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壶生的博

壶里乾坤大 腹中锦绣多

 
 
 

日志

 
 
关于我

壶里乾坤大,腹中是非多。虽为凡俗子,不甘自磋跎。兴豪空酒力,对月少悲歌。踱步红尘里,潇洒一过客。注: 《壶生的博》所有的文字均为壶生原创,拥有全部自主产权,保留所有权益。感谢阅读,如有转引请注明和告之。

网易考拉推荐

No.1382 精神卫生及文明  

2014-07-02 15:06:47|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济南在“创卫”——创国家卫生城,“卫生城市大家建,卫生城市靠大家”——在方方面面的努力下,改观是明显的,市区中看不见烟尘滚滚的烧烤摊,连早点摊也不见了——金德利、永和豆浆迎来繁忙的商机,食客涌动,烙饼供不上卖……

道路、街区的鼻眼处也亮丽了许多,拆了一些东西、建了一些东西,遮挡了一些东西,墙壁粉刷的浅粉淡蓝,好象县级市新人们的婚房,干干净净的街区甚是养眼。几年前搞过全运会和十艺节,城市也这样光鲜亮丽过。隔几年为一个类似的目标奋斗一下,对城市改观很有成效。就是交通仍是一如既往的乱,泺源大街和南门大街的街口可视为一个代表。

街区的墙壁大多粉刷一新,粉刷一新的墙壁上画着许多壁画,一望可知,蓝本取自丰子恺先生——有的是取自原图,也有的是依照丰氏风格的绘制——不是水彩、不是水粉也不是水墨,而又既是水彩、也是水粉又是水墨——杨柳依依、山青水碧,粉壁生辉。安闲自在又市井,酷暑中望一眼这等画,暑气顿时消弥了不少。

丰子恺先生是壶景仰的人,觉得他是真、善和美的写真——人、文和画。曾去过一次杭州——大慨是1996年,去一趟虎跑,为的是李叔同。在书店背回一套《护生画集》。这是丰先生尊师命之作,也是丰先生的绝笔。画中没有情趣,惟有慈悲,尤其是最后几集——大劫难后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先生的漫画独树一帜,稚趣盎然,温润会心。此前以为漫画都是“讽刺与幽默”,原来也有这路会心有趣的。以为这是性情使然,想当然的以为叶圣陶、舒庆春也都是这样真诚、善良和美丽的人。

但丰先生的漫画中,也偶有例外。见过他一幅“大剪刀”——剪高就低——人如冬青,千篇一律。他在文代会会上还有一个类似的发言。虽然觉得先生、叶圣陶、舒庆春都是真诚、善良和美丽的人,但以为他们也有不同,不同在于先生有一颗儿童的心。

对于他,与文革遭遇,自然是在劫难逃。文革时,丰先生己六十有八,因为“大剪刀”等等,他被列为“上海市十大重点批斗对象”,备受磨难、屈辱。

抄家游斗……花样翻新,强迫年近70的丰先生爬梯子,贴批判自己的大字报。被脚踏在地,一桶刚出锅的热糨糊浇在背上,贴上大字报、用皮鞭抽游街,从街头打到街尾……剪掉他为怀念母亲蓄了三十多年的胡须…下放郊区劳动,在寒风中欶欶发料孤独的摘棉花……住得是真正的牛棚,屋顶失修,草枕边还有未融的雪。而且还不时“紧急集合”,老人只得和衣而卧……

喜欢丰先生的画,因为丰先生的画想起另外一个叫饶平如的人。这是柴静博客上一篇文章:《赤白干净的骨头》的男主角,本是职业军人的饶先生,没有受过美术训练,他喜欢丰子恺,画丰子恺那样的画,由临摹而创作,笔下颇有几分丰氏神韵。

饶平如是黄埔生,在10063188团迫击炮连2排服役,1946年不愿打内战,借完婚请假结束军人生涯。1949年没有去台湾。但“1958年,他被劳动教养。没有人告诉他原委,也没有手续,直接从单位把人带走”,一直至22年后的1979年。

饶先生故事中有这么一段,他“上个月有天在院中看到20公分长一个黑的东西,是有人丢了只骨头,几百只蚂蚁围住啃,他说:‘像我从前,扫掉倒了算了,这次觉得,我的力量比它大,我要扫就扫,不扫就不扫,它对我也没妨碍,何必,我不去动它,我进屋,不动它……第二天,我再到院子一看,这个骨头变成白色的了,原来蚂蚁把它外面的这些肉隙都吃的干干净净,就剩下骨头,蚂蚁也没有了,这个我想不到的。

柴静问:这给你一个什么印象?

饶先生回答:“它是生命,我也是生命。为什么我有能力,我有权,我要它死?我一踩它就死了,但又何必呢?它对我没有影响。它也是生命,它也要生活。

饶先生还说:“善与恶之间,我有一个判断力,我要坚持做善的,我不作恶的。我有我这个坚强的信心,我是这样想,一个人要有力控制自己,你可以不危害于人,你可以有这个力量,这不是他的心脆弱,这是他道义的坚强。

以为丰子恺先生和喜欢他画的饶先生都是善良而坚强的人。丰先生画《护生画集》,饶先生怜惜蚁命而任其自为。以为他们代表的就是真善美,而把热糨糊浇在丰先生背上的人和把饶先生“直接从单位把人带走”劳动教养而不告诉“原委,也没有手续”的人,就是魔鬼及其帮凶。一个纵容把热糨糊浇在老人背上和不“告诉原委,也没有手续”把人劳动教养的世界,就不是人的世界。

创建卫生城是值得为之努力的事,致力精神卫生以至文明,同样也刻不容缓。莫辜负了满大街丰先生的画。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