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壶生的博

壶里乾坤大 腹中锦绣多

 
 
 

日志

 
 
关于我

壶里乾坤大,腹中是非多。虽为凡俗子,不甘自磋跎。兴豪空酒力,对月少悲歌。踱步红尘里,潇洒一过客。注: 《壶生的博》所有的文字均为壶生原创,拥有全部自主产权,保留所有权益。感谢阅读,如有转引请注明和告之。

网易考拉推荐

No.1246 哈佛什么研究所的学者说……  

2014-01-01 07:53:57|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朋友甲好诗文,退休后更专注,是好多家诗词协会或学会的成员,经常创作和参加活动,这些协会或学会都会有一份刊物或是一张报纸,给会员提供一个发表创作的平台。上午,朋友拿来一份这样的报纸,除了看他的诗,主要是看登在显著位置的一位前厅长的诗,诗前有小序,序中说,哈佛什么研究所的学者说中国人对…的评价己到底线之下,然后下面是前厅长以哈佛学者观点为论据写的抨击和歌功颂德的诗。

朋友问看法。回答说,挺好,现在各种说法都可以说。不象从前,这是了不起的进步。放在伟人那时这样是不行的。别说和伟人说的不一样,就是跟着说也未必无灾。伟人曾说过:有话就说,有屁就放。话说出来畅快,屁放出来舒服。这话虽然伟人说过,但他只是说说。话他可以说,屁他可以放。别的人是不行的,拍马屁也有照样丢了身家性命的。比如吴晗积极跟随写海瑞,死于非命。再比如胡风激情澎湃,写4600余行长诗《时间开始了》,开“颂歌”之先河,照样不免牢狱之灾。至于哈佛学者可视为和伟人一样可以随心所欲:有话就说,有屁就放。身在对岸又不时在文革,有何惧哉?但以为他这应该算是放屁。

对历史的把握有时未必必须面面俱到,某些事件也可以成为标识。向达、吴晗在某种意义上就是标识。亲民可广告,而冷血也莫忽略。冷血较之于亲民更有可能成为人性的标识。伪亲民的有,装冷血的鲜。至于哈佛的学者,想来既便达不到陈寅恪、向达的高度,也应是吴晗一流的人物,如果把他放到文革时的中国,享受一下头发几被揪光再死于非命的待遇,他说话还会这般轻巧吗?

国人也有意思,对西方的言论要么诉之为妖言惑众,要么奉之为金玉良言。以为西方言论也分两端,有客观公正的,也有无知和别有用心的。隔岸观火和置身釜上,估计心情和感觉也会有差别。

晚上朋友乙来,说是读到一妙文。这文要求实事求是纠正《决议》的错误。朋友问对这事什么意见?回答说不知道。朋友说他同意。问为什么?朋友说这《决议》出时好多真相尚未披露,现在有一些披露了,所以是应该实事求地重新评价,还原真实面目,客观地加以定性和定位。终究是“华盛顿”呢?还是“斯大林”?如果重新评价能保住三七开吗?为他老人家着想,可能还是维持现状好。既便别人也有责任,既便把受害者,如刘,一块扯进来负责,他的责任也不会比《决议》轻,只能是更重。

对朋友的话有所触动,想从前在下也是铁杆拥趸,是什么时候是什么事让在下不那么铁杆了呢?是在了解一些真相的时候,是真相让在下不那么铁杆了。当看到那么些非人的丑恶,真是幻灭。当看到当下还有人呼唤噩梦,也有愤怒和凄凉。

以为决策的失误和用心的险恶不是一回事,决策的失误情有可原,用心的险恶最好别漠然视之。1945年关于“周期率”的“窑洞对”叫人何其振奋,而1957年动员党内外帮助整风又叫人何其胆寒。50万人沦为右派,竟然毫不隐讳地说当初动员就是“引蛇出洞”。

------------------

*http://slx819.blog.163.com/blog/static/691406272013112803113963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4794992/

*http://news.sohu.com/20090725/n265478334.shtml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