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壶生的博

壶里乾坤大 腹中锦绣多

 
 
 

日志

 
 
关于我

壶里乾坤大,腹中是非多。虽为凡俗子,不甘自磋跎。兴豪空酒力,对月少悲歌。踱步红尘里,潇洒一过客。注: 《壶生的博》所有的文字均为壶生原创,拥有全部自主产权,保留所有权益。感谢阅读,如有转引请注明和告之。

网易考拉推荐

No.1466 有一种感伤叫老了  

2014-11-13 07:49:51|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老孟是老潘的同事,也是哥们和领导,两人共事快二十年了。老潘命好,原来在物资局下属的一个单位工作,单位垮了,老潘拿了一笔补偿金,他的联襟是一个负责干部,帮他调进学校。进了学校,就在成教办跟着老孟干,老孟是成教办主任,老潘开车。

老孟和老潘都属马,同岁,老孟的生日是三月,老潘的生日是九月,那时都是四十刚出头。成教办管成人培训,时常在全省各地跑,办培训班和联合办学,一年倒有大半年在外头。用老潘的话说:“一年到头,我和孟主任睡一屋的时候,比我和我妻子都多”。

老潘说话有两个频率很高的词,“我妻子”和“方方面面”。

老潘一年四季,打扮的都很光鲜亮丽,啥时间皮鞋都擦得铮亮,衣裤都一尘不染,每天都换衬衣和袜子。老潘很得意:“每天早晨,我妻子都会把干净的衬衣和袜子放在枕头边……”

老潘不仅衣着讲究,也比较注意保养,抽屉里从来不缺水果和糖块,这不是“我妻子”弄的了,弄水果和糖块的另有其人,是女朋友们。为什么是女朋友们呢?老潘女朋友比较多,经常给他弄水果和糖块的是小秦和小姚。

有一次老孟和老潘出差,老潘洗完脸,从包里掏出一瓶大宝XOD蜜往脸上抹。

老孟说:“哟,真讲究。”

老潘得意地:“是小秦放我包里的,她说男人也得保养。叫多吃水果和糖块。水果富含维生素、糖块有力量。”

老潘让陈科长很嫉妒。陈科长是那种没大有女人缘又很不甘心的人。小秦是陈科长科里的兵。

陈科长和老潘不对付,当然老潘也瞧不上陈科长。陈科长也比较注意着装,但不知为什么,衣服穿在他身上极少有不别扭的。最常见的是衬衣领口奇瘦,扣不拢扣。虽然领扣通常都不扣,但不扣和扣不拢是两回事。不扣是随意和潇洒,扣不拢就挣得两肩往前揪,显得有点猥琐和龌龊。陈科长当过兵,“军容风纪”不该如此呀。看来陈科长也没有一个老潘那样的“我妻子”。

老潘和陈科长不对付,但和老孟对付。在非正式场合都是喊老孟“哥”,连姓都不带,透着发自内心的亲切。

老潘和陈科长说话往往针锋相对,起初陈科长没把老潘放在眼里,说话不免有尖有刺。谁知老潘根本不吃他那一套:“又不是私营企业,我不吃你的不喝你的,你算老几?”

同样的话老孟说得,陈科长说不得。如果是陈科长说,老潘是针锋相对。如果是老孟说,老潘是笑嘻嘻的一块说,就象说得是别人。

老孟老潘,老一唱一合,也是一景。如同有剧本和导演,话来语去,妙语连珠,从来不会掉到地上。

老潘平常开一辆广州标致。有一次老孟带队公差去青岛,去的人多,借了外单位一辆商务车。还是老潘开车,一同去的有陈科长和小秦。小秦人长得漂亮,陈科长对她很上心。

陈科长跟着老孟出差去贵州,在黄果树景区门前买了苗银首饰,回来送给小秦——小秦没要,还有其他一些事,小秦都告诉了老潘,老潘又愤愤地告诉了老孟。老孟没告诉老潘,陈科长要送给小秦的首饰,在黄果树景区门前十块钱能买三套。

老潘的儿子在青岛上大学,搭车一块回来。陈科长不知是那根筋搭错了,在车上对老潘的儿子说:“你爸爸和你秦阿姨关系可好了。”

弄得老潘的儿子眼光狐疑,看看小秦又看看老潘。老潘翻脸要揍陈科长。

陈科长说:“我是开玩笑。”

老孟对陈科长向来是客客气气。老孟对看得上的人很性情,比如和老潘称兄道弟,也说火就火,摔过盘子砸过杯,完事照样好。老潘说:“孟主任对谁好才发火”。

对看不上的人很是客气,比如对陈科长。开口必是陈科长。

老孟这次对陈科长不是很客气:“陈科长,你这玩笑开得不大象玩笑。玩没有这样玩的,笑也没见有谁笑呀。”

陈科长还狡辩,洽好车到了高速路生活区,老潘一打方向拐了进去,一脚刹车停下来,然后拉开车门,揪住陈科长的脖领子就往车下拉。要动粗。

老孟大喝一声:“住手!”

老孟下车把老潘拉到一边:“你要干什么?怎么还动手。”

老潘说:“没事。我吓唬吓唬他,省得他继续胡说八道。”

老孟:“你吓唬不住呢?”

老孟:“那…那就教训他,这小子点眼药已经不是第一回了。上次单位联欢,家属都来,他缠着我妻子和他跳舞。对我妻子说:你知道老潘在单位的事吧,他事不少,你得小心点。来咱俩跳舞,叫我老婆和老潘跳。这小子方方面面都是人渣。那回我就叫想揍他,看他老婆那德行。我和她跳?两口子一样的玩艺,都够恶霉人的。你看他吃个饭,哈喇子长淌……”

老孟乐了:“你小子看那么仔细干吗?我告诉你,这事就算了。你想揍他,等我不在场的时候。那也不行,那就没人善后了。吓唬吓唬就行了。估计他也老实了。”

上车。继续走。老孟说:“刚才那事谁也别往心里去,哪儿说哪儿了。”

又对老潘的儿子说:“小子,没事。你爸爸和陈叔叔、秦阿姨都是好朋友,平常开笑惯了,逗着玩。你爹也是。玩不起,说急就急。”

老潘反应多快呀:“哪呀?我那也是逗着玩,那能动粗呢?咱都是文明人。”

这事就过去了。从此陈科长和老潘,二人面上照旧,但陈科长话里话外再不敢拿老潘开涮了。

2

一转眼二十年快过去了,老孟和老潘都站在六十的门坎上了,年底就退休。但是逗性依然。

老孟在办公室坐了一上午,起身活动活动,去了洗手间。一推门,看见小便前池站着老潘,低着头看自已“那东西”。

老潘抬头见进来的是老孟:“哥,亲自来?打个电话兄弟替你,去接你也行呀。”

说着又推门进来一个人,办公室的笔杆子老徐。老徐说:“俩人在厕所里啦俏俏话呢?”

老孟:“什么俏俏话呀?进来方便,正好看见老潘低着头研究自已那东西。”

老潘笑嘻嘻地:“没研究,顺便看看。”

老孟:“有啥看头,还能长?”

老潘:“长啥呀?光抽抽了。”

老徐笑了:“还剩多少?没十四点五了?”

3

“十四点五”是个典故。

老潘和“我妻子”喜欢听收音机,专听广播电台半夜挡的“金山夜话”。

“金山夜话”是一挡涉及情感纠葛和房中困惑的节目。如果头天夜里听见热闹的事,第二天老潘就会寻机进行小范围的复述。小范围就包括老孟和老徐。

有一天老潘兴趣勃勃地问老孟和老徐:“你俩是文化人,问你们个事,你们说中国人那东西最大的有多大?”

他笑嘻嘻地冲着自己裤裆一比划。

老孟说:“不知道。没研究过。”

老徐反问:“你说是多少?”

老潘:“告诉你,记住了,最长的十四点五公分。”

老孟问:“谁说的?”

老潘:“金山昨天晚上说的。”

老徐又逗他:“是昂首挺胸的时候,还是垂头丧气的时候?”

老潘:“当然是昂首挺胸的时候。”

老孟也逗他:“你没量量你?”

老潘:“量了。”

老徐又问:“多少?”

老潘很骄傲:“十四点五还硬棒。”

硬棒就是还多的意思。

老孟:“吹牛吧。怎么量的?谁给你量的?”

老潘很认真:“真不是吹牛。扒拉起来,我妻子和我一块量的……”

闻言,老孟和老徐乐不可支,老潘也很响亮地一块笑。

4

还是回到洗手间。

听到老徐的问话,老潘感叹说:“哪还有十四点五呀,眼看着越来越抽抽。”

老孟:“是不是,煽都煽不起来?”

老潘:“是呀。”

老徐很好奇:“什么搧都搧不起来?”

老孟说:“这也是个典故,到你办公室说。”

5

三个人到了老徐办公室,老徐问:“什么典故?”

老孟说:“这些年老潘跟着我出差最多,两人出差,住一个标准间,老潘这小子有个习惯,如果天气不是太冷,他洗完澡不是擦身子,而是晾……”

老徐饶有兴致:“晾?”

老潘笑眯眯地:“晾干呀。这样比较卫生。”

老孟说:“所以,老潘洗完澡,就光着腚在地上乱转。一年又一年在我眼前晃荡,白花花的很匀称……”

老潘很得意:“那是。”

老孟叹口气:“晃着晃着也老了。有一天,前年吧。老潘洗完澡又晾。这回是冲着电视机,坐在床沿看电视。我从背后看老潘右手来回搧。就问他:你干什么呢?他回答:哥,真是老了。以前它夜里早上起来好几回,现在搧都搧不起来了。”

老徐笑出声了:“噢。是这么回事呀。你这是使用过度,过劳。要退休了。也是没办法的事。

老潘:“不是。就是老了。说不定你俩还不如我呢。”

老徐比老孟和老潘小一岁,也五十九了,他也笑眯眯地说:“未必吧?我们不象你那么作。”

老潘又感叹:“想当年迎风尿十里,现而今顺风漏一鞋。当年我老潘,洗完澡,把浴巾挂那上边,能当浴巾架用,现在搧都搧不起来。”

说完故作伤心状。

老徐又逗他:“别伤心了。男人老了都这样,不光你。男人吗,都要经历几个阶段。刚开始有想法有能力,然后是有想法有办法,再然后是有想法没办法,再再然后是想法也没有了。于是,就去教导年轻人要学好、要上进……”

随后又长叹一声:“有一种感伤叫老了。”

  评论这张
 
阅读(273)|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