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壶生的博

壶里乾坤大 腹中锦绣多

 
 
 

日志

 
 
关于我

壶里乾坤大,腹中是非多。虽为凡俗子,不甘自磋跎。兴豪空酒力,对月少悲歌。踱步红尘里,潇洒一过客。注: 《壶生的博》所有的文字均为壶生原创,拥有全部自主产权,保留所有权益。感谢阅读,如有转引请注明和告之。

网易考拉推荐

No.1773 “皇阿玛”坐床成佛  

2015-12-03 14:37:45|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几日听说“皇阿玛”坐床成活佛了,有点意外。比此前听说海淀有三十万散养仁波切还意外。觉得海淀有三十万散养仁波切是茶余饭后的谈助,若是真有其事,也以为是闲人们在蒙事。但觉得“皇阿玛”坐床不一样,第一觉得“皇阿玛”不是闲人;第二“皇阿玛”在自己的领域(演艺)也是成就不小者,不需要蒙事。“皇阿玛”不是闲人也不需要蒙事,那就是说“皇阿玛”成活佛了是真的,真若如此,倒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不过,现在的人胆大,没有不敢说的,各色大师满天飞,移物的、双修的、采花的、延寿的、谋财的,也有谋国的,至于活佛,琢磨着应该是救世的——拯救众生出尘离世。但对于“皇阿玛”坐床成佛,实在是不太相信。比说他是真的“皇阿玛”还不相信。

未几,见到有专业人士——真活佛发言,从认证的权限、仪轨及服饰等诸方面指出很多根本性的“不是”。这件事也殃及了“皇阿玛”的师傅白玛奥色法王,白玛奥色法王是活佛,据说查询这位活佛也无传承,说是一个卖法器的。还殃及了海淀那三十万散养的仁波切,又被人们提起和调侃。

后来“皇阿玛”坐床成佛这事拐弯了,“皇阿玛”自己说那不是坐床成佛,而是一个祈福法会。呜呜呀呀,一波三折,就象是一部电视连续剧。

公信力在当下是一个出现频率极高的语句,越尽力想澄清的事,越是被质疑。弄的有关方面和当事人都很无奈。佛门本是清静地,对众生的救赎也不是形而下的兑现,但由于少林住持以及其他的一些事,佛门的公信力也大受影响。豫省有关部门进行了调查,调查结果也被更高部门认可。但从网上反响看,公众的认可程度不是很理想。在下还是愿意相信这个调查结果的,但这并不意味对寺庙就有了信心。过去在有限的游历中,访寺是一个最主要的项目,也拜访过一些寺庙,包括少林寺和灵隐寺。但没有找到坚定信心的虔诚感,访寺的虔诚在一片乌烟瘴气和铜臭中遗失了。当然也有感觉好的,如卧佛寺、海岛金山寺和国露寺。

壶读过一点佛经,但对佛门事不敢妄议。有时议一点,也是谨慎又谨慎。今早在微信上读到雾满拦江的一篇文字《狗日的信仰》,非常欣赏,觉得在观点上大致能算是一头的。雾满拦江文中说:“社交场所,有两个话题千万不要碰,第一个是社会利益分配,第二个是信仰。每个人对这两个领域的见解全然不同,而且又极度的敏感,一旦挑起话头,就会滔滔不绝争论不休。”

此话极赞成,但以为不止于此。就壶所经历和知道的,岂止是敏感和争论不休。以为当下最不宜讨论的就是宗教、类宗教及“毛”。所以,在网上只是看不去说,在社交中只是听不去参与聊。被一种惹不起的感觉左右。眼之所见“滔滔不绝争论不休”有之,但更多的是偏执和谩骂,甚至是刀枪剑戟——所以反恐是比“任重道远”更艰难的事。

佛教在古印度有教无宗,大概是因为应机教化,东渐之后宗就多了起来。以为当下大脉有显密,汉地主显,藏地主密。但当下密在汉地也大兴。密分红花白黄四教,显有禅、律、净等十宗。细分密显教宗不止这些。眼下印刷便捷,使得佛书不难得。各路大德的极其所见最多的是净空和大安两位法师讲本,两位弘扬都是净土,所以当下丛林多数是净土。

六祖之后,佛门十之九皆禅,禅宗兴盛,几遍佛门。佛家八万四千法门各有方便。禅、律、净各有相机,大致禅在顿悟,律在渐修,而净在唱念。弘一法师是律宗大和尚,觉得就是苦修,他悟道成就大到何种程度不知道,但对这个人这位和尚极其敬仰。而相形之下禅宗悟与不悟就有点难说,其中不乏也有蒙事的。顿渐修行最终都归于悟,而净则是信而往生,简便易行难在持久。藏密则在传承、加持和诀咒。可见,禅和密在悟与不悟上有更多的难以说清的东西。所以,海淀才会有三十万散养的仁波切,而不是三十万苦修的“弘一法师”。

修行应该是一件很艰苦的事,用鲁迅先生的话说是“舍身求法”。所以,那些轻易就可了悟,立地就己成佛的人物,心里不是很踏实。许多年前有一位同学来家做客,这同学长壶许多岁,学平平但后来在同学中最发达,干到一个集团公司的董事长党委书记。听说他也在学佛,就为他准备了几厚册佛不过最后没有送给他因为他说,前不久他专门飞香港听一个大和尚讲了三小时课,已经开悟了云云很诧异,既然已经开悟了所以,觉得经书还是留给中求索的自己吧。

壶没有开悟,而且读经书也不是冲着开悟。宗教本身的或然,信众们行为的皮里阳秋,都不足以叫壶为之而献身。

雾满拦江在文中又一次“引用了罗素的一句话:我才不会为我的信仰而死,万一我错了呢?”

罗素这话雾满拦江赞成,壶也赞成。以前壶也在博文中写过这个意思。就是,万一错了呢?这是问题的关键,我们如何确定这信仰的真伪和对错呢?如果不能确定其真伪和对错。那就暂时缓一缓。雾满拦江下面的话更赞成:“信仰这东西,可不是让人去送死的,它应该是让人获得幸福与愉悦的。”

有一句响亮的话叫:要奋斗就会有牺牲。但以为这种牺牲应该是不得已,可以视其为成本和代价,是应该尽量降低的东西。而不应该人为去制造。尤其是那些以信仰、理想和未来的名义,大开杀戒,让人之血流淌成河,如波尔布特的柬埔寨之流,那是应该被诅咒的。

说远了。还是说“皇阿玛”坐床成佛。以为信仰这件事情,对于人生不一定非要有。如果有呢,可以是团体行为,也可以是个人行为,觉得当下信仰中的信某一教,也许个人一点更好。追求个人道德的完善和心地的宁远,言行一致,知行合一,不强加于人,更不自以为是。与己与人都更好一点。

至于“皇阿玛”可以坐床成佛呀,是不太有所谓的事,如果不到网上晒,低调一点,就当玩。玩什么不是玩呀!

--------------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81521d10102w1rl.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