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壶生的博

壶里乾坤大 腹中锦绣多

 
 
 

日志

 
 
关于我

壶里乾坤大,腹中是非多。虽为凡俗子,不甘自磋跎。兴豪空酒力,对月少悲歌。踱步红尘里,潇洒一过客。注: 《壶生的博》所有的文字均为壶生原创,拥有全部自主产权,保留所有权益。感谢阅读,如有转引请注明和告之。

网易考拉推荐

No.1473 山高水远(3)  

2014-11-20 07:51:09|  分类: 我的瓦尔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十一场

111,山路。水边别墅。

吃过饭,四个人走出餐厅。上了田致远的黑色别克车,车子沿着山路上行绕过行政中心,最后停到山脚下水边的别墅门前的小广场。唐大龙、夏雪儿从车上提下行李,四人走向别墅。唐大龙淘出钥匙……

走在最前面的田致远先掏出钥匙,开了门:“我这有。”

112

别墅屋内。

唐大龙对叶宁馨、夏雪儿说:“你俩快两年没上山了,这别墅也又装修了一次,不累的话,你们就自己走走看看。我和致远说点事。”

田致远点点头。

唐大龙和田致远出了别墅院门,拐到养心园别墅区中间的甬路,沿着路往上走。

113

夏雪儿和叶宁馨在各个房间去了一遍:门厅、办公室、南北卧室、餐厅……然后开开门厅的北门,走到房北侧的游泳池边,折回屋,又从南卧室的西门走上木凉台,再沿着木凉台木栈道楼梯下到水边的钓鱼台……

夏雪儿和叶宁馨不时地说着什么,很融洽的。

叶宁馨:“你经常来山上?”

夏雪儿:“也不经常,来过两次。左岸会馆建成后这是第一次来。这次是住在会馆,以前住过行政中心的二楼,也住过养心园的别墅。不过,别墅人多还行,人少了,我可不敢住。”

叶宁馨:“我也是,住过行政中心的二楼,这儿建成后,来了都是住这儿。平常大龙在这儿住,住北边屋的火炕。致远住南边的卧室。他俩胆大。我自己是不敢在这别墅住的。”

叶宁馨四下看着,感叹着:“这大龙真能折腾。”

夏雪儿:“就是。唐大哥真是不简单,每年山上都有变化。今天你歇歇,明天我们走走,我给你照相。”

两人沿着木栈道楼梯往上走……

 

第十二场

养心园。

唐大龙和田致远沿着养心园别墅区中间的甬路向上走,脚下是一道绿草掩映的水溪,两旁的别墅被翠竹遮挡的影影绰绰。走到尽头,是一个石砌的门,出门回望,石门上有三个大字:养心园。

田致远:“你怎么把她弄来了,今天把我惊出一身汗。”

唐大龙:“是你自己把她弄来的。我还想问你呢。你干什么告诉她你上山?”

田致远:“前天,她打电话,我就顺口一说,她要我带她来,我说不行。”

唐大龙:“你这顺口一说,她就来了。昨天傍晚接她电话时,她正往山上走,到山门了,拦都没法拦。”

田致远:“她想干什么?”

唐大龙:“她说,是好奇。”

田致远:“好奇?好奇什么?”

唐大龙:“对宁馨好奇。她说宁馨在她心中是个谜。宁馨是她和你中间的一座山或是一道河,是一个固定的距离。”

田致远略一沉思:“她说得没错。”

唐大龙:“别说,雪儿的性格和宁馨是有相象的地方。你小子真有艳福。”

田致远:“什么艳福呀?也是自寻烦恼。我可不象你那么拿得起,放得下。”

唐大龙:“要是遇见雪儿这样的,我也放不下。哎,你和她有真事没有?”

田致远:“什么真事?你小子什么时候趣味能高尚一点。”

唐大龙:“得了吧,你带她上山,这交情,能没事?”

田致远:“真没良心,那还不是为了给你拍宣传片。”

唐大龙:“我承认,是给我帮忙,可是我也给你们提供方便了,你也不能没有良心呀。”

田致远:“谁需要你提供方便。你又不是没看见,我带她上山住的是两间房。”

唐大龙:“演——白天是两间,谁知道晚上几间。”

田致远:“你……”

唐大龙:“得、得,爱几间几间。纪委都不管,我操这闲心干嘛。小说家有几个不花的,你这样的还真是少。哎,你和雪儿交往,宁馨一点都不知道?”

田致远:“你今天不是看见了吗,是不知道。”

唐大龙:“这就有鬼。为什么瞒?瞒人无好事。灰色收入。”

 

第十三场

山路。左岸会馆。一楼茶室。

唐大龙和田致远出了养心园,沿路绕过行政中心,顺着龙顶南半山腰的道路走到左岸会馆,到了一楼的茶室。田致远打开大喇叭的电唱机,是蔡琴淳厚的歌声,他把音量调的若有若无。

唐大龙和田致远分坐在圆木大茶台的两边,唐大龙烧水沏茶:“这是山上今年的新茶,买到六百八一斤还供不应求。不买了。自用。送给朋友尝尝,都说不错。走时你拿几盒。”

田致远接过唐大龙手中的茶叶盒,用手扇着闻了闻:“嗯。是不错。”

唐大龙给田致远和自己斟上茶:“哎,致远,你说你和雪儿的事,如果宁馨知道了会怎样?”

田致远:“怎样?今年“五.一”,宿舍院前楼的老于离婚,院里纷纷扬扬。我们宿舍院不大,就两座六层的楼,六个单元,不到七十户人家,这是这两年第七对离婚的,平均一个单元一对还多。对门二嫂对宁馨说,妹子,看住你们家致远,他才貌双全,好多女人盯着他呢?“

唐大龙:“宁馨怎么说?”

田致远:“宁馨说,没事,他不敢。二嫂问,为什么他不敢?宁馨说,他要是敢,我就让他净身出户。二嫂说,净身出户怕啥,出了户,马上就会有人接着……”

田致远喝完杯中茶,唐大龙又给斟上。

田致远接着说:“宁馨说,说的是净身出户,净身,是象太监那样净身——我的东西都给留下。说得二嫂一吐舌头。”

唐大龙:“噢。就因为这个,所以你比较自律。”

田致远:“不是。她也就是说说。她可做不出来这种事。这回她母亲去世对她打击太大,有一天夜里她哭醒了,抱着我一条胳膊说,致远,妈妈走了,我光剩下你了,你要对我不好,我就死……”

唐大龙“唏嘘”地晃了晃头

田致远:“所以她不会让别人净身,但她自己会出极端。”

唐大龙:“那雪儿和宁馨在一起,你就这么放心,就不怕出事?”

田致远:“没事。雪儿善良。她虽然对我有想法,但她见了宁馨不会忍心去伤害她,尤其是现在特殊时期。”

唐大龙:“这对雪儿太残酷,不公平。”

田致远:“是呀。太残酷,不公平。所以,总想让她疏远我……”

唐大龙点点头:“你和雪儿是怎么认识的?”

田致远:“那是五六年前,北京来了一个导演,想搞一个电视连续剧,剧协的老齐联络了几个人,一块弄剧本,这几个人中有雪儿和我,那时雪儿还在电视台,还没自己干。那段时间,几个人经常在饭桌上讨论剧本,事情后来有点纠结,时间一长,雪儿不愿参加了。大家发现,别人打电话联系,雪儿都敷衍说有事。只有我打电话,雪儿才可能来。后来电视剧无疾而终,大家很少再联系,只有雪儿和我的联系没断。”

田致远挠挠头接着说:“有一次午饭前,雪儿打来电话:‘田老师我在你的附近,中午我请你吃饭。’口气是命令式的。吃饭是在“小城故事”二楼的窗旁,那天两个人喝了九瓶啤酒。最后,雪儿呜呜地哭起来了。我哪儿见过这个?哭的我束手无策,别的桌上的人也往这儿看,好象我把个姑娘怎么着了呢。等她止住了哭泣,我一询问,原来是在单位和领导发生冲突,受了气。那次我很感动,一个女孩子,受了委曲找你哭。我心想,我这辈子就把她当亲妹妹,一定对她好。”

唐大龙:“光是当妹妹?”

田致远:“我是这么想的。后来她好象不是。有事喜欢找我。谈男朋友了,告诉我,叫我参谋。谈吹了,也告诉我,嘻嘻哈哈的,也不见伤心。后来有一次对我说,她谈不成男朋友的责任在我,如果她大几岁或者我小几岁,不就行了。又说,大几岁小几岁也无所谓,我要是和她一样是自由身就好了。”

唐大龙:“我早把你看透了,你是都喜欢,而又都认真。宁馨的优势是你们认识在先,雪儿的劣势是你们认识在后。”

田致远沉思的点点头。

唐大龙:“你想让她疏远你,怎么能让她疏远你呢?”

田致远:“我也不知道。”

唐大龙:“有人追她吗?”

田致远:“有呀。其中有一个就是她的合伙人大周,她大学的同学,小伙子我见过,挺不错的。再说吧,有机会你也劝劝她。”

唐大龙:“好。“

唐大龙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按通手机,说话:“喂,雪儿,还在别墅?等着,我开车去接你们过来吃饭……”

 

第十四场

141,左岸会馆,天已全黑。

吃完晚饭,唐大龙、田致远、叶宁馨、夏雪儿,拐出餐厅,走下台阶。走向唐大龙的黑色吉普车。

唐大龙:“我送你们去别墅。”

叶宁馨:“你喝酒了,能行?”

大龙:“一瓶啤酒,没事。”

唐大龙坐在驾驶座上、田致远坐在副驾驶座上、叶宁馨上了后排座,夏雪儿也跟着上了后排座,车子沿路向别墅开去。

142,水边别

唐大龙的车子开到了水边别墅的门前。田致远、叶宁馨、夏雪儿下了车。道别后,夏雪儿又上了车,坐在副驾驶座上。

唐大龙在车上对田致远、叶宁馨说:“我不下车了。明早七点吃饭,愿意开车,开车过去。愿意散步就溜达着过去。这儿也能开伙,但别费那个事了。我住在会馆办公室里套间,雪儿住客房,有事打手机。别墅有热水,早点休息。明早见。”

143,山路。吉普车大灯照亮了车前的路。

唐大龙:“雪儿,叶宁馨给你的印象怎么样?”

夏雪儿叹了口气:“很好。”

唐大龙:“我知道你很矛盾,姐姐是很好,可这个姐姐又是情敌。”

夏雪儿:“就是呀。她要是没这么好该多好啊。”“

唐大龙:“为什么?”

夏雪儿:“那事就简单了。她要是没这么好,显得我好呀,我就可以把致远抢过来。可是她这么好,不忍心抢她的男人,再说,她这么好,那个男人也抢不来……”

144,左岸会馆。

吉普车到了左岸会馆。车停下来,唐大龙、夏雪儿走下车,站在路边说话,然后走到水上平台。

唐大龙:“多明白事的妹子,听哥一句话,死了这条心吧,致远就是你的一个哥。面对叶宁馨这样女人,你下不去手,而且你也抢不到手。如果抢,结果只能是两败——不——是三败俱伤……”

夏雪儿:“我明白。”

唐大龙:“明天你陪着叶宁馨在山上走走,拍拍照,也积累点宣传图片。”

夜风有点凉,夏雪儿打了个寒颤。唐大龙:“走吧,休息吧。”

两人向会馆楼内走去。

 

第十五场

151,左岸会馆。早晨。

吃过早饭。唐大龙、田致远、叶宁馨在大厅楼梯口说话,夏雪儿上楼。

唐大龙:“出去走走……”

夏雪儿:“我去拿相机。”

一会,唐大龙、田致远、叶宁馨、挎着相机夏雪儿走出左岸会馆。

唐大龙的手机响了:“我在山庄,好的。到行政中心,二楼办公室。”

唐大龙对田致远、叶宁馨和夏雪儿说:“走,先去行政中心。木屋施工‘华强’的刘总一会上山,致远,咱俩一块和他谈。”

四个人上了大龙的黑色吉普车。

152,行政中心。顶楼茶室。二楼办公室。

唐大龙的车子驶过来,停在行政中心前的停车场。四人下车走向行政中心。唐大龙带着田致远、叶宁馨、夏雪儿从一楼到二楼,走了几个屋:多功能厅、乒乓球室,进了二楼唐大龙办公室。

夏雪儿:“唐大哥,你怎么象母鸡下蛋,多少个办公室呀,会馆有、别墅有、这儿又有……”

田致远:“还有呢,这也不是全部,开发区办事处还有一个。”

夏雪儿:“干脆我上山给你打工,给我一个。”

唐大龙:“行啊。干脆来给我干传媒,这三个办公室随你挑。”

夏雪儿:“我挑——让我挑…我就挑会馆那个。”

唐大龙:“别墅那个多好……”

夏雪儿:“好是好,可是我自己在哪儿住害怕呀。再说我姐(指着叶宁馨)说了,那别墅就你、田老师和我姐用。还是会馆那个好,外间是办公室,里间是卧室……早晨,旭日东升,阳光把你从梦中唤醒……”

叶宁馨:“你住过?”

夏雪儿:“他那个我没住过,我现在住在他隔壁,一样往东的窗子,夜晚不用落窗帘,月光下湖水波光闪闪,早晨,阳光……”

叶宁馨很惊奇神往:“真的?”

夏雪儿:“真的。”

叶宁馨对着唐大龙:“大龙,你这儿有几个这样的房间?”

唐大龙:“好几十个呀。二楼、三楼,朝东的房间都这样。”

叶宁馨对着田致远:“咱也上那边去住吧?”

田致远:“这还不简单,行啊。随你挑。”

唐大龙:“宁馨要是过去住,就住办公室的里套间吧。”

夏雪儿:“唐大哥真偏心。我姐去住就住套间呀,我也要住。姐(对叶宁馨),你过去,咱俩住。”

夏雪儿又对唐大龙和田致远:“你俩住别墅吧,还是一个南屋一个北屋,多好……”

唐大龙、田致远笑了。

叶宁馨:“行呀。”

唐大龙随手开启板台上的电脑:“走,上顶楼去看看,我把哪儿也改造成了一个室……”

153,顶楼茶室。茶室除楼梯角落,其他部分是环形玻璃窗,湖山风景尽收眼底。

田致远、叶宁馨、夏雪儿随着唐大龙走到顶楼茶室。唐大龙坐在茶台后茶博士的座位上,洗杯、烧水……

田致远、叶宁馨、夏雪儿移动着脚步在窗前向外张望。

田致远指着农场:“这是农场,左边是茶园、蔬菜大棚,右边山坡上是跑山鸡和香猪。前边是桃园。”

田致远指着龙顶:“这是龙顶,翻过去就是左岸会馆。”

田致远指着四季广场:“龙顶山前是四季广场,穿过四季广场是东镇。依山临水,就是汽车移动木屋休闲地,那边的出口也是左岸会馆。”

田致远指着拓展基地:“这是拓展基地,也是篝火广场,也放野电影,象《南征北战》什么的。”

田致远指着天一泉:“这是天一泉,下边是地六池。过了天一泉是清凉界、四季亭和人生路,人生路尽头是水边,是生态园东区的最北边。过了天一泉山顶有一条山路,向左可以到别墅后面大渔塘的大坝。大渔塘的西面,就是有两栋别墅的那边,面积更大,都是果园,种的板栗、核桃……”

田致远指着养心园:“这是养心园别墅区,最下边就是自用的那栋。”

田致远指着凤凰台:“这是凤凰台,这是园区内的最高处,山庄这儿是凤凰台比龙顶高。老唐还有女权主义思想呢。凤凰台现在是台,将来建成阁。凤凰阁。”

田致远指着乡村俱乐部:“这是乡村俱乐部,唱歌、跳舞、KTV……”

(农场、龙顶、四季广场、拓展基地、天一泉、养心园、凤凰台、乡村俱乐部)

唐大龙斟好茶:“行了。等着带他们去走走。来,喝茶。”

众人落座,品茶。

唐大龙手机响了:“喂,噢,到了,对,到二楼,东头的办公室。走(对田致远),咱俩过去。你俩(对叶宁馨、夏雪儿)自由活动……”

夏雪儿对叶宁馨:“姐,咱出去逛逛吧……”

154,行政中心门口。

走廊传来脚步中,唐大龙、田致远走到门口,迎面进来两名男子,前面的四十多岁,后面的三十多岁。四十多岁是华强公司的刘总,三十多岁的是他的设计室张主任。

刘总和唐大龙握手后,介绍唐大龙和张主任:“这是山庄的唐总,这是我们设计室的张主任。”

唐大龙和张主任握手后,介绍刘总和田致远:“这是华强的刘总,这是我的战友田致远。”

寒喧后,众人在沙发上落座。

刘总:“唐总,按照你上次的意见,张主任又对方案进行了修改。修改后方案来之前已经发到你邮箱里了(指了指桌上的电脑)。”

见唐大龙起身走向电脑走前,刘总说:“不用。张主任带了一份设计图。”

张主任把设计图摊在板台上,四个人看图、议论。然后落座。

唐大龙:“行,这次方案基本可以了。道路硬化已经完成了,水电随时可以按需要接通。下一步就是定点,做悬空支架预制桩,不破坏地面,用木栈道做道路联接。第一批先上十栋,抓紧做一个样板房,装上再看实际效果。致远(对田致远),你的意见?”

田致远:“方案基本可以。有一点建议,污水污物用桶装的方式,搬运出来处理,这很好。但桶的容积有点大,适当缩小一点。每天清理,量不会太大,以一人拎着不太吃力为宜。还有告诉你的安装工人,尽管别破坏地面和植被,用园林工程而不是土建工程的理念来施工。唐总要打造的是胶东的‘非诚勿扰’”……

唐大龙看着刘总、张主任,刘总点点头。

张主任对唐大龙和田致远:“明白。这不难,调整到合适的大小,具体调整后我再把方案发到您邮箱里。”

唐大龙:“好。那就这样定了。今天是星期天,下个星期天第一栋木屋定点安装。”

刘总:“好,就下个星期天。”

唐大龙:“中午在这儿吧,我这儿有自己酿的真正的小灶高粱烧,六十多度。”

刘总:“这么高呀,还真想尝尝,先留着,到木屋庆功时喝。还有事,今天就不在这儿了。”

唐大龙、田致远送客到楼下,寒喧握别。

唐大龙:“走,去看看“木屋”的选址。”

唐大龙、田致远沿路向龙顶北侧走去……

*No.1471 山高水远(1

*No.1472 山高水远(2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