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壶生的博

壶里乾坤大 腹中锦绣多

 
 
 

日志

 
 
关于我

壶里乾坤大,腹中是非多。虽为凡俗子,不甘自磋跎。兴豪空酒力,对月少悲歌。踱步红尘里,潇洒一过客。注: 《壶生的博》所有的文字均为壶生原创,拥有全部自主产权,保留所有权益。感谢阅读,如有转引请注明和告之。

网易考拉推荐

No.1360 不绝望、抚慰和永恒  

2014-06-04 09:35:59|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壶年轻的时候,有一阵很喜欢新诗,下力气收集和看了一些。从新诗发韧胡适之的“尝试,及后来的郭沫若的“天狗”和应修人等的“湖畔”,直至穆旦陈敬蓉等的“九叶”,手中大致都齐了。读了以后,感觉也不一样。喜欢郭沫若、戴望舒和闻一多,徐志摩、卞之琳也可以,朱湘、李金发不喜欢。至于胡适之、周氏兄弟,觉得他们在本质上不是诗人(新)。最终,壶的“一家”结论是,戴望舒和闻一多是民国时最好的新诗人。

昨晚一位小朋友过往喝茶,聊天中话题不知怎的转到了新诗上。小朋友四十出头,也看诗,手中有戴望舒和徐志摩的集子,但对于其他诗人的知晓多是来自语文课本。对于壶戴望舒和闻一多是民国最好的新诗人的“一家之言”,朋友认可一半。他也喜欢戴望舒,以为戴望舒当之无愧,而闻一多是民主战士,所写之诗是革命宣传,就象革命文学家蒋光赤的小说,时过景迁,同艺术的诗和小说都没大有关联。

壶很诧异:“你看过闻一多的诗?”“看过。语文课本上有。”又问:“《一句话》?”“是呀。爆一声:咱们的中国!”“那也是好诗。你没看过他的集子?”“没有。以为都是这样愤怒的诗。”“差矣。闻一多的诗是极棒的。”

于是到书架去寻闻一多的诗。闻一多是壶欣赏的人。学问、艺术也都好,能画画和治印。手中有一套他的九卷精装集。寻到书,翻开新诗那一册。对朋友说:“不多看,只看两首。”

壶找出那两首,一首是《死水》,一首是《也许》。

朋友缓缓地读道: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清风吹不起半点漪沦。/不如多扔些破铜烂铁,/爽性泼你的剩菜残羹。/也许铜的要绿成翡翠,/铁罐上锈出几瓣桃花;/再让油腻织一层罗绮,/霉菌给他蒸出些云霞。/让死水酵成一沟绿酒,漂满了珍珠似的白沫;/小珠笑一声变成大珠,/又被偷酒的花蚊咬破。/那么一沟绝望的死水,/也就夸得上几分鲜明。/如果青蛙耐不住寂寞,/又算死水叫出了歌声。/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这里断不是美的所在,/不如让给丑恶来开垦,/看它造出个什么世界。

读毕,朋友轻轻地叹息:“真好。”

又缓缓读《也许》也许你真是哭得太累,/也许,也许你要睡一睡,/那么叫夜鹰不要咳嗽,/蛙不要号,蝙蝠不要飞,/不许阳光拨你的眼帘,/不许清风刷上你的眉,/无论谁都不能惊醒你,/撑一伞松荫庇护你睡,/也许你听这蚯蚓翻泥,/听这细草的根儿吸水,/也许你听这般的音乐,/比那咒骂的人声更美;/那么你先把眼皮闭紧,/我就让你睡,我让你睡,/我把黄土轻轻盖着你,/我叫纸钱儿缓缓的飞。

朋友的眼中竟涌出了泪:“这么棒呀。”

“你读到了什么?”

“读到了不绝望、抚慰和永恒。”

是呀。朋友在诗中读出的也是壶心中的东西。闻一多先生的新诗,意象美丽无匹,音韵环佩叮当,在新诗中都是绝响。他有一颗诗心,他新诗所达到的高度,似乎尚无人能及。穆旦和流沙河的后期创作孰可近之。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