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壶生的博

壶里乾坤大 腹中锦绣多

 
 
 

日志

 
 
关于我

壶里乾坤大,腹中是非多。虽为凡俗子,不甘自磋跎。兴豪空酒力,对月少悲歌。踱步红尘里,潇洒一过客。注: 《壶生的博》所有的文字均为壶生原创,拥有全部自主产权,保留所有权益。感谢阅读,如有转引请注明和告之。

网易考拉推荐

No.1751 1975年之前的“读书”  

2015-11-01 18:52:12|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75年“高中”毕业,那时己读过一些的书,读到的古籍类的书,是一些与批林批孔、批儒评法和评《水浒》有关的书,这类书也相当不少,其中许多就是加一个出版说明的旧版重印,比如《王文公文集》、《柳河东集》,现在看也是最好的版本。这些书当时也不易得到,看过几种。现在手中也有一些,都是后来在旧书市上淘来的。尤其是供高级首长看的“大字本”——“老子”、“荀子”、《藏书》、《续藏书》和《东周列国志》等等,注疏都是高亨马叙伦一流的大家。真是棒,叫人爱不释手。“大字本”现在在书市上偶尔还能遇到,索价都已不再是寻常之物了。壶在意这类书时是在1980年代初,那时索价尚平实。

新出的外国文艺书,正面的有《铁流》、《毁灭》和《母亲》等革命小说,但也读到几种“供批判用”用的,其中有一册《这里的黎明静悄悄》,非常喜欢。

新书少找也不易,还看过一些“旧书”,渠道是到处借。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为了看书,也就和有书的人建立了比较密切的关系。

邻居周家,四兄弟两姐妹,不知是什么渠道,时常有书。再是前楼江湖兄妹那儿也有书,是她母亲的仓库同事的。那位同事好书,底层工人,没有遭遇抄家,所以书都是品貌蔟新的,只是轻易不出借。通过周家兄弟和江湖兄妹看的书是现在被称为“红色经典”的那批书,当时都是禁书,如《青春之歌》、《林海雪原》、《红岩》、《红旗谱》、《野火春风斗古城》等等,差不多有名都看过了。觉得同类题材的书现在也写不过这些老书,其中最棒的是《烈火金钢》,最撩拨少年心的是《三家巷》。

有一个现在关系还很好的同学,名叫建华。他从哪里搞到的书不知道。是一些老的《物理》、《语文》和《文学》课本,在文学课本上读到《孔雀东南飞》、《一个小公务员的死》等等,也是在建华这儿第一次读到“普希金”。另外还有一个同学,姓王,名字记不起来了,在他那儿读到另一类书,印象最深的是《海底二万里》,非常痴迷,但那时并不知道有科幻小说这回事,以为是真事。班里从上海新转来一个同学,人随和,笑嘻嘻的,学习不好,即笨也不用功。说他家有一些书,就和他交往,很长一段时间之后,终于进入他家一睹他那“一些书”,原来是一二十册上海当时的课本,是他用过的,很新。当时的失望就不形容了。

父亲的一位小同事,是个“老三届”。“巴尔扎克”是从他那儿读到的,《欧也妮.葛朗台》、《都尔本堂的神父》。父亲这位小同事的名字就叫本堂,壶和他成了的朋友,现在仍交往。那时看的最震撼的几本(篇)小说,都是从他那儿借来的。如《西西里的柠檬》、《不是杰欧伐西诺就是死》、《秋海棠》和《白奴》。

《西西里的柠檬》、《不是杰欧伐西诺就是死》是在某一期《世界文学》上读到的,还是第一次被人生的悲欢离合、无奈和幻灭如此的打动。以前看小说都是看故事,这很不同。读过许多《苦菜花》之类的小说之后,读《秋海棠》,其冲击是革命性的。被《白奴》打动,是书中的一幅插图和相关的文字:纽约港海上一轮光芒四射的朝日,“白奴”要流亡海外了。他说(大意):祖国、我的祖国,如果我重新踏上这片土地,我又会是一个可怜的的白奴……

突然意识到,原来美国也有太阳。后来读书时读到马思聪逃港,不知为什么就想到了“白奴”的这句话……

这都是我在二十岁之前读书的“只鳞片甲”,偶尔想起,竟也历历在目,宛如昨日。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