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壶生的博

壶里乾坤大 腹中锦绣多

 
 
 

日志

 
 
关于我

壶里乾坤大,腹中是非多。虽为凡俗子,不甘自磋跎。兴豪空酒力,对月少悲歌。踱步红尘里,潇洒一过客。注: 《壶生的博》所有的文字均为壶生原创,拥有全部自主产权,保留所有权益。感谢阅读,如有转引请注明和告之。

网易考拉推荐

No.1429 闲书、“玩具”和“蓬帐”  

2014-09-09 09:34:45|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上周六例行淘书,“董桥”和“村上春树”都是索价极高的。索价平实便宜的也有,比如在小杨摊上拣选的三册。接定价1108角,索价只10元。《别相信任何人》是一部英国小说,假装浪漫》是旅美女作家沈睿的随笔,逛书架是“看别人家的‘书架’和架上书”——其实就是关于藏书家以及他们对书三言两语的议论

逛书架》最初没看上,什么叫“逛书架”?“逛”这个动词用在书架前有点别扭,通常都是逛街逛摊逛店,书架如何逛?再是书的品象差——象一册破烂的印务广告册。小杨叫帮他把这书插到前排书中——帮他插时也没有翻一下。逛摊几巡,又到小杨的摊上,见这书还在,就翻了,翻后就收入了包中。

因为喜欢书,所以也喜欢关于书的书,看别人淘书、藏书和说书。天长日久,手中也积累了不少册。比如西啼访书、钟芳玲逛书店、董桥寻藏书票等。

逛书架》近200页,分为“书架进行式”和“书架的前尘后世”。以为前一部分是主体,图文并茂介绍了12位藏书家——其中混入了一家书店,还有以为这其中多数不是藏书家。如果是藏书家,感觉书的数量及品质有点名不符实。更象是喜欢看点书和与书打交道的人的书架——歪七扭八的排列,绝无汪晓原先生、谢其章先生那种整洁和视书如命的感觉。

虽然如此,翻这书还是很愉悦的,看看别人家的书架,有一种偷窥的快感。听听人家说书,也有些许共鸣。

第一位书架的主人叫杨泽,是《中国时报》副主编兼《人间副刊》的主编,他的一段话,说出了壶心里的一个想法。杨泽说:“我年轻的时候很依赖书。一天没有看到书,好象生活少什么重要的东西……”他认为这份对书的依赖是一种“病征”,“我们根本不应该读那么多书啊,读那么多书根本是错的。真正的知识学问,可能每个领域五本就好了……”

书藉依赖症——说得多好!想想壶的生活就是如此,置身之处,处处不可无书。人们计时有年、季、月、旬、周和天等等,壶计时只有周,时光和生命被“周”割得支离破碎——每周照例淘书……

是呀。读那么多书干什么呢?至于“真正的知识学问,可能每个领域五本就好了……”这个壶不知道。壶是读闲书,没有什么领域可言。还有淘(或买)那么多书干什么呢?能读过来吗?复本一般不需要读。壶手中开支最大的套书是《乾隆大藏经》(168册)和《古典音乐400年》(16册),到手数年或十数年了,至今塑封未拆——不舍得。可见书除了阅读之外肯定还有别的用途和目的,比如对于藏书家就是收藏。

杨泽还说:“书,像是最可靠的玩具,就算被马子抛弃了,第二天醒来还是可以看书的。”

对呀。书是玩具,于壶而言书是玩具,玩的沉溺和专注,就不怕被世界忘了,也把世界忘了。书又不止是玩具,还是遮风挡雨的蓬帐,世界把你抛弃甚至是唾弃,你都有可沉溺和逃避。不用等到“第二天醒来还是可以看书”,当晚就看吧,然后就物我两忘……壶是过来人。

壶参加工作是在一个生产矿山机械的工厂当徒工,每天骑一小时自行车上班,上班时间是上午八点到十二点,中午吃饭半小时,然后是下午班十二点半到四点半,再然后是班后:以班组为单位集体学《毛选》,大家轮流念,一人念大家听和看。然后再骑一小时自行车回家。如果是冬天,到家时天就彻底黑了,寒风飕飕,饥肠碌碌……所以,以为在稻粱谋之外没有这些皮里阳秋,可以读几册闲书是何等惬意和幸福的事。

壶是读闲书,这册逛书架》就是。书中十二位藏书家(那书店也权为一家),最羡慕的是张大春,他架上有许多种套书,其中有一套精装的《笔记小说大观》——四百三十册,“张大春解释说道,这套书是在金山南路乐学书局陆续搜罗来的,花了七八年功夫还差二十册买不齐……”就是说这套书足册是四百五十册。看来台版《笔记小说大观》是四百五十册。这书大陆也出了,好象是江苏广陵版的,1980年代初出差在烟台街边一个小书店见过,七十几册,170多块钱,不过当时壶月工资应该是四十元上下,所以也谈不上失之交臂。后来淘书中遇到过第一和第四两个零册,现在手中有的就是这两个零册。

2

书是玩具,也是遮风挡雨的蓬帐。其实,读闲书也并不只是“以无聊之事遣有涯之生”,读多也会融会贯通,能明白一点事。早先淘到过河北教育版的“书林清话文库”中两种,一种是韦力著的《书楼寻踪》,记录国内117处藏书楼,虽然这些藏书楼基本都名存实亡了。但较之于遗址也无的还是一种幸运。《书楼寻踪》类似导游册,读着很有味道。另一种是中国书店某任经理著的书,如同公文应用文汇编,读着味道就寡谈。不过在“公文应用文”中也有看头,第83页有这么一段:“1960年,根据国务院指示……成立的江苏广陵古籍刻印社……‘文革’中该社被诬为‘黑社’而关闭,收藏的木板版片遭到严重破怀。有的被人箍成洗衣盆,有的被当成雨天的垫脚物。后经《人民日报》批(原文如此)露,在周恩来总理关怀下,1979年国家出版局下令恢复该社……”

这对吗?周恩来总理逝世于197618日,不怀疑他对江苏广陵古籍刻印社的关怀,但那“关怀”至少是1975年之前的事。毫无交代的让1976年初逝世的周恩来总理和1979年国家出版局下令恢复该社直接链接,很有一点怪诞的感觉:总理三年以后又活转过来“关怀”和“下令”?须知197610月是个划时代的时间节点。总理也许关怀过,但至少是关怀当时未奏效,“1979年国家出版局下令恢复”时总理已经不在了。这其中经过了1976106日,这是一个划时代的时间节点。其实,所有的生机都是缘于一个人的死亡,那就前一个月的9日。否则,一切都无从说起。一个人的贡献和功绩有许多种表现形式,死亡也是其中的一种。具体到某一个特定的人,也许是他一生最大的贡献和功绩。一个人的死亡,使一个国家、社会、人民包括政党获得了新生。所以,99日对中国人来说,是一个永远值得纪念的日子。

闲书多读点对读盗版书也有好处,比如壶能把盗版《杨宪益传》读得还流畅,就是得益于此。在文中,读到“樑实秋”,知道这是梁实秋。读到“朋费罗”,知道这是朗费罗。阅读稍带着校勘,收获更多。不过这只能是针对个别书偶一为之。李辉曾在大象出了一套“大象人物聚焦书系”,至少是八册,手中都有。每册“聚焦”一个人,如邓拓,王世襄,只有一册例外,就是《杨宪益与戴乃迭》,“聚焦”的是两个人——杨氏夫妇,那本书叫人伤感和感动。但李辉那册书对杨宪益石破天惊的“那件事”未涉及,当然不是李辉在为“尊者讳”,因为那不是什么丢人的事。“那件事”在雷音的《杨宪益传》中占了八分之一的篇幅。李辉的文采远在雷音之上,大象的《杨宪益与戴乃迭》是精品书,也远非盗版明报版《杨宪益传》可同日而语。李辉书中未提“那件事”,以为原因不复杂:不方便。

这册400个页码的盗版《杨宪益传》读完了,用了一天。读得惊心动魄、浮想联翩、欲哭无泪、欲语无言……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