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壶生的博

壶里乾坤大 腹中锦绣多

 
 
 

日志

 
 
关于我

壶里乾坤大,腹中是非多。虽为凡俗子,不甘自磋跎。兴豪空酒力,对月少悲歌。踱步红尘里,潇洒一过客。注: 《壶生的博》所有的文字均为壶生原创,拥有全部自主产权,保留所有权益。感谢阅读,如有转引请注明和告之。

网易考拉推荐

No.1314 消逝的旧街巷  

2014-03-21 10:36:25|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一位既去过成都宽窄巷子也去过济南芙蓉街的朋友,对成都宽窄巷子赞不绝口,对济南芙蓉街很有一点鄙夷,鄙夷的是三个字:脏—乱—差。宽窄巷子壶没有去过,但专门在网上搜索过照片,真是不错。芙蓉街倒是常去,一般是从曲水亭街的南端,过起凤桥步入芙蓉街的北口,对芙蓉街的脏乱差是很羞愧。近来听说这里要搞联片改造,很期待,但也有一点担忧。

壶早年有一些不足为人道的私人爱好,喜欢逛旧街巷,济南的老街旧巷大都涉足过。到外地也是如此,只要有时间,一定会去寻旧街巷。有这爱好的人不多,所以壶多半是独来独往。

某年第一次去青州,早晨起得很早,独自去探寻王府的旧街道。青州人生活的颇自适,节奏缓慢,老巷子门板下得偃。早起的人喜欢去河滩,依依丫丫地唱京戏,类似的还有大运河边的临清。有一年在临清,早晨去公园,在高元钧立像的左近,两个衣着寒酸的人,一个司琴,一个吊嗓。吊嗓的男子也就三十几许,晴好的天气,他足蹬长筒胶雨靴。旁若无人——除壶外,也就是旁无他人——极专注地依依丫丫……

青州是古九州之一,人文昌远,赵秉忠即此地人,博物馆有他一张状元卷。临清是隋唐以降的水陆码头,商阜重镇旋为一时之盛,传《金瓶梅》就是此地文人贾三近所作。近现代青州临清地位虽不似以前,但“雅气”犹在,“雅人”犹存。

某年在去杭州,同行者逛商店,壶离群独行,弃大街奔小巷,漫无目的,但兴味盎然。竟闯到了胡庆余堂,想到此地是高阳笔下的所在,竟然生出一丝激动和亲近。

不过,城市改造已历数十年而不舍,旧街旧巷大都荡然无遗。去杭州是一九九六年,时间过去了近二十年,胡庆余堂肯定在,但小街也许早成大道了。

京杭运河象一根丝线,穿起一串珍珠,山东境内的“珠子”,临清外,台儿庄、济宁也都是叫人心旷神怡之地。大运把台儿庄变成江北“小江南”,风光逶迤。运河故道由南而北而西,穿济宁城区而过,宛若臂弯,肘部是有名的大清真祠,臂弯里是老街区,竹竿巷就是其中的一条。以前每年春节时都去一趟济宁,都会去竹竿巷走走。一街两行的木门板,以竹制为主的各种营生,很有味道的。现在没有了,变成了新的居民区。

旧城改造是一柄双刃剑,不填重,历史和人文也会同时遗失。改造应该有维护和修缮的内容,而不是一味的拆和建。旧城改造滞后有时也是因祸得福,人们也会珍惜和理性。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