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壶生的博

壶里乾坤大 腹中锦绣多

 
 
 

日志

 
 
关于我

壶里乾坤大,腹中是非多。虽为凡俗子,不甘自磋跎。兴豪空酒力,对月少悲歌。踱步红尘里,潇洒一过客。注: 《壶生的博》所有的文字均为壶生原创,拥有全部自主产权,保留所有权益。感谢阅读,如有转引请注明和告之。

网易考拉推荐

No.1035 “一叶知秋”——知道一点“过去”的情形……  

2013-03-20 09:09:50|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的《济南时报》(2013-3-19B11版“口述历史”是江丹的文章《柳楠湖:我的父亲柳子谷》。文章挺长,一个整版,仔细地读了几遍。起身在书架最下层的大册书画集中,不费劲就抽出了一册《柳子谷书画集》。

壶不习画,也不懂画,但喜欢看画。因为是纯粹的欣赏,所以就不问“其他”,只问喜欢。量力而行地凭喜欢搜集,一年年下来手中也积累了几册。最喜欢八大、黄公望、徐渭和黄宾虹。别人也有喜欢的,比如前几日在《艺术品鉴》杂志上看到倪萍的画,很吃惊。不喜欢她当“脊梁”和她的广告,可她的画让人刮目相看,那么清新天成。她不如不参政,多画画,她一幅画能卖一万多到十几万,供不应求。荣宝斋说:她的画好看又好卖。

壶喜欢画属于“图册派”,对“画作”极少亲炙,画展看过得次数也不多。更惶论收存,既乏银更无机缘,倾数月及一年的“饷银”也买不来倪大姐一幅画。所以,只能在“图册”中领略几许斯文、文雅和风流。

壶也有热衷书画的朋友,出入“堂会”,也收藏,跟着他看过画家在“堂会”上挥毫泼墨,也看过他的若干收藏。觉得那些玩艺,远不如静静地看喜欢的画册。

八大、黄公望、徐渭和黄宾虹都是大师,大家都喜欢。壶的画册也有“新人”,比如吴藕汀、黄秋园,柳子谷也是其中一个。其实,这些“新人”都不是新人,是“出土文物”。由于际遇的阴差阳错,被阻隔在时间烟云的后面,然后又重见天日,惊鸿耀目。

当时购买《柳子谷书画集》花了多少钱,不记得了,版权页上的定价是编码代号,看不懂。图册书好多都是不标价。上网查,有好多家在卖这书,索价一百元到三百元不等,但也查不到原价。

柳子谷先生的画很喜欢,也喜欢集子前先生的的照像,一幅是大幅黑白头像,亲切温润。一幅是半身彩色工作照,矍铄专注。集子前有杨仁恺先生序,集子后有先生生平年表和先生女公子柳咏絮的纪念文字。这册书画集是朝华社1996年的出版物,那时先生己经驾鹤十年了,先生是1901年生人。

柳子谷先生真非“新人”,三十年代就誉满江南,与徐悲鸿、张书旂并称金陵三画家,和张大千、刘海粟等交谊深厚。当年画名卓著,画价每幅银元一百到三百,那时廖仲恺的夫人大画家何香凝,每幅画是二三百元。

柳子谷先生在国民党中任过职,和国民党上层交往广泛,画名盛,画价高,买房置产日子过得很不错。后来荣光不再了,从声名显扬到荣光不再,是怎样的一种经历呢?

四九年柳子谷先生没有象张大千那样走台湾,而是“坚持留在大陆。他说,他不跑,愿意留在大陆等待解放,迎接解放。”

那以后,他就在各地当教员,从中学到大学,直至1962年到山东艺术学院。这其间,柳先生“爱过一次国”,1952年与友人办画展义卖,“筹款报国”,被强令中止。柳咏絮文中说:“您非常难过,流泪了。”

1962年到1966年日子尚平静,1966年迎来了大灾难。柳楠湖说:“父亲的那些画,现在说来太惨了。他整个一生的藏品起码得有500幅,自己画的将近两三百幅,另外一二百幅是徐悲鸿、齐白石、张大千、何香凝、郑板桥等人的。文化大革命我们家被抄了3次,所有的这些画都被抄走了,有的当面就烧。老人就求红卫兵,你们不要烧,这些全是宝贝,你们都拿走,只要交给党组织就行。大学低年级的学生不懂,就烧;高年级的学生则趁人不注意偷偷踹在怀里偷走,这些事啊,没办法。图章足有100多块,和田玉、鸡血石等,也全都被抄走了……父亲就跟傻了一样,什么话也不说了。抄家之前还属于大学教授,抄完了之后就打成了牛鬼蛇神。”

柳楠湖说:从天上一下落到地下,这么巨大的起伏,不是由于我父亲自己的过错,完全是被迫,为时代所裹挟。

柳先生自己没有过错,是时代的裹挟。这时代怎么了?为什么叫一个自己并无过错的人,“从天上一下落到地下”,经历如许的磨难?!

一帮人“口衔天宪”可以为所欲为,而另一帮人“罪孽深重”只能逆来顺受,甚至逆来顺受亦不行。联想起大儒马一浮,面对抄家的革命群众,先生说:可否留一方砚台给我写字?对先生的回应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何其恐怖残暴的革命,何其霸道蛮横的群众。

《柳子谷书画集》收画98幅,很多都是小幅的册页,那大都是他70岁以后画的。那是在抄家后,在他那“八平方的居室”中画的。那些画却是那么的清新,在人生谷底的老人,心地却是那么的阳光……每每翻看,都感动。

俗语说,一叶知秋,柳子谷先生的际遇作为一个特例,也是“一叶”,也可以“知秋”——知道一点点那“过去”的情形……

 

  评论这张
 
阅读(202)|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