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壶生的博

壶里乾坤大 腹中锦绣多

 
 
 

日志

 
 
关于我

壶里乾坤大,腹中是非多。虽为凡俗子,不甘自磋跎。兴豪空酒力,对月少悲歌。踱步红尘里,潇洒一过客。注: 《壶生的博》所有的文字均为壶生原创,拥有全部自主产权,保留所有权益。感谢阅读,如有转引请注明和告之。

网易考拉推荐

No.1786 聚书  

2015-12-08 14:57:15|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想想不幸也幸,说不幸是壶晓得看书时,找书是一件极不容易的事。也幸是随后就赶上了一个出版的黄金年代。197610月政坛地震,随之天翻地覆。历史翻篇了,文化和书籍也结束了禁锢,出版业呈现出井喷式的繁荣,虽然不免泥沙俱下,但也真是禁界大开,好书多多。

那时尚不识书,不是说现在就识书,但是比那时要好一点。那时主要着眼点是“十七年”的作品和作家以及外国书,对古籍的关注基本上也就是四大名著、《唐诗三百首》和《古文观止》。眼界经历了一个渐开的过程。

觉得那时有兴趣的书大致可以分为三类:新著的书、重印的书和影印的书。现在回头看,新著的书和许多重印的书,垃圾比较多一点。许多重印的书,如果不是由于那样一个浩劫式禁锢的反弹,其中许多书应该是属于自生自灭的。出版业井喷式的繁荣给了它们重见天日的机会。以为精华更多的是影印的书、另外某些重印的书。影印书主要是古籍、“另外某些重印书”主要是翻译。

壶聚书即始于此时,如果自矜,数十年锲而不缀的事,大概就是聚书这一件。对于书有人喜新,有人好旧。有一个每天都去的博,博主的收藏每每让人心生贪婪。这博主喜新,更喜欢电子排版的新印古籍,壶与此有点相反,还是更喜欢电子排版以前的旧版本。总觉得那时字不浮,有时还依稀有墨香。纸质也许劣,黄而生斑,如人入老境,但平整和顺,纸性全无,宛若陈普。况味和亲和,绝非是后来新印的“暴发户”和“贵族”可比。

壶对书所持的态度是迎新更恋旧,以为书真不是推陈出新的事,新可出而陈则不必推。“莎士比亚”、“巴尔扎克”是出版社的常青树,版式曾出不穷,但以为还是1980年代及稍后的最好,朴素典雅。那时外国文学书的装祯,不是后来此类书可以与之相比的。中华和商务的出版物也是如此。商务有一套“世界学术名著丛书”,统一版式,分类大致以书脊颜色区别:桔是哲学、绿是政治、黄是历史、蓝是经济……这套书大部分是旧籍新辑,手头有若干种。后来淘书时陆续得到一些辑入前的本子,一比之下,感觉还是老版胜出。

以为1980年代,最值得夸赞的出版物是影印书,那时许多出版社都做这件事,比如武汉古籍书店、成都古籍书店、天津古籍书店等等,影印出版规模最大的是中国书店和上海书店。影印最多的是民国旧籍,也有一些晚清的。武汉、成都、天津等古籍书店影印的以古籍居多。上海书店除了古籍外,也影印了许多民国期刊,中国书店影印了许多大部头古籍。中华书局和齐鲁书社也在印,但在它们的出版物中份额不是太大。其他许多出版社也印。

当时,缩衣节食搜罗了若干种,比如《史语所集刊》(中华)、《武经备要》(辽沈)、《励耘丛刊》(北师大)、《杭辛斋易学七种.》(天津古籍)、《新月》、《历代诗余》(上海书店)、《四书五经》、《读书笔记》、《集韵》、《晚清簃诗汇》、《骈字类编》、《绣像本红楼梦》、《绣像本镜花缘》《绣像本聊斋志异》等等(中国书店)。这些书现在看来,以为也是最可圈可点的,那些“十七年”的创作和五四以降的大部分新文艺作品不是。以为五四以降最有可观的还是学术研究以及各种专门学术史。晚清及民国可谓是大师的时代,也是名著群出的时代。我们现在使用的水准最高最方便的著述,大部分都是出自这时期学人之手。

中国书店还影印了许多大文豪的集子,韩、柳、刘、苏、姚(鼐)等等,或是没见到、或是买不起、或是不识货,错过了许多,后来补了一些。现在在旧书市上偶尔能见到,但都被很当“物件”了。

在博上有一位意气颇相投的朋友,不默斋主人高兄,有学问有见识,斋中真有“好东西”。日前其上《金瓶梅》书影百数十种,看得壶眼生火心生贪。忍不住对高兄说:“今晨入君家,怔怔惊犯傻。蔚然见大观,满眼尽芳华——君之金瓶诸,叹为观止。高兄对:“壶定有同感:最初想着闲庭信步般从容的追逐爱好,最后却挣扎花丛不思返!”壶回:“同感。手中某些书也复本多多。与人争空间,夫人屡下禁令,也因而气短……

高兄所言极是,感叹也切肤。壶每周若无大事冲突,必去中山旧书市。所谓“大事”者,是离济外出。如果有事但不是离济外出,也会先行去中山,然后回来“加班”或是“赴婚宴”。但上周无大事也未去中山——夫人忍无可忍又一次发话了:“我不是心疼钱。你说,你还这么往家倒腾,往哪搁?往哪搁?说呀,往哪搁?说是去看看玩玩,原则上不买。可哪一次不是一摞一摞的往回搬。原则上不买——你有原则吗?”

夫人理直气壮,壶自然是词穷气短。因为上上周刚淘到手的20卷本《不列颠百科全书》无处上架,还摆在桌上呢。

不过无大碍,夫人这般理直气壮是常有的事,示之以好以弱以小心,稍过时日,一切还会照旧的。

聚书到极端,走火入魔亦是病,不是不想改,是太难了。

  评论这张
 
阅读(176)|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