看来,宇宙这个“起初”和上帝那个“起初”太象了,似乎他的公式证明了上帝的的存在,所以他恼火。其实,他的公式说明了宇宙有一个“起初”,并未证明其他。大爆炸之前是怎样一回事,无人知道,因为现在的物理学定律统统不适用,那应该是另一套系统。就象经典物理学适用的是牛顿,现代物理学适用的是爱因斯坦。以为爱因斯坦大可不必很恼火。这些想不通的事,可以有两种方式对待:继续想或是姑置不论(议)。

爱因斯坦是不世出的“超人”,壶是最芸芸的“众生”,根本不能同日而论。但是也不是没有共同点:“超人”之爱因斯坦和“众生”之壶,皆人也。知道了宇宙有一个“起初”,壶不恼火,反而很快乐,而且还想知道还有些什么呢。壶以为壶这种态度就是得益于对某些问题的姑置不论(议)。

当然,所谓的姑置不议是本初和本真意义的,不是调侃和借题发挥,壶曾经写过一篇灵异小说(》),还写过一篇鬼小说(诡谲的夜晚),但这并不意味壶有过灵异经历和见过鬼。这实在是别有用心,另有块垒。那两篇小说在壶的虚构文字中是另类。不过,埽蔽自珍,以为较之于其他人的这类文字并不逊色。

一般说来文字都有意义或意思,但也未必然,有时文字的意思就是文字本身的趣味。曾经的一个对文字意义致诘的年代,壶经历过。对意义的寻找和追究,导致了一种对意义倒胃口的病态的厌恶和回避,但坦诚地说,壶这两篇虚构文字是有些许意义的寄托的,尤其是那只灵异的猫。

话题扯得有点远了,还是说本初和本真意义的姑置不议吧。这些被壶姑置不议的问题,基本都是想也想不明白或极其形而上的问题。包括灵异事件和异类。当然,故意为之的指鹿为马和先声夺人不在其中。

壶这种态度也是学来的,有先贤案例可循。孔夫子是大哲人,在《论语》中夫子数次说到鬼神。《述而》中说:子不语怪、力、乱、神。《雍也》中说:敬鬼神而远之 《八佾》中说:祭如在,祭神如神在。《先进》中说:未知生,焉知死?还有未能事人,焉能事鬼?

以为夫子的态度就是姑置不议,本能地离的远远的。为什么他老人家取这样一种态度呢?以为他老人家就是置疑。祭如在——如在”,也许“在”也许未必“在”,那不祭是不是就不“在呢?如果是真“在”,应该是不问不祭的。夫子在这里耍了个滑头。至于未知生,焉知死?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把关注一下子从鬼神异邦拉回了人世现实——夫子更关注人间事物,关注纲常伦理和人间秩序。

有人说夫子是无神论者,也有人说夫子本质是有神论者。壶以为夫子是似是而非者,因为弄不明白,又不想花太大的精力去弄明白——也许夫子还以为花再大的情力也未必能弄得明白,而且他以为关注纲常伦理和人间秩序比弄明白那些事更有意义。基于此,他就“姑置”和“远离”,以为这不失为一种最好的选择,是秉持中庸之道原则的“权变”。前些年关于意识形态的“不争论”,以为也是如此。

孔夫子说到鬼神之类耍的是“滑头”,也有人是“捣蛋”。前些日子看《罗马帝国衰亡史》,觉得英国大史家吉本对灵异的“捣蛋”,与夫子对鬼神的“滑头”有点异曲同工的味道。

也许当下真是一个末法的时代,灵异、奇迹、感应之类,似乎和我们总是隔着时间和空间的云山雾障——面目含混语焉不详,难以致诘和落实。这一切十八世纪的吉本早有感觉,但他不想、不愿或是不敢得罪神及其信众。对于“超自然”事件,吉本书中不直言其伪,反而责备希腊罗马视而不见。《新约》记载耶稣受难时从正午到申时,大地全被笼罩在黑暗之中”。对于这三个小时的“黑暗”,吉本是这样说的:“我们怎么能原谅那些异教徒的哲学世界如此忽略全能的上帝呈现出的那么多明显的证据呢?……基督和他使徒的时代,他们宣讲的教义被无数的奇迹所证实,跛足可以走路,盲人可以看见,病人被治好,死者可以复活,魔鬼可以被赶走,自然法则经常为教会服务……在泰比利乌斯时代,整个地球,起码是整个罗马帝国的所有省份,有三个小时的时间被超自然的黑暗所笼罩。即使是这种应该刺激人们好奇和对神畏惧的事件,在这个科学和历史的时代也没有引起关注……

这三个小时的“黑暗”,就是《新约》所记载耶稣受难时的天象。吉本不说“这三个小时的‘黑暗’”没有发生,他说的是“没有引起关注”。

五四以来,孔夫子流年大不利,当年吴虞等先贤还只是口诛笔伐,及至“丙午”,摊上掘坟暴尸之灾。深通周易的夫子不知生前有没有卜筮到二千后的劫难。近年夫子又行大运,不光学人鼓噪儒家救世,也时见各地尊孔读经,以期挽狂涛于世风日下,颇有沐猴而冠的风韵。觉得这不过是有点一厢情愿的自淫。

壶眼中的夫子是挺可爱的,有原则但不刻板,有担当敢做敢为。属于达则济天下穷则善自身的智者。中都为宰时,也是“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雷厉风行,打造一方德化之邦。无官责之累时,平易近人,象个老大爷,带着一帮老大不小的门生,游水、骑射,游山玩水……

不近人情和“冬哄”,以为是董仲舒特别是程朱们的事。

觉得对“想不明白”的问题,姑置不议,是挺好的选择。比随便“站队”和“投靠”强。也适用不明白和不了解的事,比强不知以为知随便发议论也强。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