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壶生的博

壶里乾坤大 腹中锦绣多

 
 
 

日志

 
 
关于我

壶里乾坤大,腹中是非多。虽为凡俗子,不甘自磋跎。兴豪空酒力,对月少悲歌。踱步红尘里,潇洒一过客。注: 《壶生的博》所有的文字均为壶生原创,拥有全部自主产权,保留所有权益。感谢阅读,如有转引请注明和告之。

网易考拉推荐

No.1021 夜读散笔:“淘气的老和尚”及其他  

2013-03-08 23:35:29|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书架某格有几本不成套的精装书:《俞平伯全集》五册、《汤用彤全集》两册,这是某一次淘书的收获。

俞平伯先生和汤用彤先生都是大学者,世俗名气俞先生更大。

新中国的“红学”大戏是俞先生揭幕的,而且始终是主角之一。这是新中国文化史的第一桩公案,意在彼岸的胡适之。西洋歌剧或舞剧开幕前都有序曲,序曲的主要作用是给出主旋律。俞先生这桩“红学”公案就是后来就是全国性政治大批判“胡适反动思想”序曲。因“红学”公案,俞先生一时红遍国中,当然俞先生早就是文化名人,真正因“红学”公案成名的是两个“小人物”。从此俞先生运交华盖,及至丙午之乱,年逾七旬的俞先生伉俪(夫人杭州才女许宝驯)走在锣鼓红旗欢送的下放干校队伍的队首。俞先生是被领袖借来祭旗的,落难早,磨难频,也许更大的意义是反动标本,“死老虎”也。所以倒也没有遭受胡风、吴唅们那样大的罪。这样的“死老虎”还有一位梁漱溟先生。

俞先生是知堂四大弟子,新诗有大名,散文也好。文革后读过他的诗、散文和唐宋词欣赏之类。觉得他是个很闲适的真“公子”,无恶癖,很可爱的。让他名遍国中的“红学”文字,那时还真没看。

淘到手的五册《俞平伯全集》是第15679册,第1册收他全部的新诗,第567册收他全部的“红学”文字,第9册是书信的一半(第8册也是书信)。不过他的“红学”文字太过专门,绝大篇幅是版本文字校勘,当“闲书” 读味同嚼蜡。

两册《汤用彤全集》是第36册,第3册是是关于印度哲学的文字,第6册是《校点高僧传》。汤先生是哲学史家,研究佛教史和魏晋玄学,是这一领域最著名的专门家之一。他的著作离“闲书”更远。

壶不是学界中人,也不是学界外做学问的,但是喜欢书,喜欢这些有学问的人,喜欢他们的学问书。淘书时每有所遇,不去想看懂看不懂,一般都会搬回来。受一点学问熏陶,感受一点人格魅力,让庸常的日子多一点明丽的阳光。

《俞平伯全集》全十册得五册,《汤用彤全集》全七册得两册。估计没淘到十册,遇到的概率近于零,因为这两套书都是成套定价出售的,零本流出太渺茫;再是学术书在书摊上出现的几率低,成套出现的几率更低;三是近来学术书不仅价格大长,而且“淘客”猛增,也是一个“粥少僧多”。但也说不一定,碰的事也许就有巧,谁知道呢!

2

叶兆言《陈旧人物》收“陈旧人物”27位,每人一篇。叶兆言是叶圣陶先生的孙子,书中人物许多是他爷爷的朋友,耳闻目睹,见多识多,熏染出一身书卷气,文字规矩而又比其祖父灵动,很有味道。

《陈旧人物》的第十四篇是《俞平伯》,也就六足页的篇幅,一个不谙世事的老天真跃然纸上。首段的末尾是叶兆言给俞先生画得白描肖像:“圆圆的大脑袋,穿着旧衣服,看上去像个淘气的老和尚,胃口极好,不停地吃,津津有味”——描写的是专注吃烤鸭的俞先生。

《俞平伯全集》书页前有俞先生的照像,的确是圆圆的大脑袋,眼镜后眼睛也瞪得圆圆的,感觉有点虎头虎脑……俞先生的照像和俞先生吃烤鸭都是文革中暴风骤雨过去后的时候。觉得叶兆言的描写很传神。

叶兆言的短文中记述了这位“少爷”的许多趣事。俞先生是才子,身出名门,学出名师。曾祖俞曲园师从曾国藩,教出章太炎。父亲俞陛云,考场得意,名列探花。俞先生本人是黄季刚的高足,又是胡适之、周作人的学生,一肚子好学问。更难得一辈子老天真。

一生趣事多多,其实让俞先生暴红的“红学”公案也是一桩“趣事”。俞先生和胡适之先生被称为“新红学”的开山,为了清算胡适的“反动思想”,俞先生被借来祭旗——因为俞先生恰巧出版《红楼梦研究》,俞先生始料不及的是学术讨论演变为阶级斗争。

《红楼梦研究》初名《红楼梦辨》,这本书本身就如同一出情景剧。书稿写完就丢了,偏又被朱自清先生逛冷摊遇到,失而复得,印了几百册,事也就划了句号。偏偏50年代初期,俞先生的父亲去世,无安葬费,向书店筹借,无以偿还,就用《红楼梦辨》加两篇小文换名《红楼梦研究》抵帐。

在俞先生是借旧文混几个钱还债,不意被举国讨伐,立即举手投降,虽然荣膺“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但又不幸之中大幸,“成为团结和保护的样板”,虽斯文扫地,却也不像胡风、吕荧经历生死炼狱。

叶兆言说:“《红楼梦研究》批判拉开了文化人大劫难的序幕,紧挨在一起反胡风,然后反右,然后反右倾,一道道的菜连着上,最后是文化大革命。水到渠成,火到猪头烂,文化人一开始都是看客,看着俞先生出洋相,跟着起哄,渐渐看客也开始接二连三地下海,大家都到地狱里去走了一遭。

以为叶兆言说的很有道理,的确是“大家都到地狱里去走了一遭”,命大的九死一生,命不大的就留那儿了。命大还是命不大,自己说了不算,“胎里罪身”,全赖蒙恩。

俞先生是第一流的才子,成就多大不清楚,他九十岁驾鹤西归,应算高寿,数十年困顿,最难得是一生天真。

人活一世,不难于世故,而难于天真,更难于一辈子天真。纵观当下还有多少“天真之人”呢?“天真”不再,岂不也是道德、世风和学术没落的一个标示……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