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壶生的博

壶里乾坤大 腹中锦绣多

 
 
 

日志

 
 
关于我

壶里乾坤大,腹中是非多。虽为凡俗子,不甘自磋跎。兴豪空酒力,对月少悲歌。踱步红尘里,潇洒一过客。注: 《壶生的博》所有的文字均为壶生原创,拥有全部自主产权,保留所有权益。感谢阅读,如有转引请注明和告之。

网易考拉推荐

No.1562 应该的状态以为是:什么问题就是什么问题  

2015-02-17 07:40:42|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朋友在微信圈分享了《报刊文摘》的一个链接:雾满栏江的一篇文章《你以为这是道德问题,你错了》。文章八个小节,不长。用了很少的篇幅讲了两件事,其他大部分是发议论。读后很有豁然的感觉。

第一件事是大诗人北岛和他上小学一年级的儿子兜兜的事。兜兜参加学校的诗朗诵,老师叫他朗诵一首诗《假如我是一支粉笔》,诗中说:假如/我是粉笔/我会很乐意/牺牲自己/让老师在黑板上写字/让同学在黑板上画画/我不需要你们保护/但求你们不要让我/粉身碎骨……

兜兜在家中练习,没等朗诵完,北岛就发飙了:这是他妈的谁写的狗屁诗?这也配叫诗?你欠了谁的亏了谁?凭什么要牺牲自己?牺牲是多么不辛的事儿!要多神经你才会很乐意牺牲自己?你还是个孩子,没有生存能力,又凭什么不需要大家保护?难道这个社会还需要你们孩子去保护五大三粗的成年人吗?这根本不叫诗,这叫丧天良的胡说八道。

北岛是一位喜欢的诗人,喜欢的本质是他的诗有与众不同的思想,比如他的“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他对《假如我是一支粉笔》的着眼点是“对普通人砸骨吸髓的极端道德要求,其实是有问题的。”

第二件事是好多年前一个美国佬在台湾目睹人们挤公交车。“那时候的台湾人,根本不理会什么道德或是秩序,挤公交车时全拼了性命(年轻的学生和成年人在车门口你拼我争),经常挤得妇孺嚎淘大哭。”美国佬震惊之后写了讥讽文章。台大的学生们,因而发起一场道德自律行动。但最终学生们的道德自律行动彻底失败了。因为,“如果他们排队的话,那他们就坐不上车,因为他们排队丝毫也不影响别人的不排队,最后结果是,公交车满载着争挤的人,扬长而去,扔下一排傻兮兮排队的学生仔,在冷风里瑟瑟发呆。”

“就这样大家又狂挤几年,终于有一天,台湾人醒过神来了:他们遭遇到的,根本就不是个道德问题!”

2

这两件事最终都解决了,北岛——他是一个超凡脱俗有勇气的父亲——叫儿子告诉老师:“你不要牺牲自己,老师也不应该教育你牺牲自己,你需要的是保护,而不是求别人别把你粉身碎骨。”北岛无力去管社会,他只能保护儿子。台湾人意识到到,人们“之所以不排队,并非是道德水平低下。而是公共资源配比出了问题——公交车的班次太少!”当公交车班次增加后,“台湾人的道德水平大幅飙高”。

结论非常棒:“当一个社会的公共资源配置出了问题,就会对民众无竭止的提出道德要求。而且这里边还有个规律:对民众道德水平要求越高,社会资源配置问题就越大。而一旦社会资源配置理顺,道德问题不再是个问题。”

觉得雾满栏江文中的两件事,如调换一下叙述顺序或许表达得会更好。在后一件事中,社会资源配置的问题,被转嫁成民众的道德问题。然后是前一件事,对公众无能为力的社会资源配置的问题,以对公众极端道德要求来解决——这实际是掩饰和概念“偷换”。北岛的愤怒是一个有良知的知识分子的愤怒。

“经济资源配置出了问题,不解决问题而求之于道德,无异于钻冰取火缘木求鱼……在一个正常社会里,人只要有基本的道德意识,不打架不骂人不咬狗不抢猫粮吃,就活得很幸福了。相反,在一个经济配置失衡而导致人心失衡的社会里,纵然是你提出‘但求你们别让我粉身碎骨’这等超高难度的道德要求……(也)无助于问题的解决。”

3

这篇文章在下极有共鸣,雾满栏江说得是“道德”——一个伪“道德问题”——用“道德问题”掩盖问题的真相和实质。这种情形过去我们不陌生,现在也未绝迹。雾满栏江讨论的是一个伪“道德问题”,在下以为这个伪“道德问题”很多时候不排斥是故意,但也应该承认,也有很多时候不是故意,是混淆和认识不清——主事者混淆、民众认识不清。读罢此文,在下想到了一个与此类似的问题:“政治”和伪“政治问题”——套用雾满栏江文章的标题,可以表述为:你以为这是政治问题,你错了。

早先看《顾准日记》,最触目惊心的是关于“大饥荒”的记载:饥饿-浮肿-死人。“饥饿导致的营养不良和浮肿处处皆是:‘劳动队目前病了肿了的80%’,‘菜园全肿了,杨文华,余济美,陈新初,徐云周全肿了’。接踵而至旧理所当然是死人,‘彭铁传播了一个说法,他一家数口,都是肿病,短时期内死完’,‘三组的周为凤,肿死的’,‘肿病,全家死完,不仅限于右派家属’,‘听到彭仁鑫一家死完,剩下一个小孩,人家给他送来’,‘昨晚附近路倒尸二起……’‘八组黄渤家中,老婆,父亲,哥哥,二个孩子在半个月中相继死亡’……饥饿是可怕的恶魔,让人失去人性,做出看来做不出的事来,‘商城发生人相食的事二起……一是丈夫杀妻子,一是姑母吃侄女’”……

更让人吃惊的是这里:“医生若说是饿死的,医生就是右派,或右派机会主义者了”——结论是:饿死人不是“粮食问题”,是“政治问题”。

这不仅是叫人吃惊,而且是叫人愤怒。对饥灾中的人们,这就是一个“粮食问题”。“政治问题”是主事者混淆是非掩盖真像的“杀威棒”和“封口丹”。引申来讲,对他们来说这是“政治问题”,是成立的——草菅人命的政治。

早先,曾经参加过一个处理犯错误的人的会议。当事人试图解释和伸诉一些什么,被主持者打断继而不被允许,主持者厉声冷颜训其“端正态度”。在下和主持者的看法不一样,以为对于这位当事人这不是什么“态度问题”,而是一个陈述“事实问题”。

4

“政治问题”和“态度问题”,是一个最不得了的问题,也是一种讲政治。其意味着基于某些堂而皇之的东西,可以泯灭是非、牺牲真相和无辜……“反右”和“文革”就是其最典型的表现。

异化和别有用心的政治是最皮里阳秋的玩艺,惯常气宇轩昂、文过饰非、声东击西、指南打北、隔山打虎、引“蛇”出洞、化腐朽为神奇、变阴谋为“阳谋”……

——你以为这是政治问题,你错了。

应该的状态以为是:什么问题就是什么问题。而不是有意或是无意地,用另一个问题置换这一个问题,以至找不到解决问题的方向或者去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http://tieba.baidu.com/p/3586901024

  评论这张
 
阅读(173)|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