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壶生的博

壶里乾坤大 腹中锦绣多

 
 
 

日志

 
 
关于我

壶里乾坤大,腹中是非多。虽为凡俗子,不甘自磋跎。兴豪空酒力,对月少悲歌。踱步红尘里,潇洒一过客。注: 《壶生的博》所有的文字均为壶生原创,拥有全部自主产权,保留所有权益。感谢阅读,如有转引请注明和告之。

网易考拉推荐

No.1255 把国事化为家事是一种无耻  

2014-01-09 08:14:18|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先很佩服几位革命老人,他们蹲自己的监狱,被往死里整,九死一生,命大或“蒙恩”没被整死,然后得以在拨乱反正中平反。然后光鲜亮丽地出入台前幕后,然后不计个人恩怨和前嫌(没有得失,失的又回来了),视往事为过眼云烟,很能正确地对待领袖、社会和人民,重新操劳国事,也包括家事。此中人,刘主席夫人王同志堪称代表。高风亮节,高山仰止——不禁由衷地赞叹,在当时。

后来,又见事情屡屡升级,已不是什么高风亮节不计恩怨了,而是进步到高唱赞歌歌功颂德的境界。更惊叹所颂之功竟然包括往死里整的桥段。怪味豆的感觉渐渐弥漫上来了。

王同志曾以长者之尊招两家子弟宴酒泯恩仇,化悲剧为喜剧,一时国中赞誉。又告新风霞“我们都是…的好学生”,一时国中惊讶。近来网络又有王同志的新消息,在一博客见文《领袖的后人莫将国事当成家事》,看后想再看看,打不开了。不死心,将文题输入“百度”——“百度为您找到相关结果约1,830,000”,堪称海量资讯,虽然如新闻联播一般,多为一家言语,但也足见关注者和凑热闹的真不少。

文就不引了,索引查阅都极方便,随手可得。文章内容有若干共鸣,当然也有异见。十分同意“莫将国事当成家事”的议论,整了一亿人,死了二千万人,浪费了八千亿人民币,有这么大的家事吗?如果有,那就只能是封建家天下了。是哥俩好、兄弟相残?不同意,以为这是贬低。

为什么作为最大的个体被伤害者,本人及后人却极力想与这事撇清,甚至发出很恼怒的声音,以至疑之有曲折闪烁的肯定。挑战常识的逻辑底线,一再示人以大度,一种类似刑罚中“民不告,官不究”的高姿态,大事化小,小而化之。作为个体人不能不叹其高尚,作为社会人,也不能不叹其没有历史及社会责任感、有别有用心之嫌疑。

百思不得其解,赞之以高风亮节,理不顺、人难服。新风霞般嗤之以鼻,态度虽明了但并未说明道理。手边有一本书:晋夫著的《文革前十年的中国》,是中央党史出版社出版物。以为这是权威出版社,不是什么胡编烂造八卦聊斋的野鸡社。该书369页有一个小标题“《五一六通知》——大动乱的号角”,这几乎是尽人皆知的,但在第303页也有一个小标题:“王光美的‘桃园经验’……”“报告说,桃园支部‘基本上不是共产党’,……三分之一的政权不在我们手里……”那就要夺回权力,“第一个典型是甘肃白银公司的夺权”。结果是:牵连几百人,分别开除党籍、厂籍、留党察看或逮捕法办3人,无期徒刑或死刑2人。“其实,这完全是个错案”。初读此段文字,大为惊异,目瞪口呆,瞠目结舌历史,怎么无情和滑稽呢

断裂、缺失的逻辑链条似乎可以接上了。国事化为家事只是表相,高风亮节的别有用心无外乎有两点;现实考量和投鼠忌器——器,自己也。如果不是别有用心——顽冥不化也是有的——可这儿怎么也不象。同志的“桃园经验”是什么呢?文革的彩排、预演版嘛,逻辑走向呢?自然是文革无疑!

新风霞先生在壶眼中是个可人,白石老先生曾拉着她的手盯着她看,她也真是耐看。新风霞、严风英都是壶喜欢的前辈,都是上天赠予世间不世出的礼物。一场革命,七仙女魂归离恨,刘巧儿绊轮椅。她们是那么的善良、那么的聪颖,遭此劫难,想想都叫人心痛。善良聪颖的新风霞在轮椅写过一些朴实美丽的书,手中有几册,每每读之总落泪。她善良聪颖,但也单纯天真,哪儿能看出这其中有那么多的表里曲折呢?“我们都是…的好学生”——对于王同志自己——这句话说得并不错——有“桃园经验”以为证。在下孤陋寡闻,没听说她对“桃园”这段往事有过什么反思和歉疚。

曲折闪烁的肯定,是不让陈年旧事光天化日之下落实于自己,立足当下向前看,还是基于现实的考量呀。至于投鼠忌器——是因为陈年旧事若晒于光天化日之下,自已极可能会被归为一路货色,文革的受害者不过是具体目标的设定而已。顺着“桃园经验”走,和文革有不同吗?一丘之貉耳。言语至此,还真有点家事和哥们误伤的意思了。高唱赞歌是为自己,是维护“那世界”不崩塌,因为是赖“那世界”而荣光。自私至极!

历史本身不重要,因为历史有再多的血泪也己经过去。清算个人的种种本身也不重要,因为个人的善恶功罪也己经过去。但是对当下又非常重要,因为这些既往的人和事,并不是和我们毫无关联地孤立存在于历史的远处,往昔的人和事并不安分守已,不仅和当下有瓜葛,而且瓜葛甚多。不时有人试图以历史来左右和操纵当下,努力地在借尸还魂。而且,在这些人中也有某些曾经的受害者,不管他们是耿耿于怀,还是宽容大度。对既往的丑恶,取一种回避理性反思的姿态。

对一件事情,比如反右或文革,初衷如何,莫一是衷,各说各话,但是手段、过程和结果,还是有事实的。阴谋手段、流氓行径、血腥残忍……这已足以定性矣。

世事诚怪哉,说破也简单,不象想象的那么复杂。想从根本上消灭灾难、不重蹈覆辙,指望不上这些人。这是一些本质上的既得利益者、利已主义者、偏执者,其思想和行为与什么样的意识形态和道德原则也不沾边。

把“公愤”化为“私怨”是不对的,把国事化为家事更是一种无耻。

——————————

*http://bbs.news.163.com/bbs/country/379749910.html

*http://www.chicac.com/a/lishi/20140105/54017.html

*http://history.people.com.cn/GB/205396/17144204.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68)|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