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壶生的博

壶里乾坤大 腹中锦绣多

 
 
 

日志

 
 
关于我

壶里乾坤大,腹中是非多。虽为凡俗子,不甘自磋跎。兴豪空酒力,对月少悲歌。踱步红尘里,潇洒一过客。注: 《壶生的博》所有的文字均为壶生原创,拥有全部自主产权,保留所有权益。感谢阅读,如有转引请注明和告之。

网易考拉推荐

No.1401 “放生”拉杂谈  

2014-07-28 10:18:43|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从自已的小家到妈家,骑单车需要十分钟,有两条线路可选择,权且称之为东线和西线。东线走泺源大街然后左拐上历山路,西线走黑虎泉西路然后左拐上黑虎泉北路再右拐上山大南路。西线有三分之二的路程是顺着护城河走,因而去妈家多半是走西线。昨天傍晚去妈家走的也是西线。

喜欢顺河而行,走西线左拐上黑虎泉北路,过青龙桥再到一个桥,习惯垮桥走河东岸与黑虎泉北路平行的路,寂静、离河更近,也少车马喧。骑在车上不时向河道张望,这段河道是游泳者的乐园。前些日子市里忙“创城(卫生城)”,更加严格地禁止在河中游泳,所以在这个时段总能听见巡河管理船上喇叭对着游泳者大呼小叫……

对此,有点不以为然,以为泉池取水、水畔垂钓和河中畅游是济南的三大景观。只是对使用网具、洗衣和洗澡(使用洗涤剂之类,而非游泳)应该绝对禁止。

今天没有听见巡河管理船上喇叭的大呼小叫,定睛细瞧,原来河中基本无水了。明白了,水放掉了。放掉了水的河自然也就不能游泳了。前两日天气预报有大暴雨,放掉河水是有关方面预防水患的预案。曾经让银座超市变成水晶宫的记忆,让有关方面闻大暴雨而色变。但人算不如天算,大暴雨爽约了,一河碧水也没有了。好在泉还在一如既往的喷,稍待时日吧……

没有水的河总是缺少点情致。

2

思绪正天马行空,却被突如其来的一声断喝惊回了当下。定睛一瞧,路边马路牙子上坐着一位青年男子,他面前是一只塑料盆,塑料盆中是一只大约斤数沉的王八(甲鱼),在盆中卟卟楞楞地爬。

男子的断喝是:“放生。救它一命,只要99块钱,已经救走一只了,就这一只了。”

他是冲着壶在吆喝,壶没看他,而是很淡定地注视着卟卟楞楞爬的王八,无言而过。

前些日子朋友小聚,听说“放生”也己成业,有了一条完整的产业链。想必这年轻男子就是这“产业链”的末端,他自己不放,而是把“放生”之德让给别人,他只是用“放生”来挣钱。

壶有几位不在丛林,但坚持“放生”的朋友,好象是每个月(农历)的初一和十五,把成箱成盒的鳞儿和泥鳅倾入河道或水塘。有一次傍晚溜弯,在大明湖超楼南侧看到一群人在先念咒,然后“放生”。这是有组织,他们把钱交给一个姑娘。猜这姑娘是主持采购“放生物”帐务会计。关于这件事情,有一次在电视节目中听到一位大明湖公园管理人员发表意见。公园对“放生”很头终,大明湖是众泉汇聚的自然水域,水温较一般地表水域低,而“放生物”多是人工养殖,放入大明湖后很难适应,死亡是必然的。而死后腐败又对水域造成污染,清理是件很不易的事。

据说,放生还有倾入黄河的,那样一条大河不会造成明显的污染,无须也无法清理。但以,“放生物”们适应黄河比适应大明湖更难吧。

烟台福山的门楼水库是烟台市的水源地,是胶东最大的水库,也是放生的热闹所在。曾在水库东北侧大坝上看见人们放生,也是一箱一盒的往水里倒。然后,随后的几天在与之相对南侧银湖山庄的水岸近处,不时有奄奄一息的鱼儿随着微风在水面上荡,能在水面荡的都是比较大的鱼,一两斤左右的。水岸边也开始有了巴西龟和泥鳅的尸首,巴西龟体形较大,象一个个黑色的小脸盆。泥鳅则象黑色的干树技或干屎橛……不知这些尸首,灰鹤和野鸭们为什么不来吃?它们不食腐?近得前去,只有轰然飞起的苍蝇搅起浓烈的腐臭……

小韩说:放生就是杀生。

3

以为小韩说得太武断,不能一言一蔽之:放生就是杀生。但也不得不承人有些放生的确迹近杀生。放生人用放生“积德”或许感、还愿;放生物生死由天;贩卖放生物的卖买人,生意日复一日源源不息……

曾婉拒过朋友一道去放生邀请,虽不曾去放生——但放生的事在广义上也干过。

曾在英雄山救过蛇,小长虫在路上,一帮以小男孩为主体的围观者。在石块将下之际,挺身而出,用方便袋兜起小蛇,系上口,放入自行车筐,然后在南郊宾馆的西大沟,放入草丛,这种事干过两回。

有一年夏天在烟台银湖山庄,山庄正在搞土建,用的队伍是广东的一家公司。粤人生猛,什么都吃。山上有野鸡、野兔,还有蝎子、蛇和刺猬。没有枪,野鸡抓不来,但他们会用铁丝扣套野兔。没见过他们弄蝎子和蛇,但是刺猬好捉。暑天的夜晚,刺猬喜欢跑到水泥路面上,一捉一个准。有一次看到两个工人手中方便袋中有两只刺猬,问他们捉刺猬“干什么”,他们说“吃呀。”寻思怎么救这两只小东西呢。实然急中生智,对他们说:“这东西吃不得,在此地刺猬是小山神,惹会遭报应的。”好在粤人也迷信,被说得一楞一楞的,最终把两只刺猬放入了草丛……

壶虽不曾去放生,但也没有去杀生——早年了曾杀过鸡,现在鸡也不杀了。而且不钓鱼、不打鸟,现在连观赏鱼也不养了——受不了“养不活”。例外也有:对夏日溜入屋内的苍蝇或蚊子是例外。不杀生倒不是出于什么积不积德的考虑,而是觉得鸟语花香,鹰飞兔走,鳬游鳞潜,是件很惬意的事,静静观赏足矣。这世上可吃得东西多啦,何必为了贪欲而搅扰和杀戮呢?

4

其实关于生态,并不是现代人才关注。两千多年前的孟夫子就说过“不违农时,谷不可胜食也;数罟不入洿池,鱼鳖不可胜食也;斧斤以时入山林,材木不可胜用也。”——“数罟不入洿池”、“斧斤以时入山林”说得多好呀。

现在还有很多比较原始的部族,依然遵守着先祖关于狩猎和农耕的禁忌。大诗人白居易有一首题为《鸟》的诗,诗中说:“莫道群生性命微,一般骨肉一般皮。劝君莫打枝头鸟,子在巢中盼母归。

《护生画集》是一部奇书,高僧弘一大师和大居士许士中撰写诗文,大居士丰子恺作画,弘一法师、叶恭绰、朱幼兰、虞愚书法。丰氏历四十六年(19271973)无论艰难坎坷锲不舍, 450幅瀚墨而成的煌煌巨作。所倡思想无非是一句话:爱生敬养。

所以,有时想现代人真也没有多少可以骄傲的,我们与前人比说得太多而做得太少,前人与我们相比恰恰相反,是说得少而做得多。以为当下之急,是人们应该收敛和遏制自己的贪欲和贪婪。

5

关于放生,人们多以为是佛教东渐带来的。而其实放生在中国古已有之,不过是与佛经教义吻合而已。《列子》在“说符篇”中说:正旦放生,示有恩也。前半句是说正月初一是放生的日子,前后句是说用以显示好生的恩德。

佛教重慈悲,本生故事中就有许多放生护生的故事。释彖讲轮回,一切众生皆有佛性,无量劫中同为六亲眷属。所以,佛门首戒即“戒杀”。

《楞伽经》卷四有不应食肉的规定,但不知天竺是否有放生之习,中国大规模放生则始于隋。隋代智者大师居天台山,劝募广置放生池,放生法会至此滥觞。“唐肃宗于乾元二年(759)下诏在山南道剑南道、荆南道、浙江道等地设置放生池81所。宋真宗天禧元年(1017)敕令天下重修放生池。天禧三年,天台宗遵式奏请以杭州西湖为放生池,自制‘放生慈济法门’……放生法会以四月初八佛诞日最为隆重,放生习俗便彻底佛教化了。

放生由来已久,其弊前人也有议论,列子就说过。还是在《列子》“说符篇”中:“客曰:民知君之欲放之,竞而捕之,死者众矣君如欲生之,不若禁民勿捕,捕而放之,恩过不相补矣。”

《列子》文中那位“客人”说得极明白:因为你要放生,就有人先去捕捉,这过程中死去的比你放生的多。你的好生的恩德不如杀生的过错大。看来那时“放生”产业链已见端倪。

百度百科关于“放生”的释义有五个义项,后三个是转义,前两个可视为本义:“把捕获的小动物放掉。慈悲为怀者视放生为善举”、“一些买小鱼,泥鳅,小鸟放生的组织”。

如果是营救被捕捉的“动物”而放生,是可敬佩的事,如果因为放生而造成“动物”被捕捉,以为有违初衷、本末倒置和适得其反。

6

中国古已有之的放生习俗至唐宋时彻底佛教化了,反之佛教西来,在传播过程中也有了中国特色的变化。其中很重要的一条是佛教在原生地以化缘和乞讨为生存方式,而中国的和尚是自食其力,也进行农耕劳作等物质生产。当然,后来某些寺庙也演化成有庙产的“地主”,对外赁地收租。但无论由僧人自己耕作还是赁地收租,总之在广义上都属于自食其力。

如同放生和杀生的异化一样,中国和尚的生存方式也发生了异化。据说有职业和尚,,无信仰只是谋生生段,这不去说他了。关于生存方式的异化,日前看到张鸣先生的一段话,很认同:“中国的佛教,自食其力,已成为一种传统,佛寺不应该是敛钱的工具,佛寺受了信众的香火钱,应该做慈善,回馈社会。每次进佛寺都要收很贵的门票,而且经常遇到和尚逼捐,就感到不解,难道出家人不怕这样做下地狱吗?”

张鸣先生所说,在下有亲身经历。有一名对的上联是“天下名山僧占多”,以为所言不虚,天下名山是“僧”占多,其实“道”占的也不少。凡名山大多都有佛寺或道观,也有佛寺和道观都有的。过去在下是逢佛寺和道观必进,现在是恭而绕行。因为在佛寺和道观都有被“逼捐”的无奈和恼怒。这不仅是“破财”,而关乎美好、崇敬和“信”的幻灭。

就象放生有时迹近杀生,这等寺观及人,与其说是弘法,不如说是灭佛、灭道。在下现在向佛学道是在家读经,而不是拜庙投观。

在下向佛时读的书,有两册是大安大和尚的:《净土宗教程》和《净土法语大观》。大安大和尚是庐山东林寺的方丈。前两日在网上看到“老顽童野兔”的一段话:“还有这样的寺庙?网友说:政府想投资东林大佛,庐山东林寺大安大师坚决不收!曾经为此一度搞得气氛十分紧张。法师表示,政府如若强行投资,他就不做东林寺的方丈了!为了寺院不收门票,建立清净庄严的正法道,大安法师到海外和全国各地讲经,他是位真心办道,智慧洪深的道德君子!”

很感动,以为大安大和尚之举,用意就在于不想让东林寺变成充满铜臭的旅游地,为佛门保护一方“净土”。所以,寺庙和僧人不要“自甘堕落”,而地方政府更不可“逼良为娼”。

7

进过佛寺,也进过教堂。在阅读中也专门关注过进佛寺和进教堂的不同。

从前人是如何礼拜佛寺的,在下不明了,但以为当下进寺的人,以急功近利居多一点,进佛寺的人多有所求。许愿、祈福,还愿再许愿,剥笋寻得之“芯”,无非是两个字:索求。

而进教堂的似乎不同,进教堂的人是另一种完全不同的心态——是祷告,最终是忏悔。

索求和忏悔有着完全不相同的意义。索求是对外,这个外就是佛菩萨,祈求逢凶化吉、升官发财、多子无灾等等之类,旨在役使佛菩萨实现和达成祈祷者的世俗愿望。忏悔是向内,是检讨自己,剖告自心,旨在痛改前非,改邪归正。

二者都属于隐私。前者祈福者自明而不宣,据说说出来就不灵了。有时很迷惑,难道佛菩萨对明显的非分之求也会加被?以为佛菩萨不会那样做。认识的人中也有几个是热衷上香的,一柱高香68180380680…以至成千上万,他们都不是坏人,但也不是多好的人,损人利己的事也干。后者由代表上帝的神父替忏悔者保密,偷偷改过成好人。和上帝有一个约定,好人才能升入天堂,才能在天堂伴陪上帝左右。

显而易见,前者要求听祷告的办事,后者是对自己施压……

当然前者,说的只是当下,也只是鳞鳞爪爪,以为也不是“事情”应该有的真面目。不过,这也够叫人无言。总以为,正信对做好人是个促进,做好信徒首先要做个好人。好人应该少向外要求,而应多自律、自敛,知忏悔而能不断自新……

------------

*http://lw8527.blog.163.com/blog/static/20194702320146258147546

*http://cywangyu01.blog.163.com/blog/static/229038084201462110946455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